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从资本自循环到劳动分配地位回归

从资本自循环到劳动分配地位回归

从资本自循环到劳动分配地位回归

卓勇良 

  世界各国的分配结构,很少有像中国这样,居民消费比重如此之低。按支出法统计,2010年,中国居民消费仅占GDP的33.8%。根据日本统计局提供的若干主要国家数据,比中国低的只有沙特阿拉伯,为28%,其他均大大高于中国。其中新加坡40%,马来西亚45%,泰国55%,日本58%,美国71%。

  这一分配格局导致中国经济长期是一种“资本自循环式”增长。这是因为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中,居民收入增长长期大幅低于企业利润增长,消费对经济的推动作用日益走低,投资对于经济的推动作用日益走强,资本利润和资本增值似乎成了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目的。

  在这一格局之下,社会财富增长更多是在利润和投资之间循环。一个等效的过程就是,资本利润增长,推动投资增长,推动投资品和出口商品生产增长,推动资本利润进一步增长。1998至2010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年均增长39.4%,全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20.9%,同期全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仅增长11.1%。这些数据均用当年价格计算,是相互间可以比较的。

  然而,支撑这种“资本自循环式”增长的三个主要因素,即低成本劳动、先进实用技术以及出口,目前均已发生转折性变化。

  前些天去浙江长兴县夹浦镇环沉村,目睹纺织业近年来的惊人变化。这个村3600人口,有4000多台喷水织机。这些织机门幅都在2.5米以上,价格只有2万多元,一个工人可管理一、二十台。我去看的那个车间有40多台织机,只有少数几个工人。

  生产效率越来越高,工资含量越来越少,销售价格越来越低。1米化纤布通常只要3元左右,好的也只要8元左右。一块1平方米的化纤布只要1元至3元左右,听到这一点令我非常惊讶。改革开放前夕和初期,1米化纤布即1平方米多,通常总要一、二十元以上,且当时的币值应该数十倍于当前。

  这种价廉物美商品当然是打遍天下无敌手。1998年至2011年,中国商品出口年均增速高达21.5%。所以长时期来,尽管国内人均收入增长持续低于GDP增长,中国经济列车则仍高速前进。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劳动力的结构性紧缺正在向全面紧缺转变,环沉村工人月工资已达近5000元左右;实用先进技术的边际产出也在下降,至少计算机已经没有像新世纪前夕,从386到奔腾、从Windows3.1到Windows95的变化那么激动人心。

  而更重要的是,出口快速增长局面正在谢幕。这一方面是中国制造的综合成本已由下降转为上升,形成出口增速的自我收敛;另一方面是出口市场正在趋于饱和,中国一些出口商品甚至已占进口国市场五、六成以上份额;再一方面是国内资源环境对于这种外延为主的增长方式,已越来越难以承受。

  一场资本自我循环并快速扩张的盛宴正在走向终结,标志着中国经济将从狂飙突进时期进入平稳增长时期。这里的一些重要特征是,企业利润和政府税收增长将有所放慢,投资增速将有所下降,蓝领工人工资和服务业增长将有所加快,总体增长质量将有所提高。期间的痛苦则是经济增长将有所放慢,产业结构升级由于中低层次需求仍相对较旺而并不一定加快,白领就业难度将因僧多粥少而有所增加,社会将更加多元。

  这一系列变化有一条主线,就是劳动者分配地位的缓慢回归。一些人士认为分配是当前最大问题,既对又不对。分配问题核心是劳动分配地位长期较低,而这是经济增长方式的结果,不是其原因,政府缺少具有较强调节功能的政策工具。过分强调分配问题,要么是滑向民粹主义,要么是收效有限。当前关键是正确判断劳动分配回归过程中的新情况、新问题,转变政府职能,实施实质性减税,加快提高全社会要素效率,积极应对新的成本结构时代的来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