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英国脱离得了欧洲吗?

英国脱离得了欧洲吗?

        英国自1066年黑斯廷斯一役,征服者威廉入主以来,一直是欧洲的一部分。威廉亲王这位英格兰新主,本是维京海盗后裔,是继承其父亲爵位,当上诺曼底公爵的。就是盟军二战横渡英吉利海峡,抢滩欧洲大陆的那块法国地皮。

所以在1000多年前,英国是由来自欧洲大陆的一帮人统治的,典型的异族统治吧。可是这些法国人,慢慢地英国化了后,反而向法国人提出了王位要求。1340年,英王爱德华宣告鉴于血缘关系,认为自己才是正牌的法国国王。据说此后的400年里,只要是公开的礼仪场合,英国王室都会反复重申爱德华的这项声明。

如果再上溯到公元前54年,恺撒征服英格兰,使得英格兰成为罗马版图上的一块土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人蒙森的《罗马史》巨著上说,公元前55年夏间,恺撒亲率只有两个兵团的军队,在最狭处渡过海峡。蒙森考证说这不应该是英吉利海峡,而是加来海峡。1944年希特勒上了艾森豪威尔的当,以重兵把守加来,导致诺曼底薄弱,并非偶然。

恺撒首次登岛失利,于是在公元前54年春间,组织第二次渡海作战。这次他以800艘运输舰,带了5个兵团,2000骑兵。当时英吉利岛上是凯尔特人,见了这庞大舰队,不敢交战而退,恺撒立即向内地进发。

罗马帝国在英吉利的统治,一直持续到公元476年西罗马崩溃。至此,整个英吉利可以说已是高度罗马化。BBC的一部纪录片曾让我们看到英格兰内地的一小块马赛克地板,非常精美,典型罗马风格。西罗马解体后,英吉利进入群雄纷争的混乱期,以至这块土地最终由诺曼底公爵威廉所得。今日英王室从血统上讲,都是征服者威廉的后代。

当年十字军东征,英国的狮心王理查一世是最积极的一位。而在耶路撒冷城外,理查一世与萨拉丁这两位英雄,惺惺相惜,被后人传为美谈。至于1815年英国的威灵顿公爵率英、荷、比利时和汉诺威联军,在滑铁卢附近大败拿破伦,只不过是历史的顺延而已。这些都一再证明,孤悬的英伦三岛,历来积极参加大陆事务,并有较好表现。

英伦三岛位于高纬度地区,天气寒冷,降雨量不多,土地贫瘠,哪象我们中国南方那样物产丰富,人口稠密。伦敦567月平均气温仅为16.1度,杭州21.3度。古代英国单位土地能养活的人口大大少于中国。

英格兰13万平方公里且多半是起伏平原的这块土地,12世纪人口约125万至150万,此时浙江约2.5万平方公里平原的土地有约800万人口。以单位宜耕土地的平均人口计算,英格兰人口密度不到浙江1/20。休谟《英国史》说,直到1516世纪,岛上还不会种罗卜等块茎植物,王室享用只能从大陆进口。

1215年,英国由于机缘巧合等因素,诞生了一部《大宪章》。《大宪章》一定程度回归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原始民主。按休谟说法,《大宪章》用于保证王国各等级,教士、贵族、人民的自由与特权不受侵犯。

这种原始民主通过国王与贵族间的约定,形成制度化的宪法精神,长期来深刻影响英国社会。国王独揽一切,惟独没有征税权;国王能轻易侵犯特定的个人权利,“却难以行使关系整体利益的公认特权”。《大宪章》的精神逐渐发扬光大,终于使得英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议会民主。

这里有一个关键人物,是欧洲大陆的荷兰奥兰治亲王,这似乎可以说英国一定程度是在欧洲大陆影响下建立议会民主的。当时的国王詹姆斯二世信奉天主教,而多数英国民众和下院多数议员信奉新教。碰巧詹姆斯二世的新生婴儿是位男性,使得英国人由新教徒当国王的希望落空。

当时有7位名人偷偷写信,要求信奉新教的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威廉来英国,保护英国的宗教、自由和财产。这位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的夫人,是詹姆士二世的女儿,权衡利害以后,女婿推翻了岳父。

于是奥兰治亲王夫妇共同登上英国王位。一纸《权利宣言》开启了英国的议会民主时代,这就是著名的英国1689“光荣革命”。大概取其兵不血刃,顺利转型的意思,不过听说也是死了几个人的。

这后来英国与欧洲大陆的故事,想必多数人并不陌生。英伦三岛这块小小的土地,本就与欧洲大陆有着千丝万缕关系。他们离得开欧洲吗?

他们在历史上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他们在文化上与欧洲同源同根,他们在政治上与欧洲是亲密盟友,他们在经济上互为一体,他们在社会价值上与欧洲高度一致。所谓脱欧,当然不会令英国完全离开欧洲。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全球性思潮的一个表现。全球经济社会自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之后,开始了全球化进程,其中有着血与火的惨痛,有着多个文明的毁灭,产生了全球性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形成了极其尖锐的文明冲突。

逃避恐怕不是一个正解。如果真的采取这种孤立主义的逃避行为,或许只会使得问题更加严重。就象一战和二战初期,美国国内高涨的孤立主义情绪,并不能解决多少问题一样。最后是美国不由自主参战,才形成了战后秩序。

当然,这是英国人民的选择。我们这些局外人,尤其是缺少很深研究和了解的人,更不宜说三道四。但从两千多年世界史,从文明发展脉络等来看,英国人与我们当下的中国人离不开全球化一样,恐怕是离不开欧洲的。他们或许只是厌烦了与欧洲那种太亲密的关系,或许只是设法换一种方式罢了,或许只不过是借机重建与欧洲的关系而已。

这种关系转换和重建,对于全球经济政治带来的影响,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任何预测或许跟硬币的两面一样,都只能是一半对,一半错。但全球经济政治会有一阵子小小的动荡,恐怕也是很难避免。

让我们走着瞧吧!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