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七八年前第一次坐高铁去宁波,有贴地飞行之感。车出杭州东站,是持续延伸的城市空间,包括成片农居等。我从车窗俯视连片厂房,感受到了世界工厂的恢弘存在。车过绍兴北,离杭州已40多公里,成片农田终于出现。

朝阳下的宁波轨道四号线

特定的地理空间造就了浙江发展的基本环境。

——浙江的宜居空间,在高密度人口下,较小半径内有较多劳动供给和较多商品需求,创业起步相对较易;

——浙江几乎任一宜居空间都有相对较好的投资办厂条件,形成空间均质化效应;

——浙江的城镇就地发育,高密度分布,形成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强正相关。

不少人士理解不了浙江特定的地理空间的特有的发展现象,一直有不少似是而非的责难。

改革开放初期典型一例是指责浙江,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其实这主要是浙江空间均质化形成的创业门槛较低所致,是一种分布式创业发展,正是浙江活力之所在。

又如另一责难,走了一镇又一镇,镇镇像乡村;走了一村又一村,村村像城镇。当年最早是听一位副省长说的,这说的其实是一种由村向镇而向城转变的过渡态。城市化不可能是非黑即白的尖锐脉冲,是随时间而展开的典型的渐变曲线。

当下较多指责是产业同构同质化竞争等,尤其是大学里那些人。坦率说吧,这是典型不动脑子。

世界这么大,您能独家包邮?

你和尚摸得,我阿Q就摸不得?

产业同构,何罪之有?

同质化竞争的指责,显然是比较搞笑的。不同质虽也能竞争,但那是另一类型的竞争。市场竞争,一个基本场景就是不同市场主体的商品在遵循同一技术标准下的充分竞争。浙江的市场竞争之所以尤其激烈,其实是浙江创业的人太多,而大家的知识水平和资本积累又是如此之低,加之市场又是如此之大所致。

改革开放前后,浙江最早出现的一批本地化的小化肥、小水泥、小砖瓦、小机械、小食品、小纺织、小服装等,创业初期即站稳脚跟。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高度密集的人口和机构,构成了一个最起码、足以保底的需求规模,确保了企业初创期的经营业绩。

有人会说,这是计划经济的商品短缺因素所致。这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然而短缺经济是全中国范围内普遍发生作用的一个因素。为什么惟有浙江才有如此旺盛的民间创业,以及如此高的成功率?这显然是短缺经济说难以较好解释的。

也有人会说,这是贫穷所致。是的,贫穷确实是浙江草根创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促进因素。但安徽及苏北一些地方等,比浙江更穷,且改革开放初期浙江乡镇企业最发达的宁绍一带并非浙江最穷区域。因此,贫穷也难以完全解释浙江的民间创业。

至于说到浙江地处沿海,毗邻上海,这已是地理空间促进浙江发展的一个因素了。浙江企业能得到上海港和宁波港双子星座物流体系的高效支撑,浙江至今仍能得到上海血浓于水的集聚与辐射。

本文主要是要强调,高度密度人口对于浙江各地发展的积极促进作用,尽管这尚需其它因素配合。

10多年前我去唐山曹妃甸开会,晚上散步路过酒店附近村庄,村庄沿公路两百多米的路段,只有一家小店。如果在浙江,沿公路将是一长排的各种店。这就是因为唐山一带的低密度人口,导致一定半径内的需求有限,无法满足更多小店的经营需求。因此就民间草根言,高密度人口地区的创业门槛,天然地大大低于低密度人口地区。

10多年前试图用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公式Emc2,来分析地理空间对于浙江发展的加速效应。这里的E为区域发展活力,M为区域人口密度,C为大于1的区域活力系数,系由各地不同情况而定。公式表明,当在一定范围内,区域活力的增强,通常是区域人口密度上升的平方倍。

浙江何处不规模亚当斯密从分工入手展开研究,指出了分工的重要意义。然而分工需要规模,亚当斯密由此指出,有些业务,哪怕是最普通的业务,也只能在大都市经营。浙江的高密度人口,破解了亚当斯密所说的规模经济的地理空间局限,工厂办于何处已非问题。

浙江何处不发展。投资环境均质化必然缩小区域差距,1990年,浙江农村人均收入最高5县市是最低收入5县市的3.600倍,2020年缩小至2.018倍。10多年前,庆元至丽水形成了一个专供欧洲维修市场的汽摩配产业带, 2021年庆元又建成智慧汽车产业园。浙江的高密度空间下,边远区域也有较强竞争力。

浙江何处不高效浙江能高效率地利用社会资源,大有助于缩小收入差距。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就业率67.1%,居福建、北京之后的全国第3位。2020年,浙江城乡人均收入倍差从2007年最高的2.489,降至1.964,系天津、黑龙江之后的全国第3位。但天津与黑龙江均有非正常因素,浙江或可说是全国城乡收入倍差最低省份。

就地工业化必然走向就地城市化。浙江城市化是气势宏大的交响曲,原本11个地级市加快扩张,一大批县城变身中等城市乃至大城市,一大批镇村跻身城市。

20多年前,我与同事一起调研吴兴织里镇的小城镇建设发展。织里镇区当时一、二平方公里,一万来人,刚刚修好了镇中心与干线公路之间的沥青马路。我们坐在镇委书记办公室,他开心地跟我们说,这下不会堵了。现在,织里镇区的卫星图面积已约22平方公里,人口20多万。

浙江城市化更是共同富裕的必然过程。东阳花园村1980年前身是不到500人和1平方公里的小村庄,现已是6万人口、12平公里的浙江首个小城市试点村。令专家们跌破眼镜的是,小小花园村具有千姿百态产业,根本不是他们喜爱的一村一业

2020年,花园村1.5万原村民的人均收入,按村里说法是14.2万元。尽管这数字是被平均的,但多数家庭的收入并不低是基本事实。

去年深秋早晨散步偶遇

话题:



0

推荐

卓勇良

卓勇良

420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居于杭州。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特聘专家,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E-mail:zhuoyl@vip.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