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贴地飞行”

“贴地飞行”

“贴地飞行”

卓勇良

  2001年以来浙江经济仍持续较快增长,一如既往地可用“飞行”二字形容。可是这10年来,浙江经济增速在全国的位次一路下滑,今年上半年落到了全国倒数第三名,非常不爽地只能用“贴地”二字形容。

  改革开放30年浙江经济年均增速高达13.1%。以人均GDP增长衡量,浙江是中国30年经济增长的“长跑冠军”。然而改革开放30年后的头三年,2008至2010年,浙江经济年均增长10.2%。这虽然不能算低,但连续三年居全国倒数第五位,可谓“十年下滑,一朝垫底”。

  鲁讯先生有一段名言,意思是说从小康坠入困顿,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任何一种由高处往下落的社会境遇的极端变化,都能体会到寻常人生所不曾有的强烈感受。当年曹雪芹亲历了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巨大落差,才给我们留下了《红楼梦》这部巨著。从“长跑冠军”进入“垫底”,真切地让我们感受到,浙江自有其脆弱的命门。

  浙江其实是个偏于稳健保守的省份,这是应该充分认识到的一个重大的省情。所谓浙江善于开拓创新,或许是一个历史误会,至多也只是一种低层次创新。浙江三十年改革的实质,就其本质而言,是回归习俗,回归传统。农村回到以户为单位的生产经营状态,城市重塑厂长经理权威,全省经济回归以个体私营为主体的所有制结构,发展战略回归轻纺优先。浙江人柔韧有余而血性不足,稳健有余而冒险较弱。所以当浙江人有了几个小钱以后,就出现了产业结构“三十年如一日”的低层次锁定,进而出现了市场化进程放慢等问题。

  浙江发展长期以生存冲动为主要动力,这是应该充分认识到的一个较大的发展障碍。率先贫穷推动率先改革和率先发展,创业动力源于摆脱贫穷的直接激励,由此也导致了小富即安,企业难以做大做强,长期陶醉于低层次产业等问题。大企业老板虽然具有较宽阔的视野和较高的人生追求,但中小企业老板无非就是挣点钱的人生价值非常具有市场。更为严重的是,一代浙商是在冲破“左”和计划经济约束下快速发展起来的,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可被信奉的,也没有什么可被束缚的。那种无所畏惧的行为准则和行为方式是现代市场经济的毒药。

  浙江经济增长发展放慢并不等于转型加快,这更是应该充分认识到的一个事实。大企业减少对省内的投资是浙江增长放慢的重要原因,这对大企业而言确是重大转型,然而对省内转型促进则较少。由此导致的浙江制造业投资增长下滑,是一种全面的、缺少结构差别的下滑,亦即是一种较少具有转型升级意义的投资增速下滑。细分来看,全国有资源优势投资增长较快的领域,浙江当然增长较慢;全国投资增长红火的其他领域,浙江同样较慢;全国投资增长慢的领域,浙江更慢。浙江制造业增长放慢,同样是一种全面的、缺少结构差别的放慢。同时省内的企业利润、居民收入、服务业等增速均在放慢。

  必须高度警惕“贴地爬行”局面的出现。由于当前全国经济增长仍然较快,所以尽管是“贴地”,但仍处于“飞行”状态。然而正是这种所谓的“飞行”,令浙江人放松了对于“贴地”的警惕。目前全国经济年度走势不确定因素较多,全球经济更是暗潮汹涌;进而就长期趋势而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早已有报告指出,中国今后的潜在增长率可能下滑。中国经济增长之路,各种障碍正在逐渐显现。浙江经济如果长期“贴地”,则在全国增长大幅放慢之后,就有可能出现很窘迫的局面,这应该是省内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的。

  尽管环境资源等客观制约令当下的浙江几乎难以动弹,但还是希望通过我们自身的不懈努力,继续走在全国前列。“十二五”应该成为浙江励精图治的关键时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