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难以想象的胜利——读史札记

难以想象的胜利——读史札记

      罗马帝国几乎有两千多年历史。这是指从始于公元前9世纪前王政时代的罗马,到1453年被灭于奥斯曼土耳其人的东罗马。尽管此罗马非彼罗马,但毕竟都有一个共同名字。

当然,一般来说罗马只存在了千年左右。这是指从公元前510年的罗马共和国,到公元476年被灭于日耳曼人之手的西罗马帝国。而此后以君士但丁堡为首都的东罗马,亦存在了千年左右。一般认为那只是余脉罢了,然而世上有多少个千年余脉呢?

所以读这段历史,最为感慨的是罗马存世时间之长,超过了这颗星球上自有文明以来的任何一个政体。

英国18世纪历史学家吉本认为,罗马衰亡始于公元2世纪末。爱德华吉本是史学奇人,入牛津大学1年,由私人执教5年,12年准备,历20年左右完成《罗马帝国衰亡史》巨著。

这部巨著第一卷出版时间比较好玩,这是1776年。美国在这一年立国,斯密在这一年出版了《国富论》,瓦特在这一年试制成功了具有实用价值的蒸汽机。

按吉本说法,罗马从兴起至鼎盛,历时700余年。至于罗马的兴盛至其衰亡,如果从彻底摧毁迦太基的公元前146年算起至公元476年,历时600余年。

这是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600多万平方公里,6000多万人口的庞大帝国。罗马帝国鼎盛时期人口,有多达1亿的说法。

关于幅员和人口,不断有一些帝国超越或接近罗马。

兴起于公元前200年的汉唐帝国幅员最大达到1200万平方公里、人口最多时超过1亿;

兴起于7世纪的阿拉伯帝国幅员曾达13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4000多万;

兴起于13世纪的蒙古帝国幅员曾达3300万平方公里、人口1亿;

兴起于14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幅员曾达5500平方公里。

然而,罗马至今有两点未被任何帝国超越。一是存世时间,二是后世影响。

不断地进攻和被进攻,是罗马葆其美妙之青春的奥秘。而这一奥秘,由其共和体制所决定。

罗马于公元前509年赶跑了最后一位国王后,建立了每年选举执政官的制度。那些被不断轮换的共和国领袖,总是想在任职期间成就赫赫功业以便重新当选,每天都向人民指出新的敌人。

对罗马人而言,战争几乎是一件永远快意的事情。共和体制决定了战利品在自由人之间的合理分配,而罗马没有商业、又几乎没有工业。孟德斯鸠说,罗马每个人要是想发财致富,除了打劫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罗马人最初作战并不是为了夺取对方土地,而是为了劫掠财富。所以当他们取胜后,就返还自己的城市。然而罗马在西班牙土地上,不得不派驻总督和军队,以避免西班牙人的不断骚扰。

罗马为了自己这座城市的安全,不得不违反初衷,去一个个地占领被攻占的土地时,罗马事实上开始了弱化的过程。

先是共和转变为帝制。恺撒首先登场,被宣布为终身独裁,取得了空前战果。人类历史就某些短暂时点看,通常是专制独裁胜于共和民主。希特勒在敦克尔刻之役前的成功,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紧接着罗马被分裂。公元284 年,近卫军长官戴克里先被军队拥立为皇帝。为了行政的方便,把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由四位元首共同治理。公元395年,罗马帝国正式分裂为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两部分。

罗马终于失去了不断进攻的能力。罗马或是因战争成本大于战争收益而毫无益处,反而在战争中弱化;或是因进攻而被别人所进攻,形成顾此失彼,尾大不掉之势;更是因战争而致恺撒等坐大,终结共和体制走向帝制。

罗马一旦停止进攻,必然遭遇被进攻命运。更严重的是,罗马小农经济因奴隶制而凋,罗马自由民在疆域不断拓展土中开始享受生活,罗马军队因自由民不足开始采取佣兵制。

更有甚者,罗马人教会了那些“野蛮人”如何作战,而这些“野蛮人”以罗马人给予他们的军事知识而开始攻击罗马。

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入罗马,劫掠6天离去。至此,西罗马帝国已经名存实亡。公元455年,汪达尔人攻陷罗马,劫掠9天撒出。

公元4769月,匈奴人和斯基泰人后裔的原罗马将军奥多阿克,废黜了西罗马皇帝罗慕路斯,并向东罗马皇帝表明,“有您做皇帝已经足够了”,世上从此再无西罗马帝国。

罗马对后世影响至今依然存在。西罗马帝国崩溃后的碎片,形成了英法德意西等现代国家。至于美国,一般认为是西欧的衍生国家。

基督教在公元313年,由东罗马皇帝君士但丁颁布《米兰敕令》,被承认为具有合法地位。公元380年,另一位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正式公布敕令,宣布基督教为帝国的国教。从此,基督教发展成罗马——地中海的唯一正统宗教。

罗马教宗在罗马帝国被灭的土地上,以其精神力量继续影响着整个西部欧洲。即使欧洲局部弱化了罗马教宗对其影响,也并不意味着基督教影响的弱化。

16世纪以后,新教逐渐兴起。据韦伯认为,新教精神促进了后世资本主义的发展。尽管有研究否认这一观点,但不管怎么说,基督教是在罗马土地上——即使是后来帝国崩溃——开始根深枝繁叶茂的,对当今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具有不可低估的巨大影响。

难以想象的胜利随时有可能降临,但这绝不是偶然的。胜利来得很快并不意味着胜利来得容易,因为早已有太多功课作了充分铺垫。

难以想象的胜利,是由一个个艰苦卓绝的努力而来。至于精神,正是在努力中产生和显现,而决不是相反。精神反过来固然又促进了行动,那也是因为过去经验表明,某种特定行动铁定能有某种具体的巨大收益。

正是在这一点上,精神才具有巨大促进作用,请注意也仅是促进作用而已。把精神说成有决定性意义,或是谬误!

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是制度。这当然包括特定制度框架下的具体战略战术,还包括运气,以及敌人的制度更差,比你更弱更傻等。

一支箭离弦过程将放大瞄准时的缺陷。瞄准无偏差未必命中靶心,因为还有风等小概率事件影响。正因如此,现代战争狙击手由两人组成,一人持枪瞄准,一人观察风等参数。

只有最充分地修正起始参数,才有最大可能性地命中靶心。但还是会有难以预估的微小扰动出现,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主观意志已绝难干预,过程已无法控制。所以人类社会漫长征程,即便罗马亦仅千年。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