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执着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执着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执着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卓勇良

  2004年以来,浙江在投资增速仅为全国1/2左右的情况下,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持续保持在两位数以及基本处于全国平均水平以上,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大概也正是这一原因,2011年8月公布的中国科学院牛文元教授主持的一项研究,把全国GDP增长质量的季军桂冠授给了浙江,这是浙江经济的荣耀。

  不过必须看到,2011年浙江工业增速已大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比全国平均低3.0个百分点,为全国倒数第3位。这当然有多种原因,比较主要的是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格局,正在向着有利于中西部而不利于沿海地区方向转变,且浙江受到的不利影响由于自身资源条件不足而更为严重。由此再加欧债危机导致的出口减少,所以浙江工业这种相对低增长困窘,多半是客观因素造成的。当然,也必须指出浙江产业结构,其中主要是制造业结构,存在着比较严重的不适应全国增长格局的问题。

  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失速”严重拖累浙江工业。根据2011年1至11月份数据,浙江规模以上工业纺织服装等11个传统产业的同比增长速度,有8个低于全省同期平均增长速度。而且,这11个行业中,除纺织和烟草业高于全国平均增速外,9个行业均大幅低于全国平均增速。如浙江原本有优势的服装行业比全国低7.6个百分点,差距最大的木材加工行业比全国平均增速低9.9个百分点。如果以全国平均增速为基准,则这11个行业“失速”,导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少增长0.3个百分点左右。

  与此同时,由于浙江纺织业增速未能达到全国工业平均增速,则又导致浙江工业少增长0.5个多百分点。与前述相加,导致浙江工业因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失速”,大致少增长0.8个百分点。

  战略性产业增长较慢进一步影响浙江工业稳定增长。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库兹涅茨的观点,可将长期增长前景较好的金属、交通、机械、电子、电气等行业,理解为是战略性产业,当然,这一定义仅是本文一种权宜的使用,只是想指出,相比于纺织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些产业的工艺技术要求相对较高,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作用相对较强,需求层次也相对较高。

  令人遗憾的是,根据制造业分类标准,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从橡塑制品到废旧资源回收加工的14个行业,即我们姑且理解为是战略性产业的这组行业,增长速度整体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差距最大的是废旧资源回收加工行业,比全国低12.6个百分点。浙江各地都在大力倡导发展的专用设备行业增速比全国低8.3个百分点,电气和电子行业低5.1和1.6个百分点,浙江曾非常具有优势的金属制品行业比全国低5.9个百分点。这也可以看出,各级政府大力提倡,说得很多,也出台了不少措施的那些产业,实际增长并不强势。

  仅就表象而言,对于上述状况大致可归纳为三方面直接原因。一是浙江纺织服装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比重长期较高,从而在市场需求增长下降情况下,严重拖累浙江工业增长;二是长期来对于装备等战略性产业投资相对较少,导致增长乏力;三是相当一部分行业的产能大量向省外转移,降低了省内增长。

 针对当前要素制约、企业向外投资旺盛,全省工业投入难以有较大增长的局面,必须创新结构调整思路,看准关键环节,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努力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切实保持浙江工业继续又好又快发展。

  一是必须强化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技术创新和进步,切实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浙江是国内纺织服装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比重最高的省份,在当前其产值份额仍然较高格局下,如果听任其持续较低的增长能力,非常不利于保持浙江工业稳定增长格局,所以就浙江当前而言,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优化升级是一个重要战略,决非可有可无。加快提升纺织服装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工艺技术水平,提高其产品质量和增加产品款式,在短时间内极大地增强其竞争能力。同时还要在向省外转移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生产能力的同时,做大做强这些产业在省内的总部基地,以及研发和营销基地,留住这些企业的“根”,形成以省内为依托,以全国为布局的发展格局。进而形成直接的产业结构调整进展虽然比较缓慢,但工艺技术结构和水平提升较快,核心竞争力大幅增进的局面。

  二是必须集中要素资源确保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落地,做大做强产能规模。如果说增强纺织服装等产业是为了浙江的今天,那么做大战略性产业则是为了浙江的明天。当前无论是纺织大县还是工业比较薄弱的县市,都应该高度重视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当前在重投入当中,应集中使用有限的建设用地资源,努力确保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落地。注意引导企业采取多种节约用地措施,厂区布局应紧凑,道路宽度应合理,尽可能规划多层厂房;还应注意购置单位产能占地较少、土地利用效率较高的立式装备等。要注意把有限的节能减排指标向战略性新兴产业倾斜,根据我们在各地观察,相当一部分龙头骨干企业,具有若干后期规划的储备用地,应千方百计动员这些企业采取市场化方式,活用其闲置用地,如建造临时建筑租给急需用房的企业等。要把节约用地作为当前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原则。

  三是着力推进企业兼并重组,盘活存量要素。省内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长期陷于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自身发展较慢,亩均产出较低,局限于多种原因,转型升级难度较大。当前可以借助大企业扩张、浙商回归等趋势,在充分尊重双方自主权原则下,对这些企业进行兼并重组。为了更好地推进这项工作,政府可以实施减免企业在兼并重组过程中的相关政府性收费,同时可设立专项促进基金,补助其在兼并重组过程中的若干费用。

  各地在实践当中,形成了一些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行之有效的经验,需要深入调研,认真总结。2012应该成为浙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较快之年,努力取得较好成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