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世上好多事情,如果用游戏和欣赏的心态去做,就会比较轻松。当然,倘是投入很巨大,后果很关键的一类事,是怎么都轻松不起来的。不过类似厨艺这样的小事,如果不把它作为游戏,铁定比较痛苦。

家务劳动当中,烧菜属于高级劳动,洗碗属于低级劳动,所以当年义无反顾选择前者。不过得告诉大家,其实男人洗碗也是应该的。家里嘛,哪有那么多清晰分工。

婚后独立经营时,没什么大菜可做,也不过是设法把青菜豆腐做得漂亮美味一些罢了。当时广式菜风行杭州,有一种叫五号菜的小白菜,加上蒜泥和一点点白糖,整枝爆炒装盘,受到家里领导表扬。

刚开始时,拿手好菜是青菜酱油汤。就是清水煮沸,放入青菜,搁点酱油、盐、味精,以及麻油或猪油。这菜小时候常烧,我们兄弟三个多半就靠这个菜对付午饭。这菜不上名堂,但清口,很鲜,最好是霜打后的青菜。女儿小学时,有一天中午3个同学没饭吃,家里没其他的,只好烧青菜酱油汤,3个孩子把汤吃得一滴不剩。

有一年在天台调研,不知怎么的跟中华鳖精老板聊起这事。没想到他异常开心,他说以前在天台山上练功,主要就是吃青菜酱油汤,而且青菜煮得时间长一点更好吃。好玩吧,我这青菜酱油汤居然有名人附和。

前几年一个傍晚,突然有三位尊贵客人要来家里。这时距吃饭只有个把多小时,已不可能去菜场。不过家里有鱼有排骨,就是数量偏少,品种单调。于是我用豆干丝、榨菜丝加韭菜,没有肉丝就用虾皮代替,一盘炒三丝成了。又用冰箱里的冻墨鱼丸子,用中午剩下的明虾剥成虾仁,再加金针菇和黑木耳,一盘色彩对比强烈的海鲜炒菌菇成了。又用云和番薯粉丝加虾皮,撒上葱花,一盘海鲜炒粉丝成了。这样七七八八,居然10个菜。客人很开兴,晚宴很成功;花费并不多,温馨并健康。

其实我的那些所谓厨艺,基础是在毛脚时打下的。当年经常去噌饭,因为要拍丈姆娘马屁,每当她做菜时,我就站在边上陪着。久而久之,脑子里就有了一些菜式、刀法和手法。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我和单位几个同事被派往平阳城南呆了三个月,乡里专门配人做饭。大家嫌他做得不好,每逢周日,我自告奋勇和他一起去买菜,由我来烧。当地海鲜又多又新鲜又便宜,我是宁波人,天生会做海鲜。不过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是红烧排骨,是跟丈姆娘学来的。前任乡长吃后,有人传话给我,他说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排骨。诀巧就是用刀背拍松排骨,沾上芡粉后下油锅煎,然后红烧。当时有七八个人一起吃饭,每个星期日都要忙一上午,很买力地做十来个菜。回到杭州后,我家领导大吃一惊,小子厨艺大有长进。

1997年元旦是在日本过的。日本元旦等于我们的春节,我们一批中国人决定狂欢通宵。距元旦10多天,我开始筹划除夕大餐,很正式地排了一个菜单。有蚂蚁上树、酸辣土豆丝等20多道菜。当时想这么一个活动也该让接待单位知道,居然把菜单给了联系我们的石田先生。没想到日本人真的把它当成一根葱,除夕下午石田先生拿来一箱朝日啤酒,外加若干张啤酒票,再递上一个有两万日元的信封,说是接待单位贺金。

从除夕前一天开始,我与老赵就开始忙乎。我们两人去静冈城里采购,在不同的超市,采购性价比最高的食材。跑了七八家超市采购齐全,花费并不多。厨师就我一人,除夕清早开始忙碌。到了晚上七点,不到20平米房间,加上两位日本客人,挤了近20人。没有那么大的桌子,就在塌塌米上铺一塑料布,各种菜肴放得满满当当。大家席地而坐,开心得要命。

石田先生给的费用还有节余。一起去的林桑以外科医生手法, 无师自通,把我们这些人的头发打理得时尚漂亮,至今仍感谢他。但林桑没人给他理,于是这一点点小钱,后来给林桑用于理发了。

厨艺很难,难在有寻常心。厨艺很重要,重要在于是家庭生活一道风景。其实这几年,越来越感到厨艺太差,适应不了时代进步和食客要求。刀功和配菜不够到位,火候有时也掌握得不好。更严重的是,以前一周一歌,现在每日一歌,厨艺不到位弱点充分暴露。做出来的菜,单调无变化,同志们颇有意见,说是“老三篇”。自己也很苦恼,一定得加强学习,一定得多花点心思,尽量争取进步。

轻松自在的心态,应对自如的厨艺;散淡游戏般的日子,温馨平和的日常生活,这才是人生正道。兄弟,这难吗?反正我觉得不难。

话题:



0

推荐

卓勇良

卓勇良

420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居于杭州。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特聘专家,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E-mail:zhuoyl@vip.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