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山西发展密码一:晋陕新月盆地与运城

山西发展密码一:晋陕新月盆地与运城

山西省的山区面积占80%,比浙江省多3个多百分点。“两山夹一川”是山西典型的地形特点。

区域发展差距亦或是转轨经济的一种地理现象。1978年,山西农村人均纯收入是浙江的61.6%2017年,山西农村人均纯收入仅浙江的43.2%

今年四月末,我以驴友身份第一次独自进入山西。由此形成的的文字,叙述分析山西的地理、历史,以及当下与未来的故事。

山西和陕西南部有一个新月状盆地,地质学家称之为汾渭裂谷盆地。盆地长600公里,最宽处90公里,南北缘分别是平均海拔25001500的巍峨群山。以我愚见,这一盆地或可简称为晋陕新月盆地。

所以尽管山西这片土地与关中平原同为一体,但在历史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晋陕新月盆地给人以孕育华夏早期文明的无限联想。只是可惜,虽已有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但文明的最重要标志——文字,却未见在这片土地上发现。

运城是我山西之行第一站,在此逗留了5个小时。

这座我想象中的遥远城市,现每天有多个航班直飞杭州。我那天的航班,是飞乌鲁木齐经停的。机场在城市东北角,紧邻城区。

与大多数北方城市相仿的是,运城城区松散空旷。根据谷歌地球估测,城区面积约70平方公里,城区人口估计不到70万。这里虽有大城市气势,却充斥着小农气息,整体建设大致略高于浙江一些县城10多年前水准。

同年运城人均GDP2.5万元,浙江为9.2万元,即使考虑到价格因素,也表明运城发展水平大致不到浙江的三分之一。

烂尾楼较多是这里的一个景观。我在运城市内的两三个小时内,至少看到了56处烂尾楼。有一处烂尾楼位于市中心南风广场的军分区边上,应该是一幢10余层大楼,已建七层框架,没再往上建;有五层用砌块砌得严严实实,大概相当时间内不打算复建。

后来在运城下辖的河津市的城区,也看到不少烂尾楼。河津市区有一幢未完工的住宅大楼,底层临街已开始启用,但从第二层开始却是尚未进行外立面装修的毛坏楼,脚手架已全部清除,短期内不可能开工。

龙岩的城市规模大致与运城相仿。从高铁站到酒店的20多分钟路程,觉得这座山城似乎到处是工地,充满活力。三百多位龙岩企业家在那个美好的春天的周六,安安静静坐在台下听我这个浙江人讲经济形势,令人感受到了他们活力的奥秘全在于学习。

运城市中心南风广场的中心部位几乎空无一人,我独自走在那上面很有一点历史的沉重感和苍凉感。西侧长300多米的市场一条街颇为热闹,远处的金融中心高楼很是气派。

我虽是典型的现代南方人,却十分喜爱面食。20年前出差去山东、河南,连续8天面食,一点不厌。我自己寻踪分析,1000多年前应该也是北方人,或是基因使然吧。

我吃的是加料的羊肉泡馍,25元一碗。白汤一侧是满满的一层翠绿的葱花,与深色的羊肉构成美图,还没吃到嘴里,似已品尝到了美味。

不过最爱的还是面条。那羊肉泡馍吃得有点撑,突然看到菜单上有闻所未闻的西安裤带面。于是怯生生地问老板,能不能来个小份的,老板很热情,说是按条卖,最少两条。我于是气壮山河地说,来两条!

注:“黄金二分之一”,意思是一个地方的经济,在人均GDP尚未达到美国的一半以前,发展难度相对较低。据我所知,最早提出这个说法的是伦敦《金融时报》编辑马丁·沃尔夫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