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宝宝公主之梦与现实

宝宝公主之梦与现实

外公写于2017年7月11日深夜

不要说宝宝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船,外公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这样的一条大船。邮轮这样一个传说中的故事,今天成为亲临的现实,不知道该说人生如梦,还是人生原本就在梦里。

宝宝妈妈说,像这样的事,现在是小孩子们的标配,外公顿时非常感慨。可是外公不愿再说下去了,难道还要忆苦思甜吗?我们这些大人近四十年的打拼,不就是为了宝宝们开心一点,成长得好一点,更加多姿多彩生活嘛。

这样一件愉快的事,却差一点因为外公的犹豫而泡汤。一个多月前的一天,忽然接到赵伟教授电话说,“勇良,为什么不去了玩邮轮了呢,一起去吧,你的船费我来替你付吧”。外公非常不好意思,于是决定乘坐从中国大陆首航的“盛世公主”号,在海上漂流,然后按计划在长崎玩一天。

这条船是辽宁舰的两倍多大。吨位14.3万吨,长330米,宽38米,高66米,大概算上了桅杆高度吧。载着宝宝的大巴还未靠近码头,就看到洁白的“公主”,高高挺立在天际线上,宝宝一下子高兴起来了。

可是就在3个多小时前,宝宝大发脾气。刚从爸爸的车下来,她就发觉有点不太对头。宝宝说是一定要坐爸爸的车,不愿坐这大巴。外公猜测,宝宝大概有一点小恐惧。宝宝大哭大闹,在外婆的怀里,用尽力气往外串,甚至把早上吃的东西也吐出来了。

这小小的人儿,在这样的时刻,让三个大人一点也没辙。就这样闹了约一个小时,终于渐渐地在外公怀里安静下来了,而且不愿让妈妈和外婆抱。外公一下就特别地高兴,中头奖了啊!因为宝宝平常只要外婆和妈妈在,就不太偏向于外公的,谁让外公对宝宝投入较少啊。

宝宝一踏上登船通道,就跟一位小姐姐手拉着手一起走向大船。小姐姐大概六、七岁,圆圆的脸,戴着一顶帽子,一脸笑容,紧紧地拉着宝宝。两人就像原本即是好朋友一样,开心地顾自径直走去。

我们顺着舷侧通道登船,来到大船的七层。这里往下能看到一个中央大厅,但似乎并不像电影里的那么大,正在非常热闹地表演节目。大人小孩跟着音乐,在大厅的圆心里跳舞。大船肚子里的装修自是十分的精致,但也说不上过分的豪华。毕竟是在船上,空间比较狭窄一点,层高也低,但并不感觉到拥挤。

我们的房间,在船上叫船舱。和五星级酒店里的标准套房是一样的,只是小了好多。也有电视机、书桌、吧台、小冰箱。让大家最开心的是,进门就见到阳台,可以坐在阳台上,迎着舒适的海风,欣赏浩瀚的大海。

宝宝立马就到床上去了。她早忘了上午的哭闹,顾自玩了起来。她问外婆,“什么情况?”这话是从小刘阿姨那里学来的,因为小刘阿姨经常会说这话,现在已是宝宝的口头禅了。宝宝大概想了解一下,现在到底是咋滴呢。

又说,“他们在干什么呢?”大概是觉得刚才怎么有那么多的人,现在怎么没了。宝宝的话当然都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天然具有超强的语言学习能力。可是宝宝还不太懂事,没办法跟她讲道理。不过,有时候也会很懂事的。

就在吃晚饭的时候,宝宝又一次大哭大闹。这一次先是向妈妈要吃饭用的刀玩,妈妈当然不可能给她。接着宝宝不要餐桌上的大调羹,要小的,可是哪有啊。这一下子,宝宝的意见就迸发出来了。她当然是用哭闹声来表达的不满。

你们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句也是宝宝语录。当然这个时候是外公想象着宝宝的想法,宝宝大声哭着,激烈扭动身体,任怎么哄也无济于事。对于这样的小小人儿,又有什么好说的呢?于是外婆只好把宝宝带到房间里去了。

宝宝刚才的时候,玩得很嗨。我们这四个人,来到刚刚说过的中央大厅,一个黑人阿姨正在表演唱歌,好多小朋友,在并不大的舞池里随着歌声和音乐跳舞,于是宝宝也加入进去。宝宝随着节奏,小手摆动,小脚轻移,双眼盯着唱歌的黑人阿姨。这小小女孩,不断地向小哥小姐伸出她的小手,要和他们亲密接触,居然跳得十分投入。跳舞之后,我们就去餐厅享用传说中的大船正餐。

这船采用的是西方接待方式。我们一进大门,就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西方高大男性服务员,西装革履,显得高贵,恭敬地帮我们找到合适位置。然后他和另一位西方女服务员,站在我们后面,拉开椅子,待我们进入椅子与桌子之间的空间,他们又把椅子往前挪,让我们坐得舒服一些。然后就打开餐布,放到我们面前。这样的西方式服务,外公虽也见多识广,但似乎也是第一次领略。

船大概四点多开始离开码头。一直开了三五个小时,似乎都是在长江口里航行。右侧是上海的外高桥港口,岸线几乎全布满了高大吊机,高大烟囱,中国的发展写在长江口上。北京时间晚上11点左右的时候,外公走到阳台,皎洁的月光照在大海上,远处有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分不清楚到底是岸上还是海船的灯光。天气闷热潮湿,并不舒适。

现实与诗,毕竟有很大距离。想象中的带宝宝旅游的开心,两次被宝宝破坏。宝宝现在成了我们的情绪控制器。不过这一整天,真的还是非常开心。在VIP接待室,在上船的时刻,在船上游走、玩耍的时刻,宝宝都非常可爱。宝宝的哭闹,本来就是她的可爱的小插曲而已,影响不了外公外婆。

外公独自一人睡在宝宝房间的边上。东京时间午夜一点左右时,北京时间12点左右,外公又去阳台上。这时四周已看不到灯光,包括远处岸上,抑或周围船舶的灯光。天气很好,大海平静,明月高悬,大海反射着阵阵鳞光。外公虽不会写诗,但一阵阵诗意却涌了上来。现实与诗,似乎又接近了。其实关于现实与诗的距离,是需要主观控制的。这里固然有周围环境影响,个人心态及其对客观现实的认知,却似乎更为重要。

这小小的安静船舱,现在就外公一人。装修精致而又简略的房间,洁白柔软的床单和被子。对外公来说,真的就象梦一样,甚至于比外公小时候的梦境好得多,因为外公从没做过这样的梦啊。

宝宝,香甜地睡吧,梦境就在你的生活之中。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