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国家力量系于经济效率和社会情绪

国家力量系于经济效率和社会情绪

国家力量系于经济效率和社会情绪

卓勇良 

  最近有一连串令中国人民不爽的事。先是黄岩岛,接着又是钓鱼岛。而无论是黄岩岛还是钓鱼岛,背后总有一个超级大国的影子。昨天一早又听电台广播日媒说,美称日美安保条约适用钓鱼岛。难道真的要打仗吗?

  这是一个竞争性世界。虽然世界的理性因素不断增强,当今的大国已不会像十七世纪的大英帝国那样,在全球殖民牟利。可是这世界仍不太平,一些小事上的擦枪走火,就有可能导致重大事件发生。

  面对蛮横不讲理的挑衅行为,积极沟通和政治智慧固然必不可少,也需要具有足够威慑的军事力量。我们当前已越来越不能满足于传统的国土防卫,非常需要发展一支具有较强综合实力的远程军事力量,这里包括远程巡航,以及远程接应、支援和打击。1911年5月,拉美一些国家发生排华暴乱,当时正在纽约访问的清朝“海圻”号巡洋舰奉命驶入古巴。古巴政府态度随之变化,墨西哥政府也随即就排华事件向清政府正式道歉。

  军事力量的背后是经济。连清朝的大臣们都知道,打仗打的是银子。当年左宗棠出征新疆,越过天山,从俄罗斯手上收复伊犁,靠的就是胡雪岩协调江浙财力的支撑。美国人现在有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最后一艘2009年服役的布什号造价62亿美元,刚好等于2010年中国出口54万辆汽车的总金额。

  经济的背后则是效率。国有经济一统天下也能打造一支很强的军事力量,据说当年前苏联的核弹能把世界各国毁灭N多次。可是这种经济体制的特点是低效率,不具有推动经济体系长期自我发展的持续动力,即使前苏联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仍难免自我毁灭,帝国的大厦建立了69年后终于在1991年轰然而倒。

  国家的持续活力在民间。以当前的知识水平而言,民间自主的企业制度和市场交易体系是最具持续效率的制度安排。这是因为一个国家的人民,只有在最小化体制障碍的高度自主状态下,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聪明才智。这里的关键就是遵循“奥卡姆的剃刀”的原理,即切勿用复杂的制度安排去做用简单的制度安排同样可以做好、甚至做得更好的事情。民营经济通常较少具有“委托-代理”关系,即使有“委托-代理”关系也相对比较灵活,预算约束也是刚性的,从而效率较高。

  民营经济也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税收就是集聚民间力量的一种手段,浙江财政收入已高达4000多亿元,90%以上来自民营经济。企业集团则是民间自我集聚的一种手段,浙江的吉利集团已进入世界500强,而早一年进入世界500强的国有企业浙江物产集团,其实也有很强的民营因素。大量的小舢板所迸发的持续的力量也能建造大航母。

  可是仅有效率还是不行,还得有气顺心齐积极的社会情绪。甲午海战的时候,大清朝的海军强于日本海军,最后还是一败涂地。这里固然有日本海军运气实在太好的原因,清朝上上下下愚昧腐败,整个国家弥漫着保守消极的社会情绪,也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

  社会情绪受到分配结构的较大影响。改革开放初期,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提高工人工资,社会情绪普遍较好。可是随之出现的分配向资本和政府倾斜的趋势,令城乡居民很不开心。前几年取消农业税,是提高农民收入的重要举措。如果能进一步减免中低档次商品和劳务的税费,实际就等于全面提高了中低收入家庭的收入。当然分配仅仅是影响社会情绪的一个方面,还有贪污腐败等诸多因素,都需要加快予以改变。

  经济体制应使整个社会具有效率,方针政策应使广大群众开心顺畅,国家力量才能持续增强。我们增强自己的力量,只是为了使自己的人民过得更好。也正是在这种状况下,对于那些重大的双边和多边纠纷,我们手上才能随时都有必要的解决工具。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