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宝岛历史行

宝岛历史行

 

  早就想去台湾看看,可是临行前却丝毫没有急迫心情。下午动身,上午仍在忙一些琐事,出门前半小时去理了个发。细细一想,不就是一趟国内出差嘛。

  台湾长期由两位蒋姓浙江人统治。童年时代留给我的台湾印象,似乎有一种家乡的亲切感,因为有很多浙江人在那边。当然那个时候的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反动派统治的地方,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30多年前大学期间,我们入睡前常随意讨论各种问题,或可称为宿舍论坛。有一次讲到台湾时我说,只要换一面旗子即可。如今旗子未换,两岸却已热络异常,自2008年7月组团游开放以来,已有170多万人去台,这是两岸中国人的幸事。

  蒋氏统治台湾的头几年,日子比较艰难。我看过一幅1950年蒋经国宴请的照片,就在食堂的那种方桌上,有三四个大搪瓷盆,简陋至极。傅斯年1950年7月在给时任台湾省主席陈诚的信中说,到台湾后未做一衣,夏季衬衫是别人送的。傅是五四运动学生游行总指挥,后成为学界泰斗。就在1950年底台湾省参议会上,傅在答复一参议员提出的关于台大一些事项的质询时,当场脑溢血晕厥,抢救时蒋介石要求陈诚每半小时汇报一次,终因“医药罔效”于当晚11时20分去世,享年仅55岁。

  我们一到台湾,导游就坦言台湾特点是小,好看的东西不多。然而导游紧接着说,台湾游的最大特点是历史寻迹。或许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宗旨,车上一有时间就播放有关台湾历史的录像片。这些片子叙事客观,偶尔才有一些刺耳的词汇。

  其实台湾也不能说小。在台5个白天大多在路上度过,而路上的多半时间是在山野河谷当中。山谷当中都有一些河流,河流两侧二三百米地带,大概是为了行洪的原因,几乎都没有开垦,那种郁郁葱葱的原生态是浙江难得看到的风景。

  快到高雄时,导游大声说,马上就进入民进党大本营了。台湾南部是民进党的“票仓”,这应与国民党的“原罪”有关。1979年11月高雄暴发了官民重大冲突事件,被称为“美丽岛事件”,有200多人受伤,近40人被判刑。陈水扁因替“美丽岛事件”“首犯”施明德辩护,一举成名。据说国民党对阿扁十分恼火,刚巧陈妻出车祸,下肢瘫痪,传言系国民党特务所为。

  联系这样一段历史,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民党在台湾南部不得人心的原因了。不过,这些年国民党改弦更张,大力耕耘南部,局面正有所改观。2012年初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马英九超过蔡英文的80多万得票中,有一部分是南部得票。

  虽说南部农民主要是支持“绿营”,可是在南部高速公路旁的一家茶叶店,却遇上了国民党的村支部书记。导游领我们进一家茶叶店,茶叶盒上有马英九头像,买一送一。回到车上后,忽然导游向我招手,带上一位个子稍高、五十多岁的精干男子。那人递上名片,是阿里山中山村村长,介绍说是国民党村支部书记,刚从嘉义县党部开会回来,我说我是中共的支部书记。国共两位基层书记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在台北“故宫博物馆”看到了一件西周晚至春秋初的青铜头盔,工艺精湛,非常漂亮,是一件约两千五百年前的陆军先进装备。前些年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看过世界各国古代盔甲展,中国明清时的盔甲远逊于十六七世纪时的欧洲。这么一个伟大的国家,进入十九世纪的时候,军事装备似乎仍停留在两千多年前水平上。军事装备落后是一个缩影,象征着中国在这两千多年当中,特别是宋以后的一千年中,发展明显滞缓。

  海峡两岸都正在创造新的历史。那晚从台北回杭州,我通过刚在台北买的指北针知道,先是向北偏东飞行约20分钟,然后就径直掉头向正西的祖国大陆飞去。历史曲折虽然无法避免,但只要我们在随后日子中把正航向,稳扎稳打,以华夏民族的智慧和勤劳,两岸肯定能共同再创辉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