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祈福日本

祈福日本

祈福日本
卓勇良
3月11日那天直到下午四点,才知道日本发生了一次地震。起先没当回事,因为这是一个对地震习以为常的国家。可是后来的报道却令人恐怖,周一上午朝日新闻网站报道,仅宫城县南三陆町已发现遗体一千多具,事态真的很严重。
十多年前我在日本学习,碰到过两次地震。一次是在郊外凉亭里看书的时候,感觉是坐位下面被重重一击,边上正好有两个日本小学生,他们呆呆地盯着我说,“地震了啊”。还有一次是刚好周日下午躺在塌塌米上,突然感觉房子自上而下颤抖,时间不到两秒。这两次立马有电视报道,都只是里氏两三级的小地震。

日本是一个自然条件并不优越的岛国,位于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消亡边界,为西太平洋岛弧-海岸山脉-海沟组合的一部分。由于地壳板块运动及相互挤压碰撞,导致日本是地震多发地区,据说全球每年发生的地震20%出现在日本。当年去日本学习,头上的一课就是地震教育。

大洋深处地震之后多半会有海啸。在日语中,海啸被称之为津波,日语发音为“zhi na mi”,防范海啸是日本地震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这次东日本大地震,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伤亡,从报道看,似乎主要是海啸所致。这大概是由于震中距日本仅150公里,人们来不及采取措施所致。当年我很羡慕一位日本朋友在太平洋岸边的新居,另一位日本朋友则不以为然,说万一遇到津波怎么办,可见日本人是非常注意防范海啸的。

地震重挫日本经济,已经有媒体说日本因为地震损失1%的GDP,也引起了一些对于日本经济的担忧。不过我的看法是不要低估日本的重建能力,这事实上也就是不要低估人类与生俱来的恢复正常生活的巨大能力。就像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当时国外有权威学者,预测会有连续好几波的打击,还有国内位置很高的学者说是中国的出口要跌一半,但实际仅一年多就基本恢复正常了。

这几天刚好阅读一位英国学者写的一本书,说到了广岛遭遇原子弹爆炸后的情形。美军专家当时不无遗憾地汇报,原子弹“没有严重摧毁这个城市地区的军事生产能力”。当时广岛的银行在市中心区的办公室被完全炸毁,但是他们却在爆炸之后的第一天,在日本银行位于广岛市郊的一家未损毁的分行办公室里联合开门营业,几天后就有九百顾客上门。爆炸后的第二天,有轨电车已经行驶在城市中心区。爆炸后的10天里,广岛市里十家最大工业企业的员工中,有42%回到了工作岗位。

国内有媒体对于日本民众震后反应的报道,用了“淡定”二字。周一上班打电话给日本的朋友,也都在正常上班。朋友回电子邮件给我,说是周一上午特别忙。这是一个高度守纪的国家,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当年在日本过元旦,日本人把12月31日作为除夕,是个大日子,大家照样工作到正常下班时间。

中日两国因为长期的历史原因,既关系密切,也怨恨很深,但我们总得向前看啊。以我在日本一家研究所的观察,对中国不太友好的,十人里面大概一人不到,比较友好的则十人里面起码两三人。有一年去日本开会,因为行李重,把会议论文用电子邮件发给一位朋友,请他帮忙印刷装订。原本以为他们会有自动操作的复印机,没想到朋友的部下告诉我,他们是个小机构,没有自动复印机,一百多份论文,全是朋友和他的部下手工装订的。

汉唐以来,中国都是日本学习的榜样。但一部近代史,却让日本成了欧美“优等生”,中国大大落后。开启日本新纪元的是1868年的明治维新,中国直到43年后的1911年才爆发辛亥革命。二战后,日本在1955年就进入正常发展,而中国直到1978年才由“革命”时期,进入“建设”时期。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建设自己美好的家园,相信什么样的困难都可以克服。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