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今年经济增长的新情况

今年经济增长的新情况

今年以来,全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工业增长快于服务业增长,投资、收入和消费品零售增长均大幅回落。由此引发了对于当前中国经济消费主导格局发生变化,以及经济增长将出现新的下行的忧虑。

1、“工快服慢”

2013年以来,全国服务业增长一直快于工业。这是因为出口增长断崖式回落而致工业增长大幅放慢,服务业仍相对较快,则是因投资增长回落滞后,以及居民收入增长并未有较大回落等因素所致。

然而今年一反前几年常态,工业增长加快,服务业增长放慢。今年1至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9%,同比加快0.2个百分点;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长8.1%,同比放慢0.1个百分点,形成一种“工快服慢”状况,好在只是增长率发生变化,服务业增长快于工业的大格局并未变化。

当然要指出的是,今年1至5月份,服务业生产增长指数比上月加快0.1个百分点,“工快服慢”有所改善。

2、用工增长较大回落

服务业增长放慢的一个重要因素,可以归咎为农民工增长放慢。2011年以来,全国农民工增长逐年回落,不过2016和2017年出现回升,这也是GDP增长自2016年下半年出现“浅V回升”的一个重要因素。然而今年一季度,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同比增长仅1.1%,比上年同期大幅回落1.6个百分点。

这一回落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回落。投资增长回落,有利于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是当前难以避免的痛苦。从数据分析看,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似乎已于2017年末见底。但今年4、5月份,尽管房地产投资增长回升,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又出现新的回落,比去年全年回落1个多百分点,尤其是今年1-5月比去年同期回落多达2.5个百分点。

导致农民工增长回落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工业效率提升。这些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产能利用率稳步提高,2017年一季度75.8%,比2016年四季度提高2.0个百分点;2018年一季度76.5%,同比提高0.7个百分点。分析表明,浙江规上工业,2017年技术进步贡献份额比2016年提高3.9个百分点。正是在这种状况下,工业增长并不必然导致用工的相应增长,甚至出现减少。

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环比和同比均下降0.1个百分点, 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亦比上年同期下降,这些即使不是劳动年龄减少所致,也并不能表明就业形势向好。如果进一步考虑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因素,就业形势显然并不乐观。

3、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较大回落

服务业增长放慢,是当前经济增长的一个新的不利因素。而这与居民收入增长大幅回落具有密切关系,这也正是用工增长放慢的一个后果。

原本因投资和工业增长放慢而减少的用工增长,前些年被服务业相对较快增长吸收,导致总的用工增长并不较大放慢,因而收入增长尚不至于有较大下降。但随着服务业增速放慢,用工吸收亦相应减少,全社会用工增长终于降至较低水平,直接导致居民收入增长放慢。今年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实际增长6.6%,比去年同期放慢0.4个百分点,比2017年全年放慢0.7个百分点。

由此导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较大回落。今年1至5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8.5%,同比回落2.2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同比增长6.8%,回落高达2.7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增长的回落,无论名义还是实际,都是2011年以来的最大幅度。

当前消费增长回落大致是一种总量型的,受到了农民工增长放慢的较大影响。基本生活消费品增长首当其冲,饮料增长回落4.4个百分点,粮油食品增长回落2.4个百分点,烟酒增长回落1.4个百分点。一些用于提高生活质量的消费品也有较大回落,家具增长回落4.1个百分点,文化办公用品回落3.0个百分点,中西药品回落2.3个百分点,餐饮回落1.2个百分点。

消费增长对于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国经济发展不能再走出口和投资拉动的老路,尤其是目前投资规模依然偏大,政府刺激空间并不大;出口增长虽然面临全球经济回暖,但因贸易摩擦而充满不确定性,这几个月按人民币计算处于低位增长状态。因此,当前无论是长期分析还是短期分析,都表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是完全正确的。然而目前的状况则表明,中国经济似乎正在偏离业已形成的消费主导的格局。

4、工业增长的扑朔迷离

今年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长利润增长15.0%,虽然同比回落9.0个百分点,总体似乎仍比较不错。然而工业利润的结构性不均衡比较严重,全国工业41个行业,有11个行业亏损,且其中主要是传统产业和小微企业较多的行业,这表明消费的广谱式回落,已严重影响到了这些企业。而利润增长的行业,主要是原材料及垄断国企较多的行业。

同时工业数据也有扑朔迷离,令人困惑的一面。今年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增长,结束了长达12个月的回落,比1至3月加快0.9个百分点。这一状况应是拜出口增长相对较快所赐。然而工业企业的存货和产成品增长,双双比上月回落1.7和3.2个百分点,同比回落则高达2.8和4.9个百分点。

这在事实上构成了工业企业的去库存迹象,表明企业预期不佳。与此同时,全国民间投资增长在2016年6月,结束了长达57个月的回落后,今年3月份又出现了连续3个月的回落,或许正表明了这一点。

5、简要结论

总体而言,今年1至5月份经济增长状况并不理想。服务业,以及投资和消费增长的回落,大于工业增长的加快,经济状况或差于上年末和年初预期,以及一季度实际。问题的严重性是当前状况很可能并非短期波动,较有可能是长期趋势的先期征兆。因为从今后角度看,投资增长较难有大的起色;工业增长即使并不回落,亦因效率提升,较难促进明显的用工增长,并较有可能因用工增长回落而致回落。

下一步经济增长的关键或许是两个方面,一是出口增长,二是居民收入增长。由于出口增长不可控因素较多,所以宏观调控重点似应放在促进收入增长上。因为一旦居民收入增长预期积极,服务业和消费增长就有可能加快,传统产业包括小微企业状况就有可能转好。

不过加快政府性投资增长的政策取向并不可取,因为这又将使经济增长回复到投资推动的老路,影响经济转型。当前促进居民收入增长的关键是促进用工需求增长,重点应放在加快民间投资增长上。其中改变收敛性的税收行为,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或许是一个重要方面。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