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职业经理人的情景型悲哀

职业经理人的情景型悲哀

“野蛮人”把王石逼到了绝路。不过“野蛮人”对王石倒也是惺惺相惜,据说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在我眼里,王石绝对是一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赢得这样的江湖尊重完全是应该的。

但王石是从心底里排斥。这与其说是一种理智,更毋宁说是一种情感。因为那万科本是王石养育出来的可爱女儿,倾国倾城,风情万种,人见人爱。现在突然有“野蛮人”闯入,试想任何一位有着漂亮女儿、而又缺少还手之力的老爹,会有什么感觉?

重要的事说三遍,那感觉绝对绝对绝对糟透了。

然而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资本市场或有情感,但情感在一时一事上,多半情况下得让位于理性。我觉得资本市场至少在此事上并不无耻,无非是按规则运用资本力量出牌而已。当然如确有违规,则另当别论。至于万宝之争的道德批判,那也太苍白了吧。

这就是职业经理人的悲哀。无论对企业倾注于多么巨大的努力,投入了多么深厚的感情,取得了多么辉煌的业绩,那企业总归不属于职业经理人的。然而特定情景之下,必有特定悲哀。

您养育的女儿,无论多么漂亮,多么有学识,多么的爱您,她总归是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主体。她爱嫁谁就嫁谁,当爹的到了紧要关头,哪有话语权。您就找个角落,向隅而泣吧。

做人有时必须阿Q一下。一位好友前些天同我讲,始皇帝原本想把这皇朝传之于万世,但没想到建国后12年,他老人家就撒手西去,而他儿子胡亥仅3年时间就把秦国葬送了。始皇帝的江山尚且如此,如此区区身外之物,咱就不必成天祥林嫂似地说个不休。

美国人显然是清醒认识到了这一点。企业虽不属于CEO,但股东们愿意为CEO的最后一滴才能,支付惊人的巨额报酬。其中的一个逻辑,就是CEO的职业生涯有限,CEO的价值体现无限。

1950年,美国国会通过《1950年收入法案》,规定任何企业今后有权向雇员发放一种新颖的货币——期权。从此以后,美国CEO收入大幅开闸。2000年,乔布斯总收入3.81亿美元;花旗银行CEO,当年总收入1.51亿美元。同年,通用电气CEO得到了1.25亿美元,甲骨文公司CEO拉里·埃利森得到了9200万美元。

CEO们的巨额收入,当然受到了欧美社会的广泛批评。因为在欧洲,一年攫取高达9位数的财富仍然是被公众唾弃的恶行。但这十几年来,欧洲经济像一只褪了毛的凤凰,总是让我们听到各种坏消息。而美国经济,虽然不免受全球经济波及,甚至引爆金融危机,但与欧洲相比,却似乎胜其一筹。

欧美经济对比,令人联想到了欧美CEO们薪酬制度的巨大差异。或许美国这种CEO薪酬制度更有利于经济发展吧。

如此巨额薪酬让美国CEO们不得不感觉到,这企业就是他们的事业,是他们的生命,是他们最心爱的女人,是他们为之值得付出所有一切的本原。而当CEO们必须离开企业的时候,他们也不会产生那种心爱女人被野蛮人夺走的情感。因为这企业原本就不属于他,更何况那女人为此已给了他应该得到的所有一切,去而无憾。

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天使成分多于野兽成分,那人多半就是好人;野兽成分多于天使成分,那人多半就是坏人。但非常遗憾,这种天使和野兽之间成分比重的变化,高度不确定。

对于国企老总,现行制度实际上把他们作为天使来对待。然而按经济学原理,国企老总甚至算不上是职业经理人。对国企老总来说,台面上的大道理认为,负责一家企业是党和人民赋予他的职责,至于薪酬就不应该是他们考虑的事情。

但人世间自始至终都不存在100%天使的状况。所以我们看到,国企就其总体而言,经营状况差于私企。国企老总之间流传着“A4纸”决定个人命运的说法,因为他们的去向,是由那一纸任命书决定的。

当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改不了国企,是因为国企前景光明。当经济形势差的时候,改不动国企,是因为财务状况不妙没法改。而国企老总们似乎也总是开心不起来,他们的事业在哪儿?他们的价值体现在哪儿?他们的辛苦投入和情感投入在市场经济格局下的回报又在哪儿?他们事实上作为职业经理人的社会角色又如何实现?

文章写到这儿,想起了多年前温州的一个故事。一家大企业总经理,签发了一张购买灯具发票,因为这属于他的职权范围。然而却令董事长不快,董事长拿着发票来对总经理说,太贵,可以买到更便宜的灯具,这发票不应报销。这样的事情一多,总经理只好黯然走人。

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至今仍不成熟,这是特定时期的特定情景。一方面是一支高素质职业经理人队伍尚未形成,另一方面是有关职业经理人的市场规则,至今尚未有效运行和深入人心。

万宝之争对“王石”们的教训十分深刻。企业创始人,尤其是为企业付出巨大贡献,成为企业旗帜的带头人,必须保持对企业的充分控制权。就我个人情感言,希望王石挺住。当然,以各方智慧,或许能有妥协方案。最后无论何种结局,但愿都能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和企业法人治理机制建设的巨大进步。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