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小毛巾背后的大故事

小毛巾背后的大故事

前些天去杭州边上的富阳。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习惯性地与司机瞎聊。当知道这位司机只是“客串”接送我时,突然有点好奇。“那你平常做什么呢?”我问。这位四十左右,来自衢州常山县的小个子男人,轻描淡写地说,“做点小生意”。

原来这是一位小老板,与朋友一起投资40万元,合伙在杭州开了个专门帮理发、美容、足浴店等洗毛巾的店。这小店有一辆汽车,三名伙计。不过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洗涤机器,而是把货收集起来,送到设在杭州东北郊崇贤的一个工厂集中洗涤。而那“大”老板为此投资了500多万元,自己也有一帮专门收货的人。

使我感慨的是这故事接下来的内容。小老板告诉我,那些毛巾都是他们买来,以租的形式,给那些理发、美容、足浴等店用的。他们每天送去洗干净的毛巾,同时收回已被使用过的毛巾,每条毛巾使用一次收费0.8元。所以杭州这类小店里的毛巾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租来的。

那小店的生意应该还不错。小老板说,本钱早已收回来了,现在每个月有一两万元到手,足够在杭州开销了。店里没他太多的事,也就是收收帐,联络联络客户,因此有时间帮人跑车接送客人,赚些小钱。

从管理学角度言,这是典型的产业分工细化。高度专业化所导致的规模经济和集约经营,帮那些小店省下了初始的毛巾投资费用,而且大大节约洗涤费用;同时也提高了每条毛巾在其全生命周期内的使用效率,有利于提高全社会要素配置效率。小老板说,一般一年可以帮那些小店省10多万元。

在这个案例中,所谓民间的“自发”,其实是一种具有很强活力的民间自组织功能。因为在这当中,根本不可能有政府部门来指导他们,帮他们组织起来。完全是众多业者,在市场经济看不到的手的指挥下,出于对成本最小化和收益最大化的追求,自主形成了这种从毛巾租用到集散,到洗涤的高效率产业链。

这使我想起了关于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一句著名的话,“无论你处于何种运动状态,物理学的基本定律都保持不变”。照搬到经济发展领域,这句话或可改成,无论你处于何种发展状态,经济学的基本定律都保持不变。

中国经济从计划走向市场,从传统走向现代,或许能创新某些经济学理论,但更多的是需要改变我们的思想、观念和具体做法。其中最重要的,还是坚信民间自有很强活力,自能把自己的事做好,千万别随意干预,尤其是在经济下行期。

更何况我们当下发展,整体基于发达经济体的物质文明和部分精神文明之上,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当生产力巨变之时,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显然也应相应有所变化,这大概也是当前迫切需要加快全面深化改革的最重要因素。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了远大理想和共同理想,生命线和幸福线,这两对非常重要的概念,大概也正是表明了这一点。

我这人好奇心十足,又问小老板。“难道杭州城里那些有着众多门店的理发连锁店,也是让你们这样的小店洗吗?”“不,他们有自己的洗涤中心,不过那些门店每条毛巾只付0.2元就行了”。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这大概也是某理发连锁店,有着如此众多门店的缘故。这一理发连锁店的营销策略,一方面用很低的服务收费,增强加盟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又采取充值方式,使理发连锁店具有准金融性质来确保收益不致减少。我不久前到这家理发连锁店,店长看我卡上不足千元,死缠着要我充值,因此理发卡上总是能有一个固定余额。这些相当于死水位的很稳定的钱,就有较大可能被用于牟利,理发店就这样具有了准金融功能。

不过我也不吃亏。一方面门店密布,理发很方便;另一方面,每次理发服务均较好,即使加上那些利息,价格亦能接受,有时甚至因收费不高而觉得占了人家便宜。当然,如果我们家千金去做头发,价格就会稍高,好在她不常去,不过别的店也不便宜。所以在这一理发店兼具金融功能过程中,经营者与顾客应是双赢。

民间自能创造出一系列最优的制度安排。日裔美籍学者福山指出,关于秩序如何产生,应该被认作“是在分散的个体基础上实行自组织的结果”。政府监管当然应该紧紧跟上,但这绝不应成为民间制度创新阻碍,放开更是经济下行期优化政府治理主线。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