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文明起源——读史札记

文明起源——读史札记

西方文明源头是希腊罗马,然而希腊罗马文明并非原创,我们甚至可以称希腊文明是西亚与北非的混血儿。欧洲人倒似乎并不隐讳其不纯正的文明血统。

如加拿大学者崔格尔以14年功力,完成了一部巨著《理解早期文明》。通过对人类7个早期文明比较分析,得出一系列有意义结论。这7个文明是,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商代中国、墨西哥谷地、玛亚、印加,以及非洲约巴鲁,并无希腊罗马。

翻开美国人拉尔夫等著的第八版《世界文明史》,第二章第一句就是“历史发端于苏美尔”。第一次看到这话时有一点震撼,未曾想到文明起源居然如此清晰明了,八个字即能搞定。

虽然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并把它说成是胡适语录,有学者考证胡适先生并未说过这话,认为是冯友兰先生1955年一篇文章中的曲解。然而,任谁都不得不拜倒在重大历史事实面前。

但是,您毕竟还较难说华夏文明发端于苏美尔呀。虽然从文明的时序来看,华夏文明比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要晚近两千年。但也不能贸然定论,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前的长达近两千年之间,东西方之间一点也没有文化往来。

当西亚的赫梯人于公元前1250年,已经广泛地销售铁制兵器时,中国仍处于铜器时代的商朝,要到600多年后才有铁器。但不能由此就认为两者具有渊源,只是零星有一些民科级别文章,才说是华夏源于苏美尔。至于三星堆,民间传说更是有着源自北非的嫌疑,因为那个铜面具实在是太象穆巴拉克了。

中国文字的发明,大致比两河流域和埃及晚了近两千年。公元前500多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攻陷犹大王国,一位下级军官从前线给拉吉司令发送了许多信件,“都是用墨水写在破瓦器上,所用的都是相当棒的希伯来文”。而几乎略早一些,由于西周各国贵族的没落,中国文化刚刚开始走向民间;在此以前,文化是贵族的专利。

匈牙利人斯坦因1900年前后在敦煌一带的戍边军营发掘。这些军营是汉唐遗迹,年代大致比犹大王国陷落晚了500至1000多年,并未有下级军官使用文字的考古发现。

美索不达米亚,是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一片沼泽地带。这原本就是一句希腊语,意即两河之间。文明发生的自然条件既不能过于恶劣,也不能过于优越。自然条件过于恶劣,基于早期人类的脆弱和缺少开化,文明难以起步;自然条件过于优越,基于人类的懒惰和安于现状,文明难以起步及可持续发展。

而美索不达米亚这块土地,既有炎热少雨的恶劣,又有土地肥沃及相邻两条大河的优越。当苏美尔人因人口增长而走投无路来到这里时,他们被迫建设这片土地上的灌溉设施,终于形成了人类最早的灿烂文明。然而这片土地缺少自然屏障,五千多年来多次更换主人,最后终于在公元7世纪,为走出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人所得。

苏美尔人公元前3200年前就有了楔型文字,是人类最早文字。而中国甲骨文的使用,大致不早于公元前1600年。被认为很可能是夏末期或商早期的二里头遗址,年代不早于公元前2100年,只发现了陶器上的刻画符号,尽管这很可能是汉字的先声,但毕竟不能称之为文字。我们浙江人很熟悉的公元前5000至3000年前的河姆渡和良渚文化,都没有发现文字。

如果早期就有文明的交流、融合和碰撞,中国文字发明有可能大大往前推进,但缺乏考古实证,只能是猜测。但如果没有碰撞融合,那么中华文明就是独立形成发展的,至少到目前为止的考古证据链,支持这一说法。不过,目前可以确切地说,印欧人种确实在公元前2000多年深入罗布泊定居,但是否大规模地来到中原大地,仍不得而知。

埃及文字出现在公元前3100年,据说是由于贸易等的相互交往而受到了美索不达米亚的较大影响,但这在史学界尚无定论。埃及文字大致在其古王国时期,即公元前两千多年,已逐渐发展成为由象形、音节和字母三部分组成。19世纪时的法国人商博良,根据这一特点,与希腊文字结合研读,终于破解了埃及文字,四五千年前的埃及故事由此展现。

商博良因这一发现而兴奋过头。他从自己寓所,跑步前去他身为法国高级官员的哥哥处报告,扑倒在他哥哥办公室,三天不省人事。

西方字母体系的源头是埃及文字。公元前1500年前后,也就是按照《圣经》说法,犹太人走出埃及前后,居住于现黎巴嫩这一带的腓尼基人,顺手根据埃及文字发明了字母体系。

据说有一个很聪明的腓尼基木匠,因为要叫奴隶去家里拿东西,在一个木片上刻画了几下;木匠太太拿过木片,毫无差错地把东西给了奴隶,当时的人们觉得这个木匠有魔力。腓尼基人的字母表,后来成为希伯来人、阿拉伯人、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字母表的范本。现代英文直接借用了罗马字母拼写,这已是约公元六世纪的事了。

作为西方文明源头的希腊,公元前1000年前后与近东地区有着密切而广泛的交往。希腊在公元前1000多年前遭遇了一个黑暗时期,幸存的希腊人在技术、思想,尤其是宗教传统方面,与具有创造力的东方民族始终保持着联系。

在希腊的一个岛上,考古学家们挖掘了约公元前950年的一个豪华坟墓,其中一些物品带着近东地区的特征。另一个几乎同时期的坟墓则发现了铁器,学者们指出希腊人是从来自塞浦路斯、安纳托利亚即现今土耳其西岸,以及近东的流动工人那里,学会了铁的特殊煅炼技术。

而最重要的是,与有着高度文化修养的近东文明国家的接触,使得希腊人重新学会了书写。公元前800至600年,创作《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盲诗人荷马,来自西亚的安纳托利亚,即现在的土耳其这块地儿。

从早期文明视角看,现在所谓西方文明,只是东至太平洋,西至大西洋,欧亚大陆众多文明中的一小部分。西方文明基于地理、文化和政治的多重多元性,缘于文明的交流、融合以及激烈碰撞,15世纪后逐渐走强,非常值得研究借鉴。关于这种地区性文明具有较强霸主地位的故事,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

文明起源是一个客观存在。但如同所有客观存在都可以经由主观建构一样,有时难免会具有强烈的主观色彩。过度的民族主义或将导致某种程度的历史虚幻,只会产生阿Q式的自尊,“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但这无助于以史为鉴,只能助长虚妄的狂躁,以及不切实际的社会价值。在大历史面前,我们或许应该有一种敬畏和谦卑。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