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中国建筑企业离全球十强有多远?

中国建筑企业离全球十强有多远?

人文精神的攀登

——关于全球建筑企业十强研究的非技术性归纳

“小公司靠能力,进一步发展靠理念,继续做大靠信仰”。——中天集团董事长楼永良

行业龙头企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道瑰丽风景。这是一系列关于情怀、选择和坚守的曲折漫长的故事,展现着我们人类艰难拼搏、聪明才智的光明面,以及某些贪婪、狡诈的阴暗面。国内建筑企业能从全球建筑企业10强的故事中,借鉴吸收许多富有意义的经验,少走弯路,事半功倍。

10强的成功,是人文精神持续攀登的成功。关于10强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在此先作简要的非技术性的人文精神归纳,或许挂一漏万,但可以建立一个理想主义式的总体图景。

考察日本大和房建那霸酒店

一、10强发展始终洋溢着人文情怀的旋律

10强无论其发展历程的短长和曲折,始终洋溢着人文情怀是一个共同特点。所谓人文情怀,是指创业者个人及其团队,以理想主义式的追求,致力于主观和客观世界的完美建构,不拘泥于短期得失,不拘泥于自我牺牲及其局部利益,以高度理性的洞见和近乎于偏执的努力把企业做到极致。

大型跨国企业对于创业者个人及其团队而言具有一种异化倾向。即企业发展已经不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不再与个人的具体利益有密切关系,越来越表现出是一种被异化的力量。所以从技术层面言,绝大多数企业之所以做不大,是因为随着管理跨度和管理难度的增加,管理者及其团队日渐力不从心,难以克服边际成本开始大于边际收益的种种问题,企业凝聚力和整体性开始受损,系统开始恶化乃至崩溃。

10强的高度成功,就在于管理者及其团队以其人文情怀,较少受到这种异化力量的影响。人生本身就是一个异化的过程,如果在意这种异化,或许就将一事无成。正视世事的种种不足和自我的种种局限,正如茨威格所说,“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对10强创业者及其团队来说,他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理想和责任感,他们的使命就是改变人生、改变周围、改变世界。所以在企业发展中,关于团队、关于管理、关于组织等等的技术性难度都能迎刃而解,剩下的就取决于运气了,而运气总是能垂顾他们。因为运气只是一个概率问题,只要具备各方面条件,那些小概率事件多半是注定能降临在一小部分幸运者身上的。

一旦当管理者及其团队忘却乃至抛弃最初的人文情怀时,企业势将下坡。而这种忘却与抛弃亦是存在于客观事物中的基本概率,谁也逃脱不了冥冥之中无时不刻而在的宿命。所以10强虽已处于全球业界顶端,却仍若临渊履冰,稍有松懈就将跌下宝座。而这也正是市场经济的一种涤尘荡俗、除旧布新的奇妙力量。

二、10强发展是基于积极扩张的偏执式进取精神

无止境的扩张使得10强得以走到今天,这正是上述所谓的人文情怀的落脚点及其具体体现。10强虽已被中国企业迎头赶上,只是国内以行政力量形成的公司,营收虽高,盈利能力却仍逊一筹。居2018全球财富500强建筑企业首位的中国企业,虽然营收是法国万喜的3倍,利润却低于万喜

大企业的生命就在于积极扩张之中。这就像宇宙总是在膨胀一样,只要全球经济发展没有尽头,跨国大企业的扩张也不会有尽头。这也是因为市场经济竞争具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效应,虽然“高处不胜寒”,但只能继续前进,别无退路。这也正如康德所说“人类理性并非单纯地由博学的虚荣心所推动,而是由自己的需要所驱动”。这种需要,就是市场经济不断施予企业的挑战和机遇,企业只能积极应对,别无它途。更何况这颗星球总是有解决不完的难题,总是有克服不完的困难,总是有不断需要拯救的人民。于是大企业总是扮演着充满英雄主义正义感的角色,成为社会发展的推进器,社会困难的解决器。

这时候需要的就是一种偏执式的进取精神。因为按照世俗的人们设计的人生轨迹,大企业于个人物质和精神生活,除了主要是满足一颗虚荣心之外,似乎缺少重要的实质性意义,这也正是上文说的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异化的过程的一个意义。这显然也正是少数大企业总是高高在上,独领风骚,而难以计数的中小微企业总是构成了沙滩上的无数颗砂粒的主要原因。然而正是这颗宝贵的虚荣心,使得创业者及其团队,难以按捺住持续膨胀的野心,不顾一切地促进企业的扩张。

