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村级市”的鼓与呼

“村级市”的鼓与呼

东阳花园村开启现代化发展40周年了。40年间,他们就地工业化走向就地城市化村域市终获首肯,这是2020年末浙江省第四批小城市培育试点传来的信息。

村域市是非正式称谓,村级市是我喜欢的俗名。

2012年我曾写过一篇村级市未尝不可的文章。当时河南濮阳市的西辛庄,自行宣布为村级市,引发激烈批评。我打抱不平,觉得对西辛庄自行宣布为,有关各方似不应苛责,因为无非一自定义地名耳。

对村里言,实际是自提要求,自加压力;对上级政府言,批不批准为市,甚至能不能使用这个字,还是得依法依规,经政府依法同意才行。但如老百姓喜欢,工作做得像模像样,非正式地用一下的俗名,也未尝不可。

浙江城市化有一个就地垂直生长特点,亦即就地城市化。这是我多年前的一个观点,意思是浙江的多数区域,因为交通方便等特点,能随着产业发展、人口吸引等,一些乡村能生长为城市,花园村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例。

这种垂直生长的城市化,是浙江特定的地理空间的产物。浙江多数人口居住于少量宜耕土地上,宜居空间人口密度全国第一。因此浙江几乎任何一个点,都具有投资建设的较好条件。且因大量出口,因此浙江无论在如何偏僻的地方,省内短途物流成本占向欧美出口的长途物流成本的比重,并不至于太高,这就产生了厂商布点的距离影响趋于无限小的空间效果。

10多年前在庆元县调研。那家汽配厂老板告诉我,这里已有三五家来自温州的汽配厂。他当时说,从庆元到丽水直线130多公里的区域,已形成一个以出口为主的汽配产业带。

2020年夏,庆元又开工建设一个112亩的汽配产业园,偏僻之地的庆元,汽配产业正持续发展。可见空间距离已经不能阻碍出口汽配产业在浙江省内任一地方的发展。

所以一些地理空间比较特殊,又特别努力的村,就具有相当大的可能,从就地工业化走向就地城市化

花园村城市化的大幕,就是这样徐徐拉开而一发不可收拾。历经40年艰辛努力,花园村终于登堂入室,迈入小城市行列。

在评审会上,我与几位专家学者不约而同叫好,高度赞赏有关部门决策。我后来又随同事,专程前去调研,我们一致认为,花园村发展至少有三个的特点。

——千家万户创业。花园村具有良好的创业创新生态环境,第一家企业服装厂创办于1981年。我那天早上在花园商业中心的吉祥湖边散步,与一位带孩子老人攀谈,她娘家在紧邻的下陈宅,儿子在亲戚创办的红木家具厂工作,年收入近20万元。2019年,花园村企业及个私工商户近4000家,营收602亿元;集聚外来人口5万多,加上户籍人口1.5万,合计常住人口6.5万多。

——千姿百态产业。花园村的成功,在于摆脱了一村一品,以及所谓聚焦主导产业等的局限,多个产业,各具功能,齐头并进。维生素D3是花园村的利润源泉,铜业扩张了花园村产业的整体规模,用于军工产品的波纹管提升了村里的工业文明水平,红木市场集聚了大量人气,等等。一个小小的村具有多个高度活力的产业,强链拓链稳步展开,令教条主义者大跌眼镜。

——千红万紫城市。花园村两次并村,面积从0.99平方公里扩大到现在的12平方公里,核心区5平方公里,有5万多居民,每平方公里1万余人,已达城市人均用地标准,约有1万左右外来人口购置了村里的商品房。红白相间住宅,红木商铺长街;商业区繁华喧嚣,居住区整洁静谧,工业区集中分布,旅游区摩天轮高耸,农业园区鲜花靓艳。

当然这里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条件。计划经济及当年城市缺少活力,使得大批能人留在农村,改革开放令他们脱颖而出,成为乡村快速现代化的坚强领导。现任花园村和花园集团党委书记的邵钦祥,就是这样一位杰出代表。

花园村就地城市化是市场化之路。他们把做好村民基本保障作为自己的职责,非常强调致富靠自己

据说国内列前位的名村中,花园村是少有的积极支持自主创业,及其占比较高的村。2019年,村民和外来创业者的营收占全村的49.2%,花园集团占余下的50.8%。这次省里将花园村列入小城市试点培育,是开启高水平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创新乡村振兴和城市化的具体实践,更是花园村推进现代化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