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消费这匹小马驹儿

消费这匹小马驹儿

  我两三年前开始鼓吹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消费主导时代。分析逻辑并不复杂,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开始下降,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开始加快,消费增长亦开始快于GDP增长。当然其中的逻辑关系比较复杂,请允许我不展开分析。

  然而一些大牌学者眼里容不下消费。他们的逻辑也不复杂,说是经济增长主要是靠创新,哪有靠消费之理。前年一位大牌学者甚至以非专业的逻辑说,短期内消费或许能上去,但钱花没了咋办。

  这些专家大概忘了,经济分析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看。长期增长固然是靠创新,但创新之母是需求,需求不就是有相当部分的消费嘛,更重要的是经济增长还可以有短期分析。

  至于支付消费的那些钱,当然会与挣钱水平形成均衡。以中国人对于100多年来社会动荡的记忆,社会习俗和消费习惯,主要不可能是从储蓄里取钱去花,消费的钱是不可能花没的。

  然而当消费作用真的开始上升后,我的心情亦未必宽慰。2014年,最终消费占GDP的51.2%,对GDP增长的贡献份额为50.2%。这虽然应了我一年多前提出,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消费主导格局的判断,但新的问题也很明显。

  消费这匹马驹儿显然比较弱小。担纲如此庞大的中国经济,实在是非常力不从心。原因在于支撑消费的城乡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仍较低。2014年城乡居民收入占GDP比重虽有所上升,但仅为44.8%,距50%这一关口还有距离。

  现在出现的消费地位上升,实际是在既有发展水平下,投资和出口增长大幅下降之后的收缩性结构优化。

  今年前三个季度经济数据也表明,在出口和投资增长大幅回落下,消费有可能难以持续支撑当前经济增长。1季度根据有关文章披露,消费对增长的贡献份额为64.3%,1至2季度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为60.0%,1至3季度进一步降低为58.4%。与此同时,1至3季度的GDP增速,终于从7.0%降至6.9%。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在出口和投资增长难以有所起色情况下,当前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很可能难以持续维持。今年2月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同比下降3.6%,是近3年所没有的;2季末这一数据为同比增长0.1%;3季末则为持平。在用工难以增长情形下,农民工工资增速逐季回落。今年2月末为同比增长11.9%,2季末为9.8%,3季末则为9.1%。

  问题又回到了我们不愿看到的情景的出现,当前经济增长事实上仍不得不取决于投资和出口增长。中国经济受出口投资主导的时间太长,入戏太深,难以自拔。

  当前出口增长正在探底,投资增长亦有可能继续回落,这就导致用工总量存在着下降的可能性,从而影响城乡收入增长预期。而在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回落的阴影下,消费增长支撑不稳。

  当然,我们或许并非缺少需求,而是供给侧出了较大问题。要么是严重缺乏创新,难以引导和扩张消费;要么是严重缺乏营销,酒香也怕巷子深;要么是流通环节过多,交易成本奇高,坏了消费心情;要么是消费环境恶劣,消费者实在被整怕了不敢买国货。

  培育引导消费心理也是一大重任。就我个人而言虽未遭受较多苦难,但昔日囊中羞涩的岁月记忆犹新,好不容易有了几个小钱,又哪愿轻易花掉。 

  尤其是到了我这种年纪,能少买东西就少买,生活简单一点好。对于“双十一”购物狂欢,实在是不敢恭维。女儿多次嗔怪我,说我对不起中国的GDP。

  或可倡导一种简约的精致生活。物质资源方面的消费,不妨简约一些;人力资源方面的消费,有可能的话不妨精致一点。既对得起生我养我的大自然,又对得起自己,更是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

  粗茶淡饭,安步当车,但却大可以追求生活的精致。以我个人喜爱,比如说不妨拥有一套高端音响等。

  根据近两年观察,应修改补充一年多前提出的,关于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的定义。当时认为这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即消费率和消费贡献份额均大于50%。

  现在看来应增加第三个条件,即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大于50%。只有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才算是形成了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按此而言,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的形成,至少还需三五年。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