所谓偏执,本是指偏重于一边的执著,应该是一种病态。但在企业发展中,这一某种程度的非正常人格却成了一种最积极的力量。因为正是长期的坚持和执著,才能不顾一切地取得企业的不断发展。

三、10强发展是极致的技术主义理性的硕果

以技术发展而积极致力于具象的物质世界的建构,这大致就是所谓的技术主义理性。任何一种技术都必须具备三大要素才能在市场经济中胜出,一是先进性、二是经济性、三是可靠性,这一可靠性应该也包括与环境和社会的友好。所以仅仅拥有技术仍是不够,还需要有高度的洞见,才能令技术为我所用,令技术与企业发展融为一体,实实在在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亦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

环顾10强,是领先于业界的先进技术,把他们带入了全球霸主的华丽殿堂。世事万物,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所谓人文,所谓情怀,所谓偏执,离开了坚实的大地,离开了日复一日的艰苦努力,离开了不断创新的技术手段,根本就毫无意义。当然,离开了人文情怀和偏执,应该也难以有不断的技术进步。人文情怀落脚处就是毫不倦怠地克服技术和管理难题,偏执精神的执著点就是于平凡无奇处创造卓越。尽管在市场经济状况下,有些情况可能变得比较简单,并不需要事事处处身体力行。然而这也需要创新管理模式、商业模式和资本模式,令技术变身为企业的有机组成部分。

技术追求是没有止境的,这就是所谓的“极致”。尤其是当经济社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时,新的技术问题亦由此而生。诸如绿色技术,低碳技术,数字技术等。中国建筑业不仅仍深刻地带着秦砖汉瓦的古老痕迹,又产生了满堂架、肥柱胖梁、与环境不友好等新问题,呼吁数十年而仍较少改变。而且,中国建筑业的体力劳动强度过大、工作环境较差,这在劳动年龄人口开始总量减少情况下,将是下一步需要克服的较大问题。中国建筑业的技术发展仍有着太多的难题需要克服,有着太多的高峰需要攀登。崇尚这种极致精神,才能推动我们去领略技术主义理性的壮美。

技术发展的关键是人才,人才发展的关键是环境。一批最尖端的人才,只有长期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环境中,才能培育成长起来。如果思想具有约束、行为受到羁绊、知识存在障碍,哪怕非常间接,也会影响一大批超高素质人才的脱颖而出。大企业是前沿技术的摇篮,也应该是尖端人才的伊甸园,大企业是走向未来的一拨生力军。

那霸独栋工地的员工,具有与中国农民工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

四、谨防大企业病

人文精神、开拓精神和理性精神,构成了10强发展的基本动力。人文精神是旗帜,开拓精神是路径,理性精神是工具,三者相辅相成,互为整体,缺一不可。然而大企业也有其内在弊端。

谨防大企业病。有些大企业已经病得不轻,社会为此不得不付出巨大成本。诸如规模不经济,科层结构僵化,垄断导致的种种恶习。加强对于大企业的监管,舆论监督是其中重要一环;同时积极扶持中小微企业,以规范而有活力的市场竞争,克服和消除大企业的消极影响。

谨防偏袒大企业。大企业因其特别巨大,不由自主形成了对于公共行政和地方生态的较大影响。尤其是小地方的大企业,更容易一企独大,而不利于其他企业发展。20多年前,鄞县有一份调研报告,披露大企业的税负反而低于中小微企业。其实最需政府关怀的是中小微企业,而不是大企业。大企业的生存发展,在成熟市场经济中,决不会是政府扶持优惠的产物,而是市场经济风浪锤炼成长的产物。

《全球建筑企业十强研究》,由中天集团课题组卓勇良、吴可人、龚旭峰等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

本书由中国建筑业协会会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总工程师作序,中天集团董事长楼永良撰写前言。

本课题关于全球建筑企业10强,系根据两份榜单确定。一份是全球财富500强,一份是美国《工程新闻纪录(ENR)》。

图表一、本课题10强的确定

图表二 2018全球财富500强的建筑企业名单

排名

企业名称

营业收入(亿美元)

利润

(亿美元)

23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

1560.7

26.8

56

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

1027.7

11.7

58

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

1008.5

13.1

91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794.2

15.4

96

太平洋建设集团

772.0

31.4

182

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538.7

9.5

226

万喜集团(VINCI)

463.0

31.0

284

西班牙ACS集团(ACS)

393.4

9.0

307

法国布伊格集团(BOUYGUES)

372.6

12.2

333

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350.5

3.7

342

大和房建(DAIWA HOUSE INDUSTRY)

342.6

21.3

 

图表三 10强转型发展的三维分析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