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中美贸易背景及贸易战分析

中美贸易背景及贸易战分析

特朗普总统启动的美中贸易纠纷,导致中国A股3月22日下午,由上午的较大上涨转为大跌,次日绿油油一片,当日全球股市绿肥红瘦。显见这并非中美间的大事,也是全球经济大事。

中国对外贸易是在国民经济十分困难中起步的。1978年,全国外贸出口总额仅97亿美元,按人民币计算,只相当于当时全国GDP的4.6%。同年,全国进出口贸易总额仅列全球第32位。另据WTO数据,1973年,中国商品出口仅占全球的1.0%,1983年也仅占全球的2.5%。

1986年,我所在的研究机构在我们当时学术领导的带领下,提出了浙江省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战略思路。没想到在省内征求意见时,遭遇普遍反对。史晋川教授后来说,当时一位老厅长有一点激动地对他说,以浙江当时一年出口7亿多美元,甚至不到全省工业总产值7—8%的状况,怎么能发展外向型经济呢?这一战略后来去北京征求意见,遭遇一片委婉的反对声。省委省政府顶住不同意见,后来批转这一战略时,虽然全文未有“外向型”一词,但这一战略思路的精髓,均被采纳。

这段往事我在多篇相关文章中使用,目的就是想说明,我们今天能形成全面对外开放格局,成为稳居全球首位的贸易大国,非常来之不易。这首先应归功于长期来冲破阻力,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积极扩大对外开放的不懈努力,其次是归功于长达11年的复关及入世的艰难谈判。但更重要的,是着力改革,放活经济,东南沿海一大批农民洗脚上岸,民间经济迅猛崛起。因为任何方针政策,只有在具有一大批积极群体奋力实施之下,才能见出最大成效。

浙商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群体。浙江民间企业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手大量招聘中西部农民工,一手大量引进发达经济体的实用先进工艺技术和装备,大量出口商品,形成最优要素配置及其较好绩效。

浙江由此形成了一段梦幻般的经济快速增长的岁月。1998至2011年,浙江商品出口按美元计,年均增长高达31.2%,GDP年均增长高达14.2%,双双牢牢居于全国第一方阵,奠定了今日浙江在全国的重要地位。

图表 1

这完全是在浙江企业家大批招聘外来农民工,大量引进境外先进实用工艺技术装备之下实现的。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浙江2010年外来人口总计1990万,占全省常住人口36.6%,仅低于沪京津居全国第4;浙江越是工艺技术装备先进的企业,引进装备比重越高,有些甚至高达80%以上。我一位朋友的企业为了确保产品质量,甚至连铺地材料也是从意大利进口。没有改革开放,绝无今天的浙江。

进出口贸易从来没有如此紧密地把浙江千百万家庭与世界联在一起。30多年前我们把商品出口叫作“出口创汇”,而现在,寻常企业就与大洋彼岸关系热络。我侄儿10多年前同我说,宁波像他这样的年青人,每5人中有1人做外贸业务。绍兴纺织业的化纤织物大量出口,我们1986年在绍兴实施10县调研课题时,根本未曾想到过。对外贸易,特别是中美贸易,几乎已是浙江一些家庭饭桌上的寻常话题。贸易是浙江融入世界的主要渠道。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商品进出口增速更是不断加快,形成了一段世界现代经济增长史上极为华丽的乐章。改革开放第一个10年,全国商品出口总额增长3倍,第二个10年增长4倍,第三个10年增长6倍。基数越大,增长越快,完全是反常态的。1978至2017年的改革开放39年,全国商品出口按美元计算年均增长高达15.0%。其中亚洲金融危机结束的1998年,至经济开始断崖式回落前的2011年,全国商品出口按美元计算更是高达19.7%。

图表 2

1998至2011年,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一段美好时光。这一时期,全国GDP年均增速高达12.0%;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年均增长高达33.3%。尽管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大幅滞后于GDP和企业利润增长,但加权后的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实际增长也高达8.9%,也是一段最快的岁月。这也是浙江房价上涨较快的一段时间,然而浙江城乡居民人均住房面积持续居全国首位,基本是赶上日本的节奏。

中国已牢牢占据全球出口贸易首位。根据WTO统计,全球71个经济体的商品出口占全球2016年商品出口的93%。2017年,在这71个经济体中,中国商品出口比重占13.9%,第2位的美国占9.5%,第3位的德国占8.9%。

