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浙江这样的省份,一定要外向发展

浙江这样的省份,一定要外向发展

2021浙江经济有一个亮点,GDP增速或重返全国前8之列。上一次浙江居于前8之列是2004年。

2021系第三季度数据

一些人喜欢说,你们为什么这么看重GDP?GDP增速上升1、2个点,或许跟你我无关,下降1、2个点,绝对是一些个人或家庭的灾难。

浙江总是有着按捺不住的活力,对此可作多个视角分析。诸如制度视角的市场化,主体视角的民企,公共服务视角的政府改革,空间视角的城市化等。

所有这些视角均须有一个阿基米德式的市场支点,就浙江言,就是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对外贸易快速扩张是发达国家和地区崛起的必由之路。西班牙依靠掠夺南美的巨大财富,成为16世纪的海上霸主;荷兰凭藉海外贸易,成为17世纪的“海上马车夫”;英国以众多海外领地,逐渐成为“日不落帝国”。美国崛起,是与早期大量出口棉花、烟草等连在一起的。

浙江外贸出口艰难起步。1978年,全省出口仅5240万美元。1979至1983年,全省出口商品收购总额增长比全省工农业总产值增长低1.0个点。1980年,浙江开始具有外贸出口自营权。当时,全国采取1美元换取2.8元人民币的内部结算价,各地出口积极性大增。

在浙江,只要放手让大家干,一定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1980年,上海“挖”走台州绣品厂,惊动省里领导。时任省长李丰平,及时召集有关部门领导在当时的省人民大会堂专题研究一整天。结论是,畅开大门,尊重企业,以竞争促进浙江外贸发展。

这是我进机关后,前辈带我的最初的一项调研,宛若昨日。

浙江表现出了强烈的出口冲劲。外贸出口先是低基数下快速增长,基数增大后进一步加速。1980年以来的前三个10年间,第一个10年增长9.0倍,第二个10年增长8.9倍,第三个10年增长9.3倍。1978至2011年,全省外贸出口按美元计算年均增长28.7%,增长7000倍,比全国高11.4个点。

外贸出口逐渐取代内需,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主要市场因素。浙江商品出口总额相当于GDP的比重,2006年最高时达到52.6%;此后至今,这一数据持续居30%以上。1978至2020年,浙江GDP年均增长11.6%,比全国高2.4个点,仅次于广东福建,居全国第3位。

有一些比较夸张的数据。1990至1995年,全省出口年均增长28.6%,GDP年均增长19.1%;1999至2007年,全省出口年均增长33.3%,GDP年均增长13.0%。没有这些出彩的岁月,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浙江。

风云突变,全国外贸出口2011年以来断崖式回落。当年全国外贸出口增长比2010年回落11.0个点,次年继续比2011年回落12.4个点。

2011至2020年,全国外贸出口年均增长仅3.5%,比改革开放至2011年大幅回落13.8个点;浙江外贸出口年均增长仅6.0%,大幅回落17.5个点。全国GDP增长,从此前的9.3%回落至6.5%,浙江从12.8%回落至7.2%。

问题还在于长期存在着的“内生阻尼”,进一步放大了外贸出口增长回落的不利影响。消费占GDP比重长期较低,全国工业从业人员持续近10年减少进一步影响消费增长,服务业因疫情难以相应增长而大大弱化了就业“蓄水池”作用,投资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绝对数而言持续负增长。

多谢浙江经济10余年来坚持不懈的转型。出口依存度持续降低,最低的2017年为36.5%,比最高年份低16.1个点;进口贸易继续加快,2021年1-11月进口增速比全国高9.0个点,进口额占全国6.5%,比2015年上升2.3个点;技术进步继续加快,根据测算,2011-2020年浙江规上工业技术进步贡献率74.7%,比2011-2019年的72.0%上升2.7个点。

外向渐弱而内向渐强的浙江经济,2021年GDP增速重返全国前列。需要强调的是,这或有可能是浙江出口增长9年来首次低于全国之下取得的成绩。改革开放至2021的43年,浙江经济增速有16个年份居全国前5位,其中5个年份居全国第1,有12个年份居全国第20位以下。2017年以来,浙江GDP增速在持续10年居全国11-20位后,在全国的位次再次逐渐上移。

 内向趋强的浙江或是一些省份的噩耗。就在浙江出口依存度最高的一段时间内,全国区域发展差距开始逐渐有所缩小;而在浙江出口依存度逐渐下降时,全国区域发展差距又一次开始扩大。

这或许是浙江加强内向发展时,有可能一定程度地压缩中西部及东北一些省份的发展空间,影响这些区域发展。1992年我在新疆挂职时了解到,当地人守着“皮窝子”,自己的皮革厂无皮可用,因为皮子都让浙江人收走了。

像浙江这样的省份,一定要外向发展。这不仅有利于浙江,更有利于全国。如果浙江外向发展受阻,因其具有较强韧性而转身向内,就像2021年那样,经济增速依然能进入全国前列,然而却将挤压国内市场,不同程度地影响一些省份发展。更何况国内主要原材料自给率较低,技术进步需在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基础上推进等,浙江作为畅通境内外的外向发展枢纽和高地,只能强化、不能弱化。

全球外贸出口2022年或将大幅回落。根据WTO在2021年10月的预测,2022年全球出口额增长将从2021年10.8%,降至4.7%,回落一大半;全球GDP增长将从2011年5.3%降至4.1%。由于2021基数较高,WTO对亚洲商品出口预期比较悲观,预测从2021年的14.4%降至2022年的2.3%。实际虽然未必如此,预期较弱则是确实的。

正因这一状况,浙江更须强化外贸出口。目前,浙江人均GDP仅美国1/4,居民人均收入仅美国1/5,经济社会发展任重道远。

浙江这一带具有相当一些国家和地区较难替代的四大优势,产业链优势,物流优势,一亿多人口的超大规模集聚优势及勤劳智慧肯吃苦的文化优势。当下因为存在着若干体制机制障碍,财政货币政策具有局限,内生活力仍有若干束缚,关键仍是全面深化改革。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