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埃及经济的疑惑

埃及经济的疑惑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中比较独树一帜的国家。相比于其他阿拉伯国家,埃及各方面的政策似乎都比较温和一些,如率先与以色列进行和平谈判等。

但这次短短的埃及之行,总是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惑。这么一个1954年开始走向民主共和的国家,2016年人均GDP只有中国的43%,浙江的1/3不到。当然,埃及的居民收入占GDP比重高于中国,因此老百姓实际生活与中国的差距尚不至于这么大。

几年前去马来西亚和泰国,他们的经济发展数字基本与浙江相仿,实际观测也大致如此。同为阿拉伯国家的约旦,好像多年前就达到了人均1万多美元。

所以埃及经济发展水平之低,虽并未像伟大的古埃及文明一样令人震憾,但也觉得比较奇怪。原来一个国家,即使没有中国这样改革开放前的折腾,经济发展也不一定能快得起来。而且,埃及的政局可谓稳定,从1954年的纳赛尔,到现在的塞西,60多年一共5位总统,大的动乱也不多,可见稳定也并不能确保经济较快。再一个好玩之处还在于,至少至今而言,古文明的伟大绝不等于现代经济的伟大,希腊、意大利、伊拉克,当然再加上埃及,莫不如此。

导游说,埃及的人均月收入大致相当于1500人民币。导游欧哥的月收入,如果不是旅游旺季,就凭做翻译等工作的收入,一个月大概5000多元人民币。他是开罗大学考古系毕业,又在孔子学院学了3年中文,30来岁,有两个孩子。

不过房价也低。欧哥说,开罗市中心一套100平米住房,约50万人民币,地段差一点的约10万人民币。开罗市里到处是最近一二十年来年建造的公寓楼,欧哥住宅100平米。

欧哥坦言收入差距很大。我们从机场附近的住地出行,途径很长的一条主要马路,路旁有总统府。路侧不时有一些品质很高,独门独院的两三层楼住宅。里面的院子虽小,但打理和用材都比较考究,主人显然是高收入阶层。而来到老城区,住宅密度很高,间距很小,目测每套房的面积也较小,外立面破旧不堪,严重缺少公共空间。

开罗还有跟前些年东阳一带相仿的一个景致,就是住宅外墙未经粉刷就开始入住。开罗有些住宅甚至未做屋顶就住人了,据说这样可以免缴税收。目测估计,这样的房子占的比重,如按栋算,大概占百分之三至五以上。

开罗的那些住房,到处都有自装的卫星电视天线“锅”。有一些屋顶,甚至有10几个以上。这里应该不存在不允许接收境外电视的禁令,这可以说明两个情况。一是有线电视普及率很低,或是虽已开通,但收费高等原因,宁可自行接收;二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普及率低,导致电视仍是主要的娱乐和信息来源。

说起网络,4G尚未在开罗城内全覆盖。而在距开罗300多公里的红海,这被称为埃及的旅游胜地,仍是3G,奇慢,更难以忍受的是酒店房间没有wifi,大堂才有。而在大堂也联不上,只得用苹果的热点功能发这文章。

欧哥说,埃及工业品80%来自中国。大到汽车,小至日用消费品。来之前就听说,埃及人喜欢中国的笔,能用笔取代小费,事实果然如此。说明埃及虽然号称有石油、旅游和苏伊士运河三大经济支柱,但日用消费品工业发展较差。

日用消费品工业的生产发展,以浙江经验言,是典型的大众创业和草根经济。可见埃及总是存在着一些原因,影响了人民的自主创业。或许这儿的人民,不像东亚人民一样,几乎每个人都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如尼克松多年前在他的那部《1999,不战而胜》著作中说,中国农民每个都是企业家,浙江当然更加。

这就是说,民间的企业家精神较弱,影响了埃及发展。这从东亚的自耕农历史中可以得到启发,也许是历史上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不利于企业家精神。

不过这个判断应该是有问题的。中世纪时,西欧所需的来自于中国和印度的商品,主要是由阿拉伯商人垄断。以至葡萄牙受巨大贸易利益诱惑,迫切需要开辟从大西洋直接至印度的航线。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于1498年,发现了绕好望角到印度和中国的航线。可见至少从历史上看,阿拉伯人并不缺乏企业家精神。

宗教在埃及人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清真寺多,是开罗城里的一个重要特点,几乎每几百米就有一个。一般是占地数百平米,二三层高,建筑的一侧有一个标志性的塔,少数的有两个。塔高通常一二十米,著名的开罗塔也是宗教建筑,耸立在开罗市中心的尼罗河畔,100多米高。

我们的车从新城区开到老城区,途中视线越过一片已拆迁的开阔地,远远望去,清真寺林立。就是在新建的商品房小区,也有专用的小型清真寺。

当宗教占用了较多剩余产品,占用了较多劳动时间时,就会影响扩大再生产,这似乎是一道比较简单的算式。

也许在阿拉伯人的生活中,他们觉得宗教的精神生活更重要,世俗的物质生活完全应该给精神生活让路。这显然与中国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价值取向。

不过宗教影响经济的判断也值得商榷。如以色列也有较强的宗教,也是全民信教,却不但没有影响经济,反而有利于经济。韦伯就认为,新教促进了资本主义发展。这几天也并没发现,传说中的阿拉伯人到了每天5次的伊斯兰教祷告时间,人们就放下手头工作去进行宗教仪式的情景。甚至根本就未曾听到过,我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听到过的阿訇通过高音喇叭发布的祷告声。

总之,企图通过走马看花式的几天时间,想要找出埃及经济较慢的答案,是完全徒劳的。这篇小文,也只能给我自己提出一些问题。

在开罗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国家有很强的发展愿望。开罗城里,以及城乡结合部,不时能看到折迁现场,有些面积数千平方米,也有一些达数万乃至10万平方米以上。开罗市中心也不时能看到建筑工地,在一个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看到了大片的小高层区域,应该是中低收入家庭住宅区。

埃及不甘于自己的经济处于较低位置。我们从开罗去红海的路上,6个来小时路程,看到了一些海岸边有着崭新的海景房小区,似乎主要是用于度假。有独栋、联排、三层左右的公寓房等。欧哥说,这些主要是欧洲人来住。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已竣工的似乎有不少住宅没人居住,在建的约占已建成的四分之一多,施工进度似乎也不快。

埃及对于作为其经济支柱的旅游业,费心采取了不少措施。我们这个团,虽然团费并不高,却享受很高级别的保护。每当发车前,总有多位佩枪警察在大巴旁来回走动,并在大巴外侧的马路边警卫。昨天去吉萨金字塔出发前,偶然发现两辆大巴之间,有一位穿黑色战斗服、手持自动步枪、保持高度警惕的年青士兵,显然是为我们而来。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