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龙游生龙子

龙游生龙子

龙游生龙子

卓勇良

前年去过龙游以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研究制定区域旅游发展战略,联系当地实际是必须的,但也要打破固有模式,独辟蹊径,有新思维和新概念。

那次去龙游,县里希望能结合当地实际,谈一些发展思路。“下车伊始,哇啦哇啦”,是当年毛泽东批评过的。但三十多年来行走于浙江各地,虽还不敢夸口熟悉情况,一些基本感受还是有的。

当晚看了一些资料,理出第二天可以讲的一句话,“两江夹两城,龙游生龙子”。第一句是写实,描写龙游县城格局。龙游县城位于衢江、灵江之间,县城又分新老两城。1979年曾来过老城,在街上吃过一碗豆腐脑,印象很深。第二句是借龙游县名,提出龙游发展旅游的意境构想。因为起先已听说,2012年提出的龙年龙游概念,已有一定市场效果。龙游旅游做龙的文章,顺理成章。

天下的故事大都是编出来的。说的人多了,相信的人也就多了,也就成了一种社会习俗。日本情人节有送巧克力习惯,是日本巧克力企业炒作形成的。10多年前的2月14日,当时正在日本学习,早晨进办公室,一眼看到桌上放着两盒巧克力,是两位日本女士送的。一个故事激活一个产业,国内典型则是淘宝把11月11日节变成了购物狂欢。

“龙游生龙子”,或可成为龙游旅游业发展的文化召唤。龙游二字具有恭维升抬旅游者身份的内涵,龙子则是寻常家庭的美好愿望。来一趟龙游尚不是目的,目的是在龙游之行当中,孕育新的生命,缔结爱情的丰硕果实。这些内涵不需深度发掘,即已一目了然,只需稍加提示即可。

这样,利用俗文化中的主体尊贵、香火血脉、心想事成等元素,张扬龙游的山水胜境、文化意境、佳偶梦境,既给旅游者带来高度文化享受,又达到促销龙游旅游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这无关迷信,而是借助传统文化,达到主客双蠃,坐收高度文化价值的现代营销。

区域旅游因为没有名山大川,通常只有小家碧玉式的景致,往往难成气候。尤其是浙江衢州、丽水一带,已不可能像杭嘉湖宁绍那样发展工业,如何发挥当地山水资源优势,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旅游业,已是一个重要的战略选择。然而衢州、丽水的养生旅游等起步虽好,但毕竟因区位、交通以及设施等所限,独木难支,目前还无法承担起促进区域发展重任。

于自然风光之中编织人文元素,令游客娱乐山水之时而有文化感受,应该是区域旅游发展的重要指导思想。这就需要提炼、想象、创意。一方面是要挖掘传承地域文化,另一方面也可以发展和创造文化,重塑若干象征性的意念,点燃新的生命之火。

每一个山区县都应有自己不落俗套的旅游主题。诸如遂昌的淘金传奇,庆元的香菇发明,景宁的畲族山歌,云和的梯田童话,泰顺的温泉浪漫、文成的伯温妙算等。故事主题并不在于其文学性,也不在于其叙事性,更不在于其宏大性,而在于草根性、神秘性和朦胧性,目的是激发旅游者对于当地的文化向往。

年前帮助溪口编制小城市三年行动计划,觉得完全能以民国史题材来提升溪口旅游品味。小小溪口镇,半部民国史。以溪口为中心的奉化籍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仅《奉化市志》记载即多达80余名。蒋介石三次下野都曾回到溪口,小小溪口镇一度是全国瞩目的中心。以溪口为原点,研究和展示活的、形象的民国史,应该是能促进溪口旅游的。

新思维新概念亦离不开当地实际。类似于“龙游生龙子”这样的概念,以及以民国史为主线推进溪口发展,都是基于浓厚的地域文化特点而提出来的。关键是以原有地域文化为基础,再往上跳一跳,既摆脱局限,但又弘扬其血脉所在。

旅游虽仅区域发展中的一个方面,但就浙江山区而言,很可能是今后长远发展的命脉。所以表面看仅是考虑这些区域的旅游战略,实则是事关整个区域的发展大计。发展战略具有奇思妙想,实际举措紧紧跟上,很可能是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旅游初起大格局中的制胜法宝。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