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貌似学术式的中医伪理解

貌似学术式的中医伪理解

  初冬的桐庐入城口是一幅绝佳风景画。难得的艳阳天,金黄色的银杏,两侧苍翠山脉,散发着现代化气息的这座城市,海市蜃楼般漂浮在前方。此行是和朋友一起,去一家生产中药饮片为主的企业。

  我自然是真心喜欢这样的企业。多年前就有一个观点,中医是一门艺术。艺术靠什么呢?靠的是心灵上的直觉、感悟、认知等。当然必须掌握高巧技能,但这高巧技能说到底只是一个基础。

  顶级名中医看病,相当部分的判断,依我的看法,心灵感知是重要因素。病人进门一刹那,名中医就开始运用其独特感知能力进行判断,而后通过望闻问切,即能大致准确说出病人身体状况。我当然对中医外行,但也不妨是一种貌似学术式的伪理解。

  名中医的灵气,只能传承给少数悟性极强的弟子。所以世上顶级名中医总是极少,我们绝大多数人哪有什么灵气。鲁迅先生的父亲,当年一定是运气不好,碰上了缺少灵气的中医。

  所以当科学大行其道后,这种以医者内在悟性为支撑的医术,就不可避免地相应见绌。更何况这是一种典型的阳春白雪型的古老学问,其最高诊疗水平只能为少数人掌握,我等大众一号难求。

  接待我们一行的是申屠老总。当我夸夸其谈、貌似内行地说着这些时,他只是微笑着、默默地听着。当我提出为什么不加强中医药科学性的问题时,申屠老总开始接续上了,又回到了我前面关于中医是一门艺术的话题上。

  人参能救命。申屠老总说在没有现代急救术的时代,对于危重病人,如果有条件,中医会立马让其服用一支人参。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人参具有极强的心肌激活功能。

  奇怪的事发生了。多年生老山参最有价值,然而与其他人参一样,主要成份是皂甙。而这种皂甙,价值并不高的参须的含量也很高,甚至高于老山参。然而对于救命,对于调养慢性病人的气血来说,参须当然难以比肩老山参。

  所以中药饮片的现代化,遭遇了难以科学化难题。因为以当前的科学水平,我们并不能解释所有的一切。然而对于当今世界这些不能科学化的事物,因其独特的传统功效,自有其需求人群,亦有其生存空间。就像总会有人用上亿美元,购买梵高的画一样。

  经济学能对这些现象作出一些解释。当人们支付能力有限时,只能以最少支出,获取最大的直接效用,科学恰好能满足这一点。

  当人们开始有一些小钱,支付能力逐渐提高时,一种非线性现象出现了。这时,人们愿意用较多的钱,获取一些只具较少直接效用,但同时具有某种间接或神秘效用的物品及服务。至于这种间接或神秘的效用,或许根本无法用丑陋的金钱来衡量。多么的高大上啊。

  我那天同申屠老总说,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像中医药这样的传统文化,一定能大行其道。而以目前的状况,或已过了这个转折点。

  所以未来的中医药产业,增长弹性应该大于1。也就是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中医药能增长1个多百分点。具体到某个企业,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人们需要中医药。我那位朋友,一路上多次向我推荐膏方,我有点怀疑他是某中药堂的“托儿”。可是中医药的气血调理功能,确是西医不具备的。我们寻常人冬令时节,对症下药,服用寻常膏方,长期坚持或有奇效。

  前些天偶然一口气读完一本奇书。朱小丰《中国的起源》,也讲到了中医是一门艺术这样的奇葩观点,我立马非常兴奋。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中医是“一种掌握大量自然药品(包括对其加工制作的工艺)、治疗手段、病例医案,然后在这些药品和手段,与千差万别的个体生命,以及与病理现象之间建立有效联系的艺术”。作者进一步指出,艺术是一类非常个人化的文化,国家管理应为其留出宽阔空间。

  世界是如此多姿多彩。关于世界的维度,我一位北京的兄长说是四维。但我觉得还不如笼统地说,世界是多维的更为确切。或许未来的科学能帮我们了解世界究竟是几维的这样难题,但至少目前还必须谦卑地承认,我们所赖以生存的这颗星球,还大量存在着人类理性难以企及的空间。

  然而,当世界充满理性时,很可能是一个非常无趣的世界。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