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城市化”退至“城镇化“的遗憾

“城市化”退至“城镇化“的遗憾

我们浙江发展,最近有一个重要概念发生变化,城市化变成了城镇化。有人辩解说,这两个词在英文里是一样的。

然而我们是在中国。中文的语境,城市化似乎体现着现代化和走向未来;城镇化似乎更多地体现着对过去的怀念,给人一种农耕时代的感觉。

特定的概念总是与特定的内涵相联。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指出,“不通过范畴,我们就不能思维任何表象;不通过与那些概念相符合的直观,我们就不能认识任何被思维到的现象”。 “城市化”与“城镇化”,并非文字之争,而是涉及对城市化的整体理解,以及对城市化发展道路的不同理解。

浙江城市化来之不易。1998夏,中共浙江省委第十次党代会报告起草小组,在灵隐九里松一家宾馆,听取有关城市化的汇报和讨论。

当时担任省委政研室副主任的黄勇说,城市化的实质是优化要素布局,建设现代文明社会。浙江人多地少,只有走城市化道路,才能既节约耕地,又促进全省经济社会快速健康发展。

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与前些天一样,坐在会议室东墙北端,我紧挨着坐在他的左边。李书记平缓地插话说,按这个说法,倒是可以实施城市化战略的。轻轻一句话,为起草组定下基调。

此后又发生了一些变故。但不管怎样,1998年底召开的中共浙江省第十次党代会,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提出了城化战略。请注意是城市化而非城镇化。四年后,中共中央提出了城镇化战略。

当时对于中央提出的城镇化,省里有一些争议,是不是把城市化改为城镇化呢?然而有不少人,觉得还是应该坚持城市化。这其中,有我一向敬重的一位老领导。

我人轻言微,但也还是激烈地认为,应该提城市化较妥。幸运的是,浙江后来依然提城市化,并未改成城镇化

对于这次浙江将城市化改成城镇化,我觉得并非文字概念变化,而是事关浙江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至少有三个不妥。

一是不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对浙江的要求。总书记要求浙江走在前列,什么是走在前列?不仅仅是GDP增长快一点就行了,更重要的是政策、思路、理念、提法,具体实践等走在全国前列。全国实施城镇化,浙江应更进一步吧。

二是不符合浙江发展高于全国平均的要求。2019年,浙江人均GDP是全国的1.5倍。对于中央政府来说,大致只能按全国平均数,出台政策和提出一些重大概念。浙江就不一样了,需要按高于全国平均数来提出基本的政策和一些重要概念。所以在城市化还是城镇化问题上,浙江完全应该继续执行23年前的方针,坚持城市化不变,真正做到一张蓝图绘到底

三是不符合浙江实际。浙江经济按我早先分析,早已以城市经济为主体。我2011年分析的结论是,浙江20万人口以上城市,占全省GDP65.5%,现应更高。对于这样一个以城市经济为主的省份,再提城镇化似乎并不符合实际。

城市化就这样变成了城镇化,太遗憾了,心里有一点难受。走在前列在哪里?解放思想在哪里?实事求是在哪里?

党中央多次提出创造性地做好工作。十九大报告提出,增强改革创新本领,保持锐意进取的精神风貌,善于结合实际创造性推动工作。中国这么大,差别那么大,中央精神是就总体提出来的,具体还是要靠各地自己做好工作。

就在2021113日,杭州日出是6:57,乌鲁木齐日出9:41;北京日出7:34。如果大家都按北京日出安排一天日程,岂不乱套。我在乌鲁木齐呆过10个月,都是按比北京时间晚两个小时安排工作的。

20年前,我认为当时的改革正处于胶着状态。当时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上面等下面的实践,下面等上面的文件。《人民日报.华东版》当时头版予以发表。我总是觉得,有一些事,关键或许还是得基层要有勇气,大胆试、大胆闯,上面是能支持的。

没想到的是,听了我这话,几位体制内朋友都笑了,说了我一句。听得出来,他们大概认为我这人比较迂腐啊。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