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居民收入增长回升的重要意义

居民收入增长回升的重要意义

今年上半年全国GDP增速“浅V”回升,相对而言比较坚实。其中的一个支撑,是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同比实际增长7.3%,是2013年以来的首次回升。

全国GDP增速2011至2016年持续回落。2016年全国GDP增长6.7%,比2010年回落3.9个百分点,比2011年回落2.8个百分点。至2016年,虽然GDP增长回落大幅放慢,但仍比2015年回落0.2个百分点。正是在这一趋势下,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增速应声而下。

然而这些年来,收入增速一直高于GDP增速,形成对于GDP增长回落的一种阻尼效应,即以相对较快的收入增长,促使GDP增速不至于有持续大幅的回落。2011至2016年,全国GDP年均增长7.3%;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实际增长8.0%,比GDP年均增速高0.7个百分点,如果与人均GDP增长相比,则高出1.2个百分点左右。这就导致消费增长相对较快,抵御了出口和投资的双双大幅回落。分析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增长,进一步可有三个新的重要特点。

人均收入实际增长再一次高于GDP增速。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增速6.3%,比GDP增速低0.4个百分点,当然与人均GDP增速相比,仍要高出0.1个多百分点。正是这种状况,导致收入占GDP比重仍略有上升,使得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尚未有较大弱化。令人可喜的是,2017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实际增长,比GDP增速高出0.4个百分点,恢复到了前些年的较好水平。

城镇人均收入回升相对快于农村。今年上半年,城乡人均收入比上年同期实际回升均为0.7个百分点,但因城镇居民收入增速基数小于农村,因此回升部分的占比稍大于农村。且从收入增幅看,今年上半年城镇人均收入比上年增长1365元,农村人均收入比上年增长512元,农村仅为城镇的37.5%,这比城乡收入差距高出1.7个百分点。这一数据的背后,意味着中国经济对于高素质人力资本需求或开始有所加快。

农民工工资增长继续回落。今年上半年,农民工工资同比增长6.3%,比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这是继2016年上半年同比回落3.1个百分点之后的继续回落,不过回落幅度已大幅收窄。与此同时,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总量同比增长2.1%。也就是说,当前农民工的工资水平对于农村劳动力具有较强吸引。正是在这一状况下,出现了工资增长回落下的农村就业总量增长,以及人均收入增长相应回升的奇特现象。关于当前收入增长变化的积极作用,或许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

增强消费发展趋势。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达到63.2%,促进中国经济进一步保持消费的主导作用。正是在人均收入增长回升之下,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分析,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速,大致达到10%。这是继2016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跌入一位数后,再一次恢复两位数的实际增长。

增强服务业发展支撑。中国经济于2013年形成三二一的发展格局,这是进入消费主导格局下的必然现象。然而这是一种收缩性结构优化,即服务业比重的上升,是在制造业增长大幅放慢下实现的。而当下制造业稳健回升下的服务业比重稳步上升,则可称之为均衡性结构优化,这就比较有利于服务业的长远发展,及其产业结构的持续优化。

增强企业发展信心。全国制造业投资至2016年8月,累计同比增速跌至2.8%,是近年来的最低水平。但此后逐渐回升,至今年上半年,累计同比增长5.5%,比上年同期加快0.9个百分点,一定程度表明企业信心有所增强。另外,今年上半年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5%,利润同比增长20%多,表明在消费增长相对加快等的支撑下,企业装备采购增长,以及企业技术改造和技术进步,均有所加快。

这几年GDP增速变化对于居民收入增速变化,正呈现从未有过的放大效应。即当GDP增速放慢或加快时,在当前的GDP增长速度状况下,收入增速出现了更大幅度的放慢或加快。这些状况提醒我们,当前在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也必须高度重视收入增长问题。虽就长期分析言,不妨把收入增长作为经济增长的因变量;但在中短期分析中,收入增长对于经济增长也有非常积极、乃至决定性的推动作用,亦即收入增长对于经济增长具有某种程度的自变量的作用。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