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整体推进1.3个浙江经济

整体推进1.3个浙江经济

整体推进1.3个浙江经济
卓勇良
18年前我在新疆挂职。这其实是个闲职,因为作为外来短期干部,不可能过多介入当地事务,所以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多做些调查研究,第一个目标就是乌鲁木齐专业市场。

当地市场创始者是一位苍南人。1993年初,一个下雪的日子,这位第一个来乌鲁木齐吃螃蟹的冒险家,在市中心一家专业市场简陋的房间里接受我的采访。他于1982年来第一次来乌市推销浙江小商品,在市中心河滩一带叫卖,除他之外,似乎再也没有这样的小贩。因为颇受欢迎,冬天租了个房间继续经营,没想到这个房间成了乌市小商品市场发展的发祥地。

到我调查的时候,乌市已有四五个规模较大的专业市场,原先都是旅馆。这里70%多的经营户是浙江人,大约近一半是浙货。那年在喀什逛店,柜台里扎堆的营业员小姑娘,居然满口浙南口音。

吃惯了新疆的羊肉,喝惯了新疆的伊利特,说话也有了新疆厚重的尾音。我在新疆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阿拉山口,问一位浙江商人,以后返回家乡吗?他说不一定回去了。当塞外坚硬的北风吹起来的时候,这些浙江的游子,才会想到家乡的阳春三月和小桥流水。

当年主政新疆的宋汉良,是绍兴县宋家溇人,1954年来新疆工作,直至2000年病逝北京,一直没有回过家乡。1993年在宋汉良办公室,我说书记应该回去看看时,居然感觉到了宋身上的家乡气场。

浙江人在省外的经济,其实只是浙江的省外经济的一部分。是浙江人作为自然人,在省外创立发展的经济。多数与浙江没有产权关系,严格而言并不能称之为浙江经济。不过在资金往来上,应该是有一种血缘关系的。随着岁月变迁,或许相当部分将脱离浙江。

浙江企业在省外投资形成的经济,则与浙江在产权和财务上有紧密联系,以后或许也会有一部分脱离浙江,但只要我们还有吸引力,多半仍将属浙江所有。我和同事以上市公司为样本分析,推算出当前浙江企业约有十分之一资产在省外。

浙江的海外经济,则是浙江在省外的经济的又一个重要部分。这里一部分是作为自然人的浙江人创办的经济,另一部分是浙江企业投资创办的经济。这后一部分,据浙江省商务厅统计,2009年投资额为12.3亿美元,列中国各省区第一。浙师大是中国研究非洲问题的一个重要基地,他们告诉我,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居世界第一,而浙江对非洲投资则列中国第一。桐乡华友公司在刚果金购买钴矿开采权,企业的钴资源拥有量居世界第二。

我们可以号称有四个浙江经济,不过用“1.3个浙江经济”的概念,可能更为贴切。前面的1是省内经济,小数点后面的3,是指浙江人的省外经济、浙江企业的省外经济,以及浙江的海外经济。如果以上市公司对省外投资数字推算,则浙江在省域以外的经济,很可能已接近于省内经济的30%左右。

浙江资金大量投向省外乃至海外,确实对省内产生了若干不利影响。省内投资自2004年以来增长速度徘徊在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以下,GDP增速自2001年以来从国内第一方阵跌至全国末列,人均收入增长速度近10年比全国平均低1个多百分点。

然而浙江经济活跃程度甚至可能有所提高。2004-2009年,浙江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增速比全国平均高1.1个百分点,贷款余额增速比全国平均高3.5个百分点。这就典型反映了浙江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亦即更多地由局限于省内发展,开始向省外拓展;由以“玩产品”为主,向“玩投资”转变。省内总部经济和楼宇经济加快兴起,服务业加快发展,制造业和城市功能较快提升,人口素质加快提高。

一部现代经济增长史表明,对外投资始终伴随着处于领先地位经济体的发展过程,对外投资将是浙江经济未来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应稳步推进对省外投资,优化提升以省内为主体、以省外为拓展,融合互补、积极互动的整体发展格局。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