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代际更替与企业家转型

代际更替与企业家转型

普朗克是20世纪与爱因斯坦齐名的两大物理学家之一。不过他的量子理论起先并不被接受,普朗克说,只有等老物理学家们不在人世,他的理论才能成为主流。遗憾的是,普朗克后来也反对新的物理学理论。

中国实体经济转型,代际更替很可能是一条重要途径。东南沿海一大批草根企业家,是在身体缺乏物质营养,脑袋缺乏精神营养,创业缺乏资本滋润下发展起来,严重先天不足。大年初五去慈溪亲戚阿余家,办厂25年多,至今仍仅20余工人,一年出口七八集装箱,阿余自己说是一年赚二三十万元。仅凭这些信息,书斋里和政府里朋友,很可能一片指责,怒其不争,恨其不为。

然而那天与阿余一起,喝着他自酿“金奖白兰地”,听他说自己故事,觉得能这样已非常不易。阿余仅小学文化,20多岁办这工厂,手摇压机,替人加工电源线,是慈溪余姚一带主流产品。辛辛苦苦5年,一直亏损。

阿余想这样不行,于是与人合伙在义乌设立窗口。订单来了,麻烦也来了。他说与老外洽谈,心跳飞快,内心慌乱。那附有样品的订单,要他发一个集装箱去荷兰。天哪!阿余说我一份订单也就一千来件产品,这是要命嘛。所幸最后保质保量,按时发货,但因体力透支,至今身体仍受影响。

阿余有自知之明,觉得不能干超能力事。以后即使有单子也宁可不接,一方面是替客户负责,另一方面是要对得起自己。学者和政府老是要求企业“做大做强”,可是企业家综合素质及其所能运用的社会资源,是服从所谓的“负指数幂分布”的。强者较少,中低者居多,小微企业八九成以上,这或是发展中国家区域经济常态。

慈溪是中国能与乐清齐名的民间经济最发达区域。2016制造业主营业务增长高于浙江平均,财政收入已高于中西部多数地级市。支撑慈溪经济的,当然有1300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但一大批小微企业亦功不可没。这样一大批企业当家人,创造今日辉煌非常不易。当他们年岁逐渐增大,精力逐渐衰弱之时,还要他们重新折腾,加快转型升级,岂非残忍。

应该让年青人来干了。方太集团是前辈带后辈,实现代际更替典范。十五六年前去方太总部,老当家茅理翔带着小当家茅忠群介绍情况,谈了企业如何传承问题。2005方太创业10周年,茅理翔不再任董事长。新任董事长茅忠群立志做高端厨具,现发明专利近50项。茅忠群七八年前刘庄听我讲课,安安静静台下听讲。我认出他了,引用他们家案例,而他略有腼腆地与我笑脸招呼。

高学历高素质海归企业家在成长。冯炜炜,这位1981出生,毕业于复旦的海归,因他先生另行创业,她25岁进了公公创办的企业,担任他们家的华联电子总经理。冯炜炜一改家族企业土里土气不讲细节的做品,加强自主研发和引进,成为中国第二大VFD生产基地和技术研发中心,1200员工中高中级工程技术人员120余人。我这次网上搜寻,他们家网站如不是最好,也是最好之一。

多数大中型企业或应是非血亲的职业经理人接掌。老板子女不愿接班是社会进步,他们因无金钱压力,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不赚钱事,这也是人类文化进步一个重要模式。穷人家子弟因须赚钱养家孝敬老人,只能经商管理做工程等。确有少数富二代不成器,阿余说这样的年青人见得多了,老企业家应及早果断培养中意的职业经理人。我在吴兴见过一位中年总经理,老板女儿女婿不能参与企业事务,花钱须这位总经理审批。

慈溪年青一代正在成长。去年下半年去三北亲戚家喝喜酒,晚上随意行走,一家车间里是三五个器宇轩昂,应该是有大学文凭年青人,简陋车间里满是数控机床,其中一两台加工中心。另一家竖着三五个电脑控制屏的小工厂,一位30来岁小老板看我挂着个带长焦镜头单反相机,立马说他也有,开心地顺手把他那宝贝一样的新款单反拿出来。我当时觉得他虽玩的是相机,更玩的是现代科技。

代际传承需要从小悉心培养。阿余夫妻俩当年哪有时间,但又不能耽误儿子,狠狠心送儿子到宁波城里一著名私立小学和私立初中,读了9年书。前两年儿子大学毕业,让他进了自己的小企业,与妻子一起负责企业事务。阿余引退,他说,一小企业要那么多人干嘛呀。

慈溪有关部门已高度意识到代际更替和代际传承重要意义,每年有多场相应活动以及实施行动计划。一份2004慈溪市第七届“五四奖章”候选人事迹简介,总计18位候选人5位是青年企业家。2012慈溪首届“十大杰出青年”,亦有4位青年企业家。

老企业家是个宝,老企业家转型自能创出一番新天地。50多岁的阿余说自己本是农民,还是要回到田地上去。阿余的二次创业,或可称之为朋友圈定制农庄模式,乃当下最时尚的实体经济。

阿余租了近50亩地,其中20亩投入20万元种葡萄,另30亩种植当令时蔬和水稻。他说自己的葡萄品相不好,但好吃,销售仅限于朋友圈。三年前他用1万斤葡萄酿了1000斤烧酒,即西方人的白兰地。他说这酒成本近80元一斤,但缺乏信任很少有人会觉得值这个价,他现在只是把酒作随赠礼品。阿余说,他的朋友圈定制业务,只要有100个固定客户,每个客户一年大致能买5000元钱东西,就初步成功了。

阿余养了一大群鸡鸭,全是野地放养。我三弟两次从宁波开车一小时专程来买,那信息是我小娘舅告诉的,小娘舅也从阿余那里抓了鸡鸭,这大概就是口碑销售吧。外人200元一只,亲戚150元一只。鸭子养殖每增一年,另再加100元。品质是放心的,价格公道的,接待是亲情的。

大年初五,我们一大家子直奔这鸡鸭而去。我那近两周岁可爱外孙女,看到院里带着小鸡的大母鸡,能飞上墙的鸭子,活泼的兔子,盯着她的猫狗,满枝头金桔的树,开阔的葡萄园,以及水塘水渠,还有一个穿红衣服小姐姐搀着她的小手,开心极了。

阿余长远打算是办一家只对亲戚朋友开放的农庄。院里正在建一幢1000平米的漂亮四层楼房,十余间客房。不过进度似乎较慢,因为阿余只用自己挣来的钱建设,而他的钱来得很慢。于是银行工作的女儿,向他灌输用别人钱发展的“先进理念”,阿余似乎有点心动。阿余已看好一块极适合的沙性地,计划建一座参与式草莓园,这样再加山上30多棵杨梅树等,一年四季都能让客人玩得很嗨。更重要的是,客人回去时将带走一大后备箱,纯生态、纯营养、纯亲情和纯有机的农副产品。

我们那天5人,先在农庄旁的农家乐吃海鲜。接着在阿余农庄身心愉悦地玩一个多小时,然后仿佛鬼子进村,带走了一大堆鸡鸭酒番薯芋艿等。那芋艿是我们围观下,阿余从地里现挖的。阿余特地送外孙女一只三年生小巧老鸭,说是给宝宝营养。这鸭我用小火煮了足足3小时,味道极赞,馋死您了吧。

(本文略有修改后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2017/2/22,此系原文)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