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只要存在私企国企注定弱势

只要存在私企国企注定弱势

只要存在私企国企注定弱势

如果全球化下还是国企独大,那就国家民族一起没吧

卓勇良

 我说的弱势,是指只要两者平等竞争,国企败阵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不说别的,私企老总小伙伴都是自己选的,国企老总小伙伴都由不他作主,都是组织部定的。当然,就是老总自己也是组织部定的。

国企好的领导班子只能是个案,坏的领导班子或是少数,然而平庸的班子大概是主体。仅仅是领导班子的种种内耗,就会让老总副总和下属们累得要死。

当然,如果老总强势,副总菜鸟,或许好一些。但万一这个老总是个自恋狂,如当年中航油陈久霖,那就大家一起没吧。如果国企的老总弱势,副总强势,那这个企业或许比中航油还不如,人家毕竟像流星一样闪现过。至于老总副总都强势的国企,注定内耗不断。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国企,世人可能还没听说他们,就已经死了。

 

商场如战场,指挥企业有时甚至比指挥军队更复杂。大敌当前,战火纷飞,谁操蛋,就一枪毙了。而企业有时会长期处于一种温吞水状态,温水煮青蛙,那才叫可怕,死到临头,您还不知道怎么死的。一个企业,长期温吞水的内耗,向上级部门申告吧,还没申告成功,您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这样的例子,我30多年前就听到过。

更重要的一点,是那资产虽说是全民的,但其实跟您毛关系也没有。您虽替企业挣下万贯家财,可是到点时,一张A4纸,您立马就得回家。按现在的政策,您得到街道里去拿您那份退休金,而且比政府里那些兄弟低多了。我眼见得一位管理几百亿资产的现职国企老总,多次听他说自己退休工资会很低,亏了。

所以一想到这些,好多国企老总就心灰意冷。而部下呢,也是这么在想,那企业又不是你们家的,犯得着你这么管我们吗。

而私企呢,地球人都知道那资产都是老板的。员工们觉得是在给老板打工,他们不可能不对老板负责。老板当然更知道,企业好,都是他的;企业不好,他连屁也不是。所以聪明的私企老总会变着法儿拍员工马屁,国企老总才不呢。

如果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都是国企也无妨。因为那个时候并没有真正的竞争,效率低一些无非就是发展慢一点。问题是这个地球有那么多国家和地区,如果某个国家或地区的企业特别差劲,经济发展还能快吗?和平时期当然无所谓了,慢就慢吧,无非百姓苦,好比现在的古巴朝鲜。

问题是谁也不能保证永远是太平盛世。当发生重大国际冲突时,弱国肯定先死。公元前200多年前,西非的迦太基是海洋强国,号称地中海霸主。迦太基占领了意大利边上的西西里岛,占据着意大利沿岸不少地方。然而迦太基贵族腐败不堪,商业缺少活力,将领缺少信任,威猛的三层浆和五层浆战舰缺少技术进步。

而罗马元老院,就在迦太基名将差不多快要直取罗马城时,同仇敌忾,到城门口恭迎败军之将归来,感谢他对国家的支持,他们的战舰也装上了专门对付迦太基战舰的特效武器。于是曾经如此强盛的迦太基终于在公元前149146年的第三次布匿战争中,被彻底摧毁,后人在原迦太基土地上看到的遗迹,都是罗马的。

所以在全球化环境下,一个国家如果都是国企,或是国企比重较高,那就几乎肯定将是一个弱国。因为他们的企业没有竞争,没有效率,没有创新,时间会渐渐消磨掉他们仅有的优势,然后就衰弱不堪,一片破败。您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朝鲜,平壤多么的有气势,如今又如何呢?

据说如今到了古巴,就好象来到上个世纪50年代的美国。那建筑、那行驶着的汽车,怎么看都像是当年美国的,只不过陈旧不堪罢了。所以即使大如中国,如果尽是国企,也不可能有多强,咱就等着大家一起完的日子吧。

民营快递业的崛起,正是由于国企EMS的不作为,才使得中国快递业几乎成为一帮桐庐农民的天下。

民营快递90年代第一桶金,是替外贸公司给上海送报关单,这种报关单要求当天送达。这么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活,EMS死活不干,于是民营快递应运而生。中国邮政当时严厉打击,民营快递和他们玩老鼠躲猫游戏。

