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宝宝背诗

宝宝背诗

 外公写于2019年1月1日星期二 ,宝宝纪元第1381天    

 宝宝前天突然说了一句:“清泉石上流”。然后羞涩地说,“只会这一句”。宝宝现在很少背诗,想起那些和宝宝一起背诗的日子,阿公就不由得一万分地开心。

      一不小心上了人民网——宝宝向云安小镇总经理张弦伯伯赠书

2017年初是杭州世上最严寒的冬天,阿婆阿公早早地接来宝宝。室外滴水成冰,家里温暖如春。每天早上宝宝起来洗刷停当,趁还没吃饭的空档,阿公就对着宝宝吆喝:“上课啦!”。

多半时候,宝宝会雀跃地跑到阳台的落地玻璃前,在她专用的小竹椅上坐下。直到现在,宝宝还认定这张小竹椅是自己的“御座”。

阿公让宝宝背诗,是从上地理课开始的。阿公拿出立体版的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问宝宝,“中国在哪里?太平洋在哪里?”阿公边说边用手指着这些地方。

三五分钟的地理课后,就是语文课。阿公拿出近40年前买的《唐诗一百首》,给宝宝念大概所有的中国孩童都会背的“少小离家老大回……”,重复一周左右后,宝宝就会背了。

语文课也就三五分钟,所谓上课拢共就七八分钟,有时甚至更短。宝宝专注力有限,时间过长适得其反。何况七八分钟后,宝宝开始扭动身子,不愿配合了。

孩子学习的特点就是不怕重复。这样子的“上课啦”,大概持续了一年多。每次都是重复昨天的故事,宝宝乐此不疲。

一个重大创新是把地理课和语文课结合起来。阿公指着地图上的长江,宝宝念“长江悲已滞……”,这是《唐诗一百首》的首篇;阿公指着地图上的黄河,宝宝念“黄河远上白云间……”;阿公指着杭州,宝宝念“毕竟西湖六月中……”。

“教材”逐渐陈旧不堪。那本《唐诗一百首》的封面、扉页和封底,都被宝宝抓破,多处用胶带纸粘贴。那两幅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也被宝宝拍打得断壁残垣,中间有一个大裂缝。终于有一天阿公专程去文二路的博库书店买了新的,宝宝一看到新地图,开心得不得了地呼喊着向刚刚打开门的阿公扑来。

因为上课时间实在是太短,阿公又是迫切地想让宝宝领略中国文化瑰宝,于是又创造了新的学习方式。

这个时候的阿公有点像西方文献中描写的游吟诗人。宝宝有时候一个人玩时,阿公就站在她旁边,不断重复地给她念同一首唐诗。

因为阿公有一次偶尔发现,这样念了一周多后,突然有一天,宝宝居然能流利地把这首诗背出来,于是阿公兴奋不已地开始实施这一新的宝宝学习法。

阿婆也加入到让宝宝背诗的阵营,毕竟阿公教宝宝背诗的进展似乎比较慢。那首“月落乌啼……”,就是阿婆教会的。

宝宝终于不辜负阿婆阿公一片苦心。2018年初,当时宝宝还不到三周岁,阿公把宝宝会背的唐宋诗,一首首写下来,居然有25首。每一首都是阿公只要说头上三四个字,宝宝就能滚瓜烂熟地念出来。如“李白乘舟……”,等。

然而宝宝自主意识悄然增强,慢慢地不肯任人摆布。而且,宝宝开始有了一点小小的逆反心理,你跟她说“要”,她偏说“不要”。

“阿公”的称呼也已慢慢改为“外公”了。提示她应该叫“阿公”,也根本不听。“上课啦!”早已停止,唐诗不再背了。

前些天,不知什么起因,阿婆阿公又和宝宝一起背唐诗。宝宝背的是宋诗“横看成岭侧成峰……”,是宝宝自己从儿童视频节目里学来的。宝宝已有一定的自我学习能力,比方说,她知道蘑菇是真菌,也是从视频里学来的。

阿公跟宝宝说:“你小时候能背25首诗”。宝宝现在自以为是大孩子,常常喜欢说“我小时候”。

宝宝:“那么多啊,我都忘记掉了”。于是,阿公给宝宝念“长江悲已滞……”。当阿公念第三遍时,宝宝终于开了金口。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阿公在宝妈小时候,每天用自行车带她去幼儿园时,总会给她讲一些很随意的东西。有一次是给宝妈讲生物学分类方法,“界门纲目科属种”,并要宝妈把这7个字背下来。

多年后,宝妈有一天很开心地跟阿公说,“爸爸,我们上生物课时,‘界门纲目科属种’,我是班里第一个背出来的,就是因为你小时候教过我。

童年是一本缺少主体自主的书。对于宝宝来说,知识或许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创造色彩斑澜,能有N多故事可以回忆的童年。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