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从制造产品到创造价值

从制造产品到创造价值

从制造产品到创造价值

卓勇良

小时候在上海外婆家隔壁的点心店,总是看到营业员们开心工作。烟气氤氲的店堂,灿烂的笑脸,轻快的话语,做包子馄饨的麻利动作,至今仍能回放。

成年后去上海,再难寻觅到这样的场景。上个世纪90年代我家巷口有一个用油毡搭起来的小包子店,父子俩配合默契、动作敏捷,然而表情呆滞、毫无生气,这时我就情不自禁想起上海点心店那令人愉悦的店堂。其实目前在杭州,也是不太能看到少年时代上海点心店的那些画面的。

工作着是美丽的。我想在“文革”中的上海,那些年青的营业员们定有诸多生活烦恼,更有对于简单劳动的厌烦,可是他们能够快乐地承受下来,这很可能源于对自己境况的满意。当时上山下乡狂热,能留在城里且有一份工作已非常不错,还能抱怨什么呢?当然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营业员至少受过初中以上教育,长期熏陶于海派文化之中,有着“阿拉”上海大都市的自豪。他们在工作,他们也在创造着愉悦。

浙江经济已具有世界上中等发展水平。这一个时期的我们,有一个艰巨任务,就是应该从以物质至上式的发展,走向物质与精神文化并重的发展。制造产品并制造更多的产品,当然仍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方面,然而这应该从一个苦兮兮、脏兮兮和毛毛糙糙的过程,变成一个乐呵呵、洁净美丽和精工细作的过程。我们必须在制造产品的同时,创造提升我们自己的价值。

 前些天在湖州调研。专业生产汽车发电机的德宏公司女老总不无自豪地说,他们对于产品的要求是无差异,亦即每一个汽车发电机都应是一模一样的。高度一致性是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对于零配件的最高要求,因为只有在这一状况下,才能让整装线喜爱上你的产品,才能生产出高品质产品。

我当时立马对那位年青美丽的女老总说,产品的高品质源于员工的高素质,你能控制住机械运转,但控制不了员工的随意性。因为这种高度一致性的要求,实际是对于员工操作持续高度精准的要求。女老总完全同意我的观点,她说,他们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正在千方百计提升员工素质。

促使员工以绅士般气质制造产品的前提,是企业乃至全社会必须高度尊重员工,建设科学合理的制度体系,以及具有相应的薪酬水平。当一份工作只是一种养家糊口的无奈和苦涩,总是在挑战心理生理承受能力的单调和乏味,总是得不到一份应有关切和认同的时候,员工生产的将永远只是无生命的冷冰冰的产品。或许这样的产品生产也有竞争力,但决不是可持续的;这样的产品也具有实用性,但决不会是有灵性的。具有高度自我价值的员工,才能创造具有高度内在价值的产品,才能使制造产品的过程,成为创造价值的过程。

企业家的价值决非仅仅是带着一大群人制造产品。作为一个企业家根本目的是与这一群人共同发展,共同享受人生的瑰丽风景。我们当年缺吃少穿住得狭窄,把制造产品作为第一要务无可指责。

可是当产品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且出现大量过剩的时候,我们得认真思考一下,我们为谁而生产?我们究竟为何而生产?

尤其是当大量产品消耗大量资源和伴随大量环境污染,而我们的人民却所得较少情况下,我们更应认真思考一下,这一制造产品的模式有幸福可言吗?

社会运行的生命在于其内在的深厚价值。

什么是价值,价值就是令人不由自主自觉遵循和追求的准则,价值就是超物质的精神愉悦,价值也就是令普通人击节赞叹的美好感受。

社会虽有固有价值,但也在不断创造新的价值。最近受热捧的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创造了娱乐节目的新的价值准则,即好听、真诚和公平。来自民间的好声音、发自真情实感的师生互动、源自公平要求的评比规则,令观众获得了高水准的音乐享受,满足了热闹开心的娱乐心理,领略了大牌歌手的才艺风范。

我们当前创造社会价值的一个艰巨任务,就是传承和光大孝顺、仁爱、忠诚、礼仪、言行如一等传统价值;而未来加快发展的一个关键,则是创造民主自由和法治,以及公平公正的现代价值。

本文灵感来自今年二月份公布的世行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报告中有一句话非常值得我们深思,“成功与否取决于创造价值的能力,并非生产更多产品”。

价值内含于产品之中,内含于生产经营过程之中,内含于与你周围的人共同发展之中,内含于人生不尽的愉悦之中。制造产品固然不可或缺,创造价值仍是未来发展之关键。(2016年劳动节稍作修改)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