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发现和睦湿地

发现和睦湿地

 

我只知有西溪湿地,却不知道再往西一、二公里,还有一个面积约4000亩的和睦湿地。此处河道曲折纵横,池塘星罗棋布,水鸟自由飞翔,典型的原生态水世界。
 
 
好玩的是,和睦湿地在我朋友家的后门头。顺天目山西路行约4、5公里,右转几分钟就到了建忠家的“近水楼”。 我那天只是把去建忠家游玩,当成寻常的郊区行。约多年好友,品品茶,喝喝酒,聊聊天,洗却这一阵的烦恼和忙碌。
 
没想到推开建忠家不起眼的大门,是一个精致的院子。迎面赫然是一个临河的亭子,上书“得月亭”。大门左侧,是建忠家的坐北朝南的老屋,现被他改建为前厅,门上挂着“近水楼”匾额。宅院三面环水,掩映于夏日的一片浓密绿荫之中,我们一行人不由得连声叫赞。
 
 
建忠说,这房子是他父亲的阿太手上建的。按此计算,到建忠这辈应该是第5代,100多年了。5、6年前,他们重建老屋,设有5个套房,置有 5、6条船,只是招待亲戚好友。建忠待客,太太掌勺,至亲好友帮忙。翻建后的一个角落,保留了老屋小部分原有风貌。旧式花窗,青砖外墙,透着幽幽的前人故事。
 
这6、7年来,建忠一直跟我两位朋友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亦因此与他相识。正因如此,建忠的这栋民居,渗透着文化之魂,有我的两位朋友留下的痕迹。也挂了建忠儿子习作的一些“墨宝”。满屋书香,精致大气,读书人自是十分的喜爱。
 
 
建忠家的宅院北墙下有一个埠头,说是有200年历史。午饭后,他带我们从这里乘船,进入我闻所未闻的和睦湿地。
 
这是一条5、6米长的小木船。建忠带着他的拉布拉多犬“威威”,坐在船尾划船,我们4人在中间相对而坐。小船沿着狭窄河道向东划行,北侧是农居,南侧是成片的池塘。
 
 
两侧河堤均是一片翠绿。沿河堤有打入水中的密集的护岸木桩,黝黑斑驳,我突然想起良渚遗址挖出来的河岸旁的木桩。视线所及,均是高低参差的浓密绿色。阳光透过层层植物,软弱无力地照在河面上。河岸两侧的高大乔木伸向河中,形成夏初舒适的凉快,“威威”给我们表演水上节目。
 
小船划行2、3百米后,向北转弯,进入一个宽阔的河道;我后来用谷歌地球测量,最宽处60余米。两岸河堤的后面,是一个连着一个的池塘,每个池塘大致是100余米乘50米左右。池塘之间挤压着狭窄的堤岸,密集地生长着乔木、灌木和草,形成了整体的绿色。
 
桑树伸向河岸,诉说着曾经的桑基鱼塘的生态故事;十余只鸭子正在岸边嬉戏,毫不理会我们一干人投送的羡慕目光。偌大水面的绿色世界,除我们外,空无一船一人;水声风声及我们几人的声音停息的间隙,一片寂静。我笑着跟大家说,“独享4000亩湿地!”
 
 
小船向北划行5、6百米后,建忠带我们登岸。这是湿地深处,是一片水陆密切交集的世界,我们行进在以水为主题的被高度压缩的狭窄的小路上。这里显然少有人迹,双腿拨开及腰的草丛,双脚踩着松软的植被,迎面是横贯的枝叶,蛛网不时拂面而过。路左侧是刚才船行的河道,路右侧是池塘,建忠示意我们观赏远处的水鸟。野花随风摇曳,“威威”忠实地跟着我们。
 
 
然而湿地正在被蚕食。我对比了2008年3月与2018年11月,谷歌地球的两张卫星照片。可以观察到,和睦湿地左侧正在整体消亡,右下角曾经的6个池塘,已是住宅小区。这10年中,令杭州人骄傲的西溪湿地,一些区域的湿地亦正在萎缩。
 
端午节这天,建忠所在的阮家埭和小许家埭,举行了很热闹的传统龙舟赛。我从建忠发来的视频上看到,当地男儿奋力划桨,舟行如飞;水花四溅,锣鼓喧天。水文化是当地之魂,日后发展旅游,也还是应以水文化为吸引。当地正在拆迁,或应通盘兼顾湿地水文化传承等问题。
 
我们那天倒是没想这些事,玩得非常尽兴。对于和睦湿地,大家觉得最好还是以保护治理为主,不进行商业性开发;但这似乎也有难处,要不建设保护的钱从何而来。我们几人又商量着能否找一块地,或许能建一所抱团养老的宅院。说到开心处,大家相视大笑,惊得远处水鸟一阵乱飞。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