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宝宝公主之世界公民

宝宝公主之世界公民

外公写于2017/7/12

宝宝一年前,奶奶带她去过菲律宾长滩。这次来到太平洋,自是更宽阔的大海。不过长崎距上海只有800公里,所以也只是在太平洋门口散个步而已,还不能说是真正进入了太平洋。

大大的公主号,小小的世界。因为是从上海出发,游客基本都是中国人,服务员等船员却来自世界各国。头天晚上餐厅服务员是泰国的,门口迎宾是中国小伙,还有印度、印尼、菲律宾人,以及黑人等。西方的白人也不少,他们也在做那些服务员工作。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工资是按印度人标准定的,那么这些西方人不就亏死了;工资如果是按西方人定的,那船老板亏死了。上船第一天,外公似乎有点想不通。

第二天一早,外公拍好日出,想到宝宝和外婆他们还在睡觉,于是一个人先独自在16层的环球餐厅吃早饭。哦,这里还得插一句,这船上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广播什么的以普通话为主,老外服务员也能说几句简单普通话。

那天早上,是一位壮实的小伙子替外公服务。一位菲律宾人,32岁,他恭维外公只有20岁,让外公很开心。他的搭档,看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不错,却是一位来自广西的20来岁女孩。

从上船一开始,外公就在想,这些中国年青人是怎么到这船来工作的,这谜让这女孩解开了。女孩说,邮轮公司是美国的,与他们的旅游学校有合同,她来到邮轮上已经一年多了,工资大致8000人民币一个月。外公明白了,这个工资水平大概就相当于美国超市收银员。

外公昨天的疑惑解开了。邮轮服务员薪水,基本是全球的均衡水平,只是因为中国劳动供给开始减少,现在正在接近全球平均水平,因此这邮轮上的工资水平让人觉得似乎并不高。

但这样的工资水平对那些印度、东南亚国家的员工或许比较好,因为比他们国内的工资水平高一些。其实这一工资水平,对那位广西女孩也有一些吸引力。女孩说,工资比国内还是高一些。女孩告诉外公,那些白人服务员,如果级别跟他们一样,工资也是一样的,可见并不因为国籍差异而产生工资差异。

女孩告诉外公,在邮轮上工作,看起来似乎不错,其实不咋的。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到港以后仍要工作。不过外公想,这超时工作的部分,应该会有休息或钱来补偿吧,要不那老板就得吃官司了。女孩说,工作虽然不重,但压力蛮大的,已经有一些中国籍服务员辞职。女孩也承认,邮轮工作很锻炼人,可以开阔眼界,打算再做几年后走人。

公主号有两个多辽宁舰大小,14万多吨,或可说是超现代化吧,与虚拟世界交往却比较困难。上网费用贵倒也可以理解,因为用的是卫星线路。但上网速度奇慢,却难以令人理解。可见即使到了被称之为全球村的今天,做一个真正的世界公民也还是有较大难度的。

宝宝10来个月开时,外公就开始让她认世界和中国的地形图。主要陪孩子玩玩,至于克服以后的交往障碍症,由不得外公了。一年多前开始,只要宝宝来外公这里,通常会在早上,外公对宝宝说,“上课啦!”,宝宝就会开开心心地认那两张地形图。其实也就三五分钟时间,因为小孩子的注意力非常有限。除了玩地形图外,还读唐诗一百首。

如此算起来,给宝宝上这国际知识课,坚持一年多了。宝宝接受能力强,认了没多少日子,她已经辩认出中国、美国、日本、太平洋、非洲等地。小孩子的形像识别能力是大人所不能及的,尽管她肯定不会知道这些单词的完整意义。宝宝也很喜欢中国地形图,最熟悉的是喜马拉雅山、新疆、北京等。但让她辨认杭州就有点困难,因为杭州在地形图上,不像新疆、北京等特征显明。

宝宝的爸爸妈妈,早就开始教她说英语单词。外公也迫不及待,教宝宝说日语的日常会话单词,当然也就几句最简单的。这次来日本长崎,就可以全用上了。外公还想让宝宝说几句宁波话,试过几次,大概是由于语系差异太大的原因,宝宝并不太能说得好。

宝宝虽然还小,但世界对她来说,似乎也并不大。小姑娘才两岁多一点,明天就会到长崎,踏上她去过的第二个外国的领土。今天午餐,一位印尼人替我们服务。那是一位快乐的快到中年的男士,他与邻桌小男孩手掌相击,又用拳头碰撞,显得很亲热。

他也和宝宝如法泡制。宝宝很快反应过来,伸出五个手指碰在一起,又用拳头顶在一起,小姑娘脸上笑开了花。

置身于于这么多的老外服务员中,小女孩一点也不怯场。晚饭前在免税商店,几个老外服务员,看着宝宝开心死了。多么可爱的宝宝啊,宝宝毫不理会他们,顾自玩得开心。

这些天都见不到日出,这是日出后半个多小时抓拍的,太阳转眼就被很厚的云层遮住。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