中国商品如潮水般进入发达国家和地区,他们哪有还手之力。1999至2017年,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数据,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占美国进口总额比重,从7.9%上升至21.4%,此期间美国制造业占GDP比重持续下降。

而且,这也令美国一些重要贸易伙伴痛不欲生,其商品出口占美国进口比重急剧下降。1999至2017年,加拿大对美出口,占美国进口比重从19.0%下降至13.0%,日本从12.7%下降至5.9%,台湾从3.4%下降至1.8%,英国从3.8%降至2.3%。当然,这也有印度等一些国家对美出口增长较快,以及一些发达经济体商品竞争力较弱因素,都算在中国头上是不公平的。

图表 3

下表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中国对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商品进出口情况。2017年,中国对美国商品出口增长14.5%,比当年中国商品出口增速高出3.7个百分点,占中国商品出口总额的19.0%;同期中国从美国进口,占中国进口总额的8.4%,比上年增长17.3%。中国已努力扩大从美国进口,但因各种原因,包括美方对于高科技产品向中国出口的阻挠,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仍占中国进口总额的较低比重。

图表 4  2017年对主要国家和地区货物进出口额及其增长速度 

出口额

比上年增长

(%进口额

比上年增长

(%欧盟

25199

12.6

16.4

16543

20.2

13.3

东盟

18902

11.9

12.3

15942

22.8

12.8

中国香港

18899

-0.4

12.3

495

-54.9

0.4

中国台湾

2979

12.2

1.9

10512

14.5

8.4

印度

4615

19.8

3.0

1107

42.4

0.9

南非

1004

18.4

0.7

1649

12.1

1.3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2017统计公报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和进口的比例,如不考虑香港的转口贸易因素,仅从上表看,是2.8比1。即中国对美国每出口2.8美元,则从美国进口1美元。产生这一巨额贸易差距的因素比较复杂,如美国跨国公司,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别的国家和地区进口原辅材料和主要零部件,然后向美国出口整机,这就一定程度高估了美国贸易逆差。

图表 5

中美两国对于美国的贸易逆差具有不同数字。2017年,按美国公布,全美商品贸易逆差8112亿美元,如考虑到美国服务贸易顺差,则全美贸易逆差5684亿美元。美中商品贸易逆差按美方公布是3757亿美元,如考虑到服务贸易则为3372亿美元;按中国海关公布的中美商品贸易顺差是2758亿美元,不过中方数字尚不包括香港转口贸易。

中美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贸易战违背世界潮流。贸易战并不利于美国经济,已有美国学者认为这将影响美国经济增长。这一二十年来,美国低层劳动者收入并未较大增长,是来自中国的价廉物美商品改善了他们的福利。中国商品大量进入美国,以及美中广泛的贸易合作,有利于降低美国通货膨胀。美国高科技与中国制造紧密结合,天下无敌,这也是信息技术得以迅猛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中美两国的共同未来,绝对是谁也离不开谁。

我个人估计,鉴于利害关系和各方面影响的巨大,这一已由特朗普启动的贸易纠纷,接下来的变化空间较大,变数较多。特朗普在签署所谓“贸易战”备忘录时的讲话,并不忘了恭维一下中国和习总书记的积极作用,强调沟通谈判和“互惠”,特别是特朗普说:“在很多情况下,也许是所有情况,我们最终都会谈判达成交易”。暗示后续具有讨价还价的很大空间,暗示美国的目的是加强谈判和达成新的贸易协定,贸易战并非美国本意。可以预见,以中美双方的政治智慧和特朗普的商人气质,以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高超灵活的谈判技巧,本次贸易纠纷具有不演变成贸易战的较大概率。

经济背后是政治。现代政治博弈追求的结果,早已从老式政治博弈你死我活的零和结果,转变为双赢结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国或许能容忍巨额贸易逆差,毕竟美中贸易逆差2002年就突破1000亿美元,2005年突破2000亿美元,2015年美中贸易逆差仅比2017年高31亿美元;但他们容忍不了他们所谓的长期不正常做法,加之美国在朝核问题上取得突破,中美关系出现一些新的情况,以及特朗普谋求连任等,美方终于按捺不住,然而单边动作空间是有限的。

贸易战打于一时,影响的却是长期战略利益。双边和多边关系,只有在持续的双赢和多赢的均衡格局下,才是稳固和可预期的,才能最大化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谈判桌才是最重要的战场,双方长期共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目标。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