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心态归零建设创新大省

心态归零建设创新大省

 

心态归零建设创新大省

卓勇良

  经济增长本质上是创新推动。浙江作为后发区域,长期以拿来主义创新为主。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浙江乡镇纺织业大量使用一种1511型自动织机,虽是日本丰田公司20世纪30年代专利产品,但比之于此前大量使用的铁木机已是巨大进步。

  浙江创新水准确实不高,但仍不妨自我夸耀为创新大省。2014年,浙江每万人口专利授权数达到34.3件,是全国平均3.6倍,居全国前列。有人说,你那些专利尽是档次很低的实用新型、外观设计,意义有限。而我则认为,走出农业社会甚至仅1/3多世纪的浙江人,如今高度积极参与专利事业,就是巨大进步。

  令我们长期汗颜的发明创新也有较大进展。2013年,浙江每万人口发明创新2.0件,是全国平均的1倍,居京津沪和江苏之后第5位。对于发明专利的垢病是实用率太低。然而倘若纯以实用性评价专利,有时将出大错。1947年美国贝尔实验室刚刚试制出来的晶体管,也有人说其功率小、频率低、参数漂移,只能用来做助听器之类的民用产品。有谁能想到,晶体管后来变身CPU,支撑起了当代信息经济大厦。

  坦率地说,不太喜欢看那种一味指责浙江创新落后的文章。这种指责比较轻松愉快,搏人眼球,但能解决问题吗?

  省内制造业企业,越是技术先进的企业,引进装备比重越高,有些甚至高达80%以上。前些天考察一家余杭径山人当老总的印制电路板企业,80%装备是国内外资企业生产的。老总告诉我,他们居行业中等水平,行业最高水平的企业,则基本以进口装备为主。至于一些产品的核心器件和部件,亦以进口为主。一种织化纤袜用的钢针,全世界都向德国购买,三元一根,只能用半年。浙江长期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相当部分商品出口被人至少赚了4道钱,第一道是原辅材料,第二道是工艺技术装备,第三道是核心器件,第四道是销售环节。

  可是我们得想想,苏格兰人瓦特1776年发明的蒸汽机开始销售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在干什么?美国人马克沁1883年发明了每秒发射10发子弹的重机枪,李鸿章应邀在英国现场观摩,中堂大人说这东西太贵,我们用不起。当时中国军队尚处于冷兵器时代,全民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仍牢牢停留在农业社会。按黄仁宇说法,中国抗战时期与明清时期没有太大区别,而我脑中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浙江农村,除了有几根电线杆外,或亦与明清时期差别不大。改革开放以来浙江迅猛发展,仍难以消除两三百年来刻骨铭心的落后。

  所以即使是处于全球价值链的最低端,亦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巨大成果。关键是把此作为一个起点,一个新的发展平台,而绝不是终点,更不是自我陈列的殿堂。当前为了浙江长远计,应采取心态归零战略,踏踏实实从零起点开始做起。

  建设创新环境模范省。创新最需要的是自由自在思想和有序环境。政府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依法营造创新羁绊无穷小而规则明晰的社会环境。英国18世纪涌现了一大批把人类带向未来的重大发明,小小岛国科技发明占全球40%,根本原因就在宽松自由有序和积极褒扬创新的环境。浙江挟市场经济之势,强化依法治省和民资支撑,放松政府规制和还权于社会,完全能打造全中国最无拘无束和最有秩序的创新环境。

  建设创新基础领先省。作为创新基础的人力资本有两个基本要素,即较高文化水准和健壮体魄。浙江当前在这两方面已有较大进展,2013年,浙江具有大专以上文化水平人口,已占学龄以上人口17.3%,比2004年提高近10个百分点,跃居全国第5位。浙江人口预期寿命,从1990年71.78岁的全国第5位,上升到2010年75.58岁的全国第4位。不过当前浙江城乡教育差距仍较大,给城市孩子少一点束缚,给农村孩子多一点关怀,整体加快教育体系改革,坚决摈弃不合时宜的教材体系。

  建设创新价值突破省。浙江短期内快速具有较高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但社会价值、行为方式,事实上仍有很强烈的小农色彩。诸如缺乏社会担当,缺乏团队精神,缺乏长远发展观念,缺乏法治诚信等。重大创新必须有重大价值突破的社会转型,万众创新必须有万马奔腾的社会活力;积极扬弃传统价值中的糟粕,努力构建有利于把浙江带向未来的社会价值体系。

  后发地区创新既有优势又有劣势。优势在于能取拿来主义,尽采全球顶尖技术,短期内快速技术进步;劣势在于如杨小凯所言,短期的拿来主义,完全有可能固化原有社会架构,导致上半身与下半身分离,损害长期可持续发展。我们当前既要充分看到创新业绩,更要充分认识到创新是一场润物细无雨的伟大变革,真正从夯实基础做起,建设一座最美好最坚实的创新大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