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传统产业决不至于萎缩

传统产业决不至于萎缩

传统产业决不至于萎缩

卓勇良 

  萎缩这个词在汉语中比较恐怖。直接的词义就是物体干枯、缩小。然而传统产业会走到这一天吗,不会决不会。只要人们一天离不开“低俗的日常生活”,那些“低俗的传统产业”就会顽强存在一天。我倒是相反还认为,中国传统产业正在迎来一个崭新的转型发展机遇。

  中国经济当前的一个重大历史性转折,就是自2011年以来,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开始快于GDP增长。2014年全国GDP增速回落至7.4%,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增长仍达8.0%,如果减去人口增长因素,则可认为人均收入增长比人均GDP增长快1个百分点左右。

  这里还有一个农村快于城镇状况。对此完全可以理解为收入较低人群的收入增长,快于收入较高人群的分配格局变动态势,尽管这并不完全确切。2014年,农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9.2%,比城镇快2.4个百分点,而这一状况已持续5年之久。这种收入分配格局的重大积极变动,正是传统产业转型发展的重大机遇。

  一个表现是在市场销售这一端形成一种“宽带式”的消费增长。尽管是中国经济下行时期,但高大上的通讯器材、中西药材等销售依然生猛,日常生活离不开的粮油食品、饮料烟酒、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等销售增长,虽低于平均水平,但仍两位数以上。这既是市场对于收入分配格局变动的整体反映,也是收入稍低人群收入增长相对较快,在市场销售上的直接反映。

  在生产这一端则是与消费有关产业的状况相对较好。2014年,长期不被看好的食品、家具、皮革、服装和纺织行业,主营业务增长居然都相当于或高于平均水平,其中前三个行业的主营业务利润增长均为两位数,即使是皮革和纺织行业的主营业务利润增长,也高于平均水平,其中服装行业利润增速高达11.4%,令人大跌眼镜。

  我早就盼望着浙江制造业中的纺织比重能有较大下降,但每一年数据出来,都会大失所望。这就令人反思,为什么传统产业如此顽强,如此不肯退出历史舞台。这里的关键,就是市场需求增长的支撑。这在前些年有境外需求增长因素,而最近数年,则是国内“宽带”消费的支撑,当然还有业者的不懈努力。

  看看大批春节返乡农民工,大包小包中装着什么东西就可以知道,中低档次商品增长极限远未到来。再看看大批扩招后的大学毕业生,急欲在城里有一个安稳工作和住所就可知道,创新需求刚刚展开。

  所以就当前传统产业而言,存在着一个如何应对国内消费崛起的重大转型机遇。袁腾飞一次讲课中说,美国生产的商品80%卖给自己,中国生产的商品70%卖到境外。这话虽不确切,但有一点是对的,即中国制造业近一二十年,重点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中国制造业的亲们,从现在开始,您得为国内劳苦大众服务了。

  中国传统产业应尽快告别粗制滥造时代。我1992年在乌鲁木齐专业市场看到来自浙江的一些商品,廉则廉矣,劣亦劣矣。我问摊主,这商品能有人买吗?摊主觉得我很弱智。每一件特定质量商品,都是与特定需求相对应。世上没有劣质商品,只有更廉价商品。然而这样的时代正在消失。2007至2014年,中国农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增速高达11.1%,比同期GDP年均增速高0.3个百分点。当人们的钱包终于渐渐鼓起来时,第一个选择是买一件称心如意商品。

  中国传统产业必须在商品中创造其内含的价值。保罗克鲁格曼在《地理与贸易》中说,意大利服饰中的设计要素,无异于高新技术产品中的新技术,他还自嘲说是那些工程师们认为他很无聊。这显然也是马斯络需求层次理论在起着作用。贫穷时衣服遮体御寒足矣,有几个小钱后,衣服们的精神文化特性就凸现起来。内含特定价值的消费品,才会在今后竞争中胜出。

  这里的商品内含价值,应包括品质、文化和功能三要素。品质,如服装上或细密齐整或粗犷恣肆的针脚;文化,如家具彰显的个人独特气质;功能,如吴晓波所说的令人如沐春风的日本马桶圈。每当季节更替,是很烦人的换装关头。和女人一样,男人衣柜里也总是少一件衣服。这样的时代似乎正在开启。(发表于2015年3月6日浙江日报)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