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从草根创业到精英创业

卓勇良

  前些日子网上有一篇“浙江到底怎么了”文章,说浙江缺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企业,十几年前是娃哈哈,今日依然如此。这话虽然不免偏颇,但确也点出了浙江的一些痛楚。从草根创业走来的浙江经济,一直难以较快走向精英创业,由此而产生的一大问题,就是产业结构“三十年如一日”。

  纺织业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一直是中国最大的产业。然而到了2000年前后,中国纺织业终于跌下了全国第一宝座。至2011年末,全国纺织业仅占规模以上工业3.9%,降至各行业的第12位。纺织业是一种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需求层次和工艺技术层次都比较低。纺织业地位大幅下跌,象征着中国工业的优化升级。

  反观浙江,纺织业2011年末仍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10.2%,高居浙江工业榜首。这就意味着,浙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大大滞后于全国。从这里还可以看出,浙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滞后的严重性,是在经济发展具有较大提升情况下,战略性新兴产业并未紧紧跟上。

  进一步分析就可以看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2004-2011年,浙江专用设备制造业年均名义增速比全国低近12个百分点,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年均名义增速比全国低2个多百分点,医药制造业年均名义增速比全国低近8个百分点,普通机械制造业年均名义增速比全国低12个多百分点。这些数据令人震惊,不仅表明浙江制造业优化升级不能令人满意,还表明浙江一些地方以装备工业等为主导产业的愿望,以及政策支持等,实际并未取得足够的成效。

  这里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浙江长期以草根创业为主,导致省内产业结构升级乏力。长兴县环沉村一位纺织企业老总坦率跟我说,无论是知识结构、人脉关系还是资金实力,都决定了他只能继续在纺织业打拼。我们确实不能苛求这一代企业家,我们应该继续大力支持和推进草根创业。像长兴这样交通稍远、现代产业相对薄弱的区域,类似于纺织这样具有比较优势的低层次产业,还是得有所发展。

  然而我们当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大力扶持精英创业,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更快的发展。时至今日,浙江工业已积累起了5万多亿元的资产,如果仍以草根创业形成的纺织服装等为主体,就将影响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更重要的是浙江大地已缺少足够的环境资源要素来承载大量的低层次产业。

  草根创业与精英创业仅一念之差。草根创业和精英创业,或许存在着知识、技术和资金方面的差异,然而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自我价值追求等的差异。草根创业的主要诉求是改善自身福利,当年采访一些民营企业家,都说当初无非就是解决生计问题。精英创业也有改善自身福利的诉求,然而通常都有较强的自我价值追求,能在较高的视野下实施创业行为。像我一位朋友,当年从一家国有银行中层干部位置上出来,动机就是觉得那种环境令人窒息,应给自己换一种活法。

  草根创业与精英创业决不具有截然的界线。前些天与长兴县环沉村创办纺织企业20多年的臧永兵交谈,他说眼下环沉村七成织机停产,而他的工厂还能满负荷运转,甚至有所扩张,就是因为比较能把持自己。形势好的时候不过度扩张,形势差的时候及时出货和控制成本。当时我由衷觉得,像臧永兵这样的企业家,已走过了从草根到精英的艰难历程。

  精英创业决不是高不可攀。这里的第一个层面是促进从草根到精英的转变,第二个层面是促进一大批高智商和高情商神奇小子的脱颖而出,第三个层面是促进一大批有潜质的企业的再次创业,第四个层面是引入高素质人才和企业来浙江投资创业。不过既然是精英创业,肯定也更强调创意、知识、信息、网络,以及必要的资金的作用。而产业选择,则更注重附加价值和长期增长弹性较高、环境资源影响较小等要求,而这些显然是浙江经济发展的方向。

  我们不是不要纺织业,也不是不要草根创业。我们要的是在纺织业平稳健康发展的同时,其他战略性产业的更快发展,从而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我们要的是在草根创业的同时,精英创业更能大批涌现,从而逐渐形成以草根创业为基础,以精英创业为主体的良好局面。

  二十多年前电脑刚进机关的时候,文字处理软件几乎清一色是“WPS”。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写这个软件的裘伯君是1964年生的新昌人。我们想象一下,当时省内如果能有风投或政府基金资助,同时加大打击盗版软件力度,那么当前浙江的软件行业,将远非今日这个状况。

  历史决没有假如。重提这个案例只是想指出,推进精英创业,既需要创业者的勇气和智慧,更离不开良好的制度环境和政府及全社会的长期支持。

话题:



0

推荐

卓勇良

卓勇良

420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居于杭州。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特聘专家,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E-mail:zhuoyl@vip.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