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内心坚强应对多重制约

内心坚强应对多重制约

内心坚强应对多重制约

卓勇良

  浙江草根经济遭遇严重的瓶颈制约。今年一二月份,浙江经济成绩单不堪卒读,规模以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仅2.9%,比全国平均低8.5个百分点,仅居全国倒数第二位,其他数据也不甚理想。

  浙江经济增长正处于从未有过的历史性低位。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只有两个月度的增长状况与今年类似。1990年因受上年政治风波影响,一二月份工业同比负增长;2009年因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一二月份工业比上年同期下降8.2%。不过与历史状况相比,当前严重性不仅跌入全国末位,且速度与全国平均水平具有大幅落差。深入分析可以发现,浙江草根经济正在遭遇“四剪齐发”的瓶颈制约。

  一是素质性制约。当浙江的草莽英雄们开始创业的时候,他们不仅口袋里没钱,而且脑袋里缺少文化知识。前些天在一个浙商座谈会上,原新华社浙江分社名记者胡宏伟说,他早年认识的温州那些老板,大都文化很低,有些甚至是文盲。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表明,浙江企业从业人员中,大专以上职工仅占15.6%,比全国平均低6.7个百分点,为全国最低。因创业初期技术门槛很低,所以低素质不一定是问题。现在就不一样了,企业要做大,就必须调整产业结构;企业要做强,管理就要精准化;竞争力要持久,就必须不断地推进技术进步。所以浙江经济越发展,草根创业的素质性制约就越严重。

  二是结构性制约。浙江产业结构存在着非常严重的“三十年如一日”状况,标志性的是纺织业长期坐大。1985年,浙江与江苏上海以及全国一样,纺织业产值比重居工业首位,30多年过去了,上海纺织业早就不见了踪影,江苏纺织业产值也落到了工业的第7位,全国纺织业亦仅居工业第11位,可是浙江纺织业仍居各鳌头。2010年浙江食品纺织服装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比重,高达25.8%,比全国平均高7.7个百分点。更严重的是受持续的投资低增长和出口下滑影响,今年1至2月份,全国纺织业同比增长14.1%,浙江纺织业仅增长4.0%,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拖累浙江经济。

  三是要素性制约。浙江各地正在闹“地荒”,一般的大县一年仅一千多亩建设用地,小县甚至只有数百亩,一些地方空有好项目而难以“落地”;劳动力价格快速上升,近几年农民工工资正以两位数的速度提高;货币紧缩也在这个时候火上加油,贷款难、利率高,几乎逼得一些小微企业无路可走。更严重的是经济下行激发了原本“潜伏”着的民间信用危机,更给了浙江经济以沉重一击。浙江大量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特点是粗放增长,可以说是“用工大王”,用地也比较粗放,这些状况显然是难以持续的。

  四是制度性制约。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浙江最大特点就是活力很强,所以尽管不同时期都会有不同的制约,然而大致都能“年年难过年年过”。但是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这几年经济体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倒退,社会体制改革进展也不快。且由于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万亿元投资向国有企业倾斜等原因,导致国企日子普遍好过。所以一方面是浙江改革领先优势弱化,难以抵消前述素质性、结构性和要素性制约;另一方面是大环境不利于浙江民营经济,甚至可以说是出现了制度劣势。

  我们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内心坚强。浙江发展道路从来就是不平坦的,当前状况只不过是一种阶段性困难,深深根植于浙江土壤之中的深厚活力,是我们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最基本因素。我们还是得按照市场化改革的道路继续往前走,不怨天忧人,不惊慌失措,不动作变形。解放思想,积极推出对全局有重大推动作用的改革举措,提振信心,优化环境,重铸优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