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收入增长快于GDP的较大可能及其重要意义

收入增长快于GDP的较大可能及其重要意义

  2011年,中国经济出现了居民收入增长快于GDP增长的重大转折。这一年,加权后的居民人均收入比上年增长9.9%,比GDP增速快0.7个百分点。这大致是1983年以来,全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增速首次快于GDP增速。

  2011年至今持续保持这一势头。2011至2014年,全国GDP年均增长7.6%,加权后的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长8.7%,比GDP增速高1.2个百分点。今年1至3季度,GDP增长6.9%,居民人均收入增长7.7%,比GDP增速高0.8个百分点。即使认为当下统计数据有水分,也并不影响从这一比较中,得出居民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的结论。

  这些枯燥数字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只有居民收入增长在当前状况下,持续快于GDP增长,才能确切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并且当居民收入占GDP比重接近或者超过50%时,才能确切表明中国经济初步实现了发展方式转变。

  这就得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收入与GDP之间的关系。改革开放至1983年,是居民收入增长与GDP增长的蜜月期。政府多次增加机关企事业工资,允许企业发放奖金;农村大包干促进农业大丰收,政府多次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城乡居民收入连年较快增长。

  1983年以后这一势头戛然而止。1983至2011年,全国GDP年均增速高达9.9%。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增长仅7.4%,农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亦仅7.4%,双双比GDP增速低2.5个百分点。

  由此形成我所谓的扩张性结构恶化。近30年来,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增长7%多,确是中国经济非常耀眼的光辉成就。然而因收入增长大大低于经济增长,导致收入占GDP比重持续走低。利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各地收入法GDP数据,2011年劳动报酬仅占GDP的44.9%;而我根据人均收入占人均GDP的计算方式,2011年居民收入仅占GDP的41.4%。且以同一方式计算,劳动所得占GDP比重低于40%,中国经济逐渐远离他的人民。

  消费占GDP比重,正是在这一状况下日渐下降。2010年,居民消费占GDP比重,达到了改革开放以来最低点的35.9%。根据日本统计局提供的全球36个主要经济体数据,2010年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低于40%的仅3个经济体,沙特阿拉伯32%列最低,中国倒数第2位。这36个主要经济体,居民消费占GDP比重高于50%的有28个经济体,其中高于60%的有12个。

  正是因居民收入及消费占GDP比重如此之低,所以当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居民收入及消费占GDP比重的上升。这既是2011年以来的客观趋势,更是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经济转型的必需。2011至2014年,根据我的观察分析,居民收入占GDP比重由41.4%,上升到了44.8%;居民消费占GDP比重,由36.7%上升到37.7%。

  这些数据具有十分重要意义。且不说居民收入及消费增长低于经济增长将导致的严重问题,即使居民收入仅与经济增长同步,也将有两个较大问题。一是在这一状况下,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就不可能在当前较低水平上逐渐有所提高,从而难以实现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目标;二是消费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较高贡献,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昙花一现,中国经济不仅难以形成消费主导格局,且将长期是投资推动,发展方式难以有根本改变。

  多亏在当前趋势下,基本不会出现这一局面。今后一个时期,根据我的直观判断,如果GDP增速能在当前水平上达到6.5%左右,则居民人均收入增速有较大可能快于GDP增速。如果GDP增速能更高一些,则居民收入增长比GDP增长快0.5个百分点以上,应是大概率事件。

  中国经济当前之所以没有硬着陆,主要是因为收入增长相对并未回落,消费增长相对坚实。这也正反映了中国经济当前的一个重大结构性转变,即国民经济分配格局,正在从有利于资本,向着有利于劳动转变。更重要的还在于,有利于劳动分配的宏观经济结构,至少在最近10余年内,同样有利于资本。

  紧紧抓住这一趋势,首当其冲是能实现共享发展理念。更重要的是还能极大地激发资本创造力,加快创新基础上的转型,这显然是一个比较美妙的前景。由此也可看到,“十三五”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应该是有较强内生动力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