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六十年辉煌与转型

六十年辉煌与转型

1957年第一届广交会开幕时,正是浙江经济建设的一个小阳春,杭钢、杭二棉等企业陆续开工兴建。不过当时浙江外贸一片荒芜,主要是出口丝绸、茶叶、桐油、猪鬃、肠衣等土特产。1958年出口总额1689万美元,不及2015年一天出口额的3‰。

所以当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浙江省经济研究中心,提出实行外向型发展战略时,遭遇一片显而易见的反对声。史晋川教授后来说,当时一位老厅长有一点激动地对他说,以浙江当时一年出口7亿多美元,甚至不到全省工业总产值7—8%的状况,怎么能发展外向型经济呢?这一战略后来去北京征求意见,也遇到一片委婉的反对声。但这一战略的精髓,最终还是被采纳了。

外向型经济是市场经济的一种技术性提法,是当年主持这项课题研究老领导后来跟我说的。然而1984年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基本提法,仍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实行计划经济”,以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自然不可能直接提出发展市场经济,只能“曲线救国”来强调市场经济对于浙江发展的重要意义。不过即使退一步望文生义,以浙江严重缺少自然矿产资源的省情,人均GDP极低的经济发展水平,教育科技文化严重落后的社会发展等状况,积极扩大对外开放,大力引进技术和各种资源,确是不二选择。事实早已雄辩地证明,30年前提出的外向型战略是完全正确的。

广交会这么一个巨大的出口贸易窗口,正是浙江企业和浙江商人大显身手的大平台。以2007年第100届广交会为例,浙江出口成交额名列第二,达48.5亿美元。即使如今这一已不能算高的出口成交额,仍可与广东江苏一起成为“广交会三杰”,成交额占当届广交会50.1%。今年10月召开的第120届广交会,浙江省参展企业占广交会参展企业的22.3%,展位占比达19.5%。

这是一组辉煌数据。1978至2011年,全国出口以美元计,年均增长高达17.3%,浙江高达28.7%,比全国高11.4个百分点。根据WTO数据,2015年中国商品出口已占全球14.2%,浙江已占全球1.7%,大致相当于印度出口占全球比重,可列全球第19位。十分明显,广交会在其中起了非常积极的推进作用。

当前,中国乃至浙江的经济增长已持续8年下行,主要原因也就在于出口增长陡然下滑。2011至2015年,全国出口按美元计年均增长4.6%,浙江仅6.3%,比前猛降20余个百分点。这就有点类似于从烈火烹油境地,一下子来到严酷冰冷环境,全球很少有国家和地区经济能经得起这种剧烈变化。这既有中国和浙江经济转型原因,也是全球经济环境变化的结果。然而不管怎么说,我们挺过来了,并未出现所谓的“硬着陆”。

广交会虽曾有过辉煌地位和作用,但毕竟创立于经济落后及计划经济时代。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深化,外贸多元化及其多层面展开,广交会地位作用持续下降。上世纪70年代,广交会成交额相当于全国出口的比重,曾高达50%以上。而2011年,广交会成交额仅相当于当年全国出口额的3.9%,2015年进一步降低到2.4%。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高度评价广交会,对浙江经济曾经有过的非常积极和重大的推动作用。

更重要的还在于,广交会也以市场机制来实施积极转型。诸如增加会次,缩短会期;开辟展品专区,增设品牌展位;积极利用网络,通过脸书等吸粉;融合航空创意等资源,增强吸引力。以我分析,即使网络时代,商品贸易有时亦仍需通过人与人的情感交流才能更好展开,所以广交会独具的“Face to face”功能,只要改革创新及善加经营,仍不失为中国出口贸易的一个巨大窗口。

正是由于长期品牌效应,广交会仍具有标杆般积极影响。去年上半年,我因为帮助编制“十三五”规划,在安徽一个县召开座谈会。一位宁波来当地办厂的企业家,心急火燎地来去匆匆,说是已试制成功机器人配件,但办理广交会展位被卡。我因在浙江有几位这方面好友,立马用宁波话说,或许能帮您在浙江试试。出口贸易虽已千条道,出口企业不妨依然钟情于广交会。(发表于浙江日报2016/11/9,发表时有删节)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