然而市场有需要,老板肯吃苦,机制有活力,外星人也挡不住民营快递业迅猛发展。

一位快递资深从业人员给我说过他们老板的一个真实故事。90年代末期,一位客户请他给南京送一封函件,要求必须下午送达。但这位老板刚好没人,不愿接活。客户实在是非常着急,说您开个价吧,怎么着都要替我送到。老板想也没想就说,3000元吧。

那是近20年前,3000元简直是一笔巨款,老板只是想用这个价钱吓退客户,太烦人了。没想到客户毫不犹豫,一口答应。这位老板从此觉得这个行业的钱太容易赚,于是扑身而入,终成行业翅楚。

快递这活实在太简单。无非就找一个人,买两张来回大巴票,把那个大信封送到南京某个地址就行了。现在位居国内民营快递业第一的顺丰,当年就是这么在深圳发家的。

这么简单的活,国有企业的EMS就是干不了。原因绝不是EMS那帮人不行,原因是他们有着太多的束缚。那来回南京的大巴票能报销吗?那3000元一单的收费符合物价局规定吗?那收入能开发票能入帐吗?那单位里有这样专程送信的人吗?那专程送信的人能多给一点补贴吗?那由此多挣的钱能多留一点发给大家吗?那收了人家的钱后万一人家投诉了咋办?老总还没接单,就已经晕了。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没事时也就将就吧,有事时随便哪一条,或许就能置老总于死地。而且企业里总会有人随便贴一张邮票,给某个机构寄一封信,而且您也总会有一些把柄被人抓住。老总们烦不胜烦,防不胜防,怕不胜怕。最后就两句话,不干毫无问题,干了问题很大。于是EMS们,只能看着桐庐农民赚得盆满钵满,自己的贵族身份渐渐掉价。

对国企来说,还有个大问题,就是党委和政府部门总是把国企当政府机关对待。一位朋友是一家大型国企领导,他说有关部门要求他们做好政治学习,必须确保某个级别的干部,一定要有一定的时间集中起来学习。

朋友对此非常想不通,他说我们是企业,哪能这么做呢?现在竞争如此激烈,还怎么让人去竞争取胜。

把对政府部门的一些做法也套到国企,从党管企业的逻辑上来说,当然完全站得住。但国有企业参与市场竞争,是与行政部门和党内完全不是同一样的一种逻辑。这样管,国企输掉是大概率事件。至于那些恐龙型企业输掉,或将是国家灾难。

当然他们很难垮掉,因为背后有政府支撑。然而受罪的是百姓,眼看国际油价跌跌不休,国内油价却听取涨声一片。地理信息已是大产业,但寻常人等何时享受过这一行业的福利,倒是谷歌地球却在“无私”地帮我们。如果没有他们,真不知道地理空间研究和相关课题该如何做。这些个企业眼下虽然还能在国内大把大把挣钱,但一旦廉价要素优势不再,一旦国门开得更大,真不知道他们会有何遭遇。

 

浙江国企改革的高潮是1998年前后,尽管一些人士对此很有意见,他们的意见从他们的逻辑看,也应该是有道理的。同时国企改革当中,确也有一些不如人意处。但那次的国企改革,确实对浙江发展具有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

现在有人以浙江国企发展全国领先,从而肯定国企是能在市场竞争上取胜的。然而浙江的国企,除了最高层面还保留着国企一些特征外。在其子公司、孙子公司、玄孙公司,甚至更低层面的公司,早就跟私企没有太大区别。层次越低,与私企越是相似。而浙江的国企,多半是由那些基础层面支撑的。

浙江而且还有两个特点,一些人士可能没有注意到。一是浙江有一些国企,主要也是其领导人一手发展起来的,与私企创业历程没有什么太大不同,他们在企业里,当然具有说一不二权威,其他国企能有吗?二是浙江的市场化氛围特别浓厚,大家都知道必须好好在市场上拼搏,不然怎么养家糊口,这一条其他省份能有如此之强吗?

即使如此,浙江工业的国企增加值占全省4.8%。而且正因为比重如此之低,他们也才能做得还算不错。我一个学生是是湖南一个市国资委的公务员,他们管着10家国企。早在2000年,那些企业就基本不行了,现在几乎没有一家正常运营。他们早就想施行外科手术,但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党中央早就说了,我们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小平好像说过这个阶段起码需要100年。既然是初级阶段,那起码跟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有根本不同吧。在这个初级阶段当中,国企地位、国企性质等,肯定跟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不一样,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从这一点出发,来加快推进国企改革呢?难道非要看着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长期弱于人家吗?

(于端午节家中)



推荐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