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民间经济如何跨界转型与创新

民间经济如何跨界转型与创新

   

       浙江产业结构2015年有一标志性变化。纺织业比重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降至第2位,取而代之的是电气行业,产值比重达到9.4%,荣登工业首位。

浙江经济是民间经济天下。浙江经济每一微小进步,都反映着民间经济的进步。

 请允许我使用民间经济、民间企业概念,因为我觉得这概念比民营经济、民营企业概念,更宽广确切。因为民间资本既可由民间经营运行,也可由社会机构和国有机构经营运行。且不论如何经营运行,应该都不会失去其民间本色。而且,这一概念也刚好跟国有经济、国有企业相对应。

浙江产业结构之所以“三十年如一日”,是因为浙江人太聪明能干了。当全国人民在传统产业这口井里挖不出水时,浙江民间经济继续深挖,于是越挖越深。

这在统计上反映为产业结构缺少变化,在理论上被认为“路径依赖”。然而浙江经济在不为人注意的深处,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着生动故事。

我一位企业家朋友,这一辈子持续做着跨界的事。1972年,朋友18岁时从农民成为建筑工人,他当时非常开心,终于跨出家门,迈出田畈,可以挣工资了,这或是他的第一次跨界。

上世纪80年代末,他们承担施工第一家水泥厂,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他跨界的第二大步。

到本世纪初期,浙江约90%,全国约1/3的水泥厂项目,是他们负责土建施工。而他虽处建筑业,却被评为全国建材行业劳动模范,典型跨界对吧。

就在水泥全行业产能过剩时,我这位朋友再一次跨界。他们当时把原本打算做公司总部的一幢大楼改变为五星级宾馆,没想到就此进入酒店业,创造出了他称之为“酒店业一站式服务”的商业模式,即从酒店的前期研究开始,直到最后向甲方移交管理团队,全产业链承包的经营方式。

正是在这一时候,水泥厂施工业务开始萎缩。然而旅游业异军突起,朋友的酒店业一站式服务逐渐打开局面,企业经营良好。

跨界和转型都是必须的。一个行业就像潮涨潮落、月盈月亏一样,有上坡的时候,也有下坡的时候,所以必须及时战略调整。

然而不抛弃自己的强项和优势也是必须的,否则就会东施效颦。任何行业、任何领域,都必须有核心竞争力,我这位朋友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他的建筑施工为主体的团队。

朋友的跨界之道,具体做法其实与所有经营成功的企业没什么不同,如追求卓越,讲究诚信,用心替客户创造价值,努力开发市场等,但这些只是跨界转型的必要铺垫。

关键是什么?关键是时刻保持着捕获机遇的心理准备。他跟我说,建造第一家酒店时根本没想到进入这个行业,只是想着尽量控制好从投资研究到管理的全过程,尽可能建造管理一家没有缺憾及低成本的酒店。但后来突然发现,完全可以把这些宝贵经验放大而产业化,于是勇敢闯入,开发新的蓝海。

经济下行期也是创新强劲期。我还有一位朋友专业生产新品试制用的印制电路板,一个订单也就三五块板子,但他在这一行已干了20余年了。这行特点是经济越差的时候,正是企业努力试制新产品的时候,因此他们家生意也越好,具有鲜明的反周期特点。今年1至4月份,朋友在安徽新投产工厂的销售额已达1400万元,同比增长50.5%。

我20年前日本进修时,宿舍边上有个工地,目睹日本人像绣花一样盖房子。我曾是一名光荣的建筑工人,对工地上的故事特别敏感。日本人把住宅的整体厨房、整体洗手间,从工厂拉来,一次性安装就位。

大家可能还不知道,雅马哈公司不仅生产钢琴摩托车,还生产整体厨卫设备。当年一位副省长来日本,我去看望她,她非常乐意地替我把那些资料带回国内。迪拜的一幢摩天大楼施工,为了缩短工期,居然把装修豪华的洗手间、电梯前厅等,一次性安装到位,立马可以启用。

有一家非常了得的民营建筑企业,认准了建筑工业化的必然趋势。然而当时的现实是,因人工费用等仍相对低廉,加之缺少相应政策支持和配套条件,因此工业化生产的混凝土构件等,甚至还难以匹敌现浇混凝土。

但这家企业不为所动。持续数年,相继布局全国多个建筑工业化项目,成为国内建筑工业化先行者。

2013年这家企业投资13亿元,在杭州边上建设占地400亩的建筑产业化基地,量产混凝土预制构件和铝合金模板。当前全国投资增速断崖式回落,施工项目锐减,这家庞大企业依然运营较好。当然,依我猜测,这不一定与其建筑工业化有必然联系。但最起码是长期执着创新,确立了企业内部创新文化,优化企业外部形象,即使经济下行,业主也能放心把项目交其施工。

浙江当前立志打造民间经济标杆省,关键就在于创新。创新应该包括理念、组织、经营、管理、技术等。跨界也罢,转型也好,均属创新范畴。

中国经济现有人说将长期“L型”,但这或许并不完全确切。“L型”下面的那一横,通常意思是贴地般的低速度 ,然而中国经济增长即使回落至6%左右,仍可列全球经济增长第一方阵,全世界有这样的贴地增长吗?

所以这种说法,在当今中国最需信心的时候,或有制造恐慌气氛嫌疑。大家别去相信,坚持自己的跨界转型和创新,坚信这是一条最适合浙江民间经济的路。

今年1至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具有利润增长的34个行业,合计利润同比增长14.5%。有人说“中国已进入干啥都不挣钱阶段”,应该也可以说是不负责任的夸大之说,而这显然又印证了我上面的判断。

我们当前还是应该坚定信心。在最困难的时候,以最大智慧和最大胆魄创新。惟有创新,才能持续不断地流淌甘甜的井水。

改革开放快40年了,我们浙江难道不是“年年难过年年过” 吗?1000多年来,浙江即如《圣经》所言,是一片充满着奶和蜜的土地。以浙江民间经济的执着和开拓,仍将有较好增长前景。当然,这是有前提的,即加快全面深化改革和加快科学发展。

无论如何,浙江民间经济一定要时刻准备着。因为在这一过程当中,一定会有很多机会,一定能演绎很多故事,您或许真的能撞上一个大大的狗屎运。

文章原题为:跨界转型与创新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