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人对仪态万千的茶说,你的质朴无华是我的情感寄托。茶用它那沁人的芬芳灵气对人说,我的使命是在喧嚣尘世为您创造清静世界。

世俗的人们爱茶或增三情。人对茶的情,茶所系留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茶所陶冶的人的情。

当那一片小小叶子还在山上的时候,是简单悦目的翠绿。而它进入人世,来到你我之间时,却是多姿多彩,有情有义,被赋予人世间无限的朴素之美,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人的行动即为情感之形。茶有色泽,情感虽无可见的颜色,却也能通过极为丰富的情绪而形成情感之色泽,不是说喜形于色,正言厉色吗。

茶给人以灵感,而人则建构起了超凡脱俗的茶世界。那由茶勾联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也跟茶一样,简单而朴实。

两年前在衢州调研。一天晚上,接待单位的美女局长快言快语对我说,陪您去一特好玩的地方。

推门上楼,迎面是随意放着的硕大的大叶紫檀博古架和一对草花梨柜子。那木料虽不如小叶紫檀和黄花梨珍稀,却也稀罕。主人只是淡淡地说,早年收藏,原本普通。

刘卫平总经理已在茶海摸爬滚打30余年。那晚他充任茶娘,为我们沏茶叙说,令我们在茶世界度过了难忘的美好夜晚。刘总为我们沏的第一壶茶,是他的公司经营的三衢味新茶,是海拔不高的丘陵地区种植的新品种。

刘总为我们沏的最后一壶茶,来自云南海拔2000多米高山上的千年古茶树。从低丘到高山,从新茶树到老茶树,我们于短短几小时之间,经历了茶世界沧海桑田的巨大变迁。

最高品位的茶和情感一样都是无价的。刘总现收藏的最早的茶叶,计有1976年的绿茶,1978年的花茶和大红袍茶,还有千年古茶树上采制的红茶。

这些茶叶在当今中国,也许就他刘卫平还收藏着。似乎就像人世间情义无价一样,这茶叶似乎也不应有价。刘担任着设在江西的陆羽古树茶研究会会长,那是多年的茶叶收藏支撑的身价。

我这个俗人当时傻傻地问,那陈茶叶能泡着喝吗?个子不高、面相普通的刘总对我这样的茶盲,极有耐性。他说,“三年为陈,五年为药,十年为丹,数十年为宝”。

茶叶多年陈化后,味绿素、多酚类物质,茶黄素一系列的化合物相互氧化,进一步与氨基酸、蛋白质类结合,形成陈香,非常有益于人体健康。这堂关于陈茶叶的知识课,令我脑洞大开。

人对茶投入情感,茶以十倍回报。刘总的公司长期坚持品牌取胜,他在开化的400多亩茶园,品质明显好于别家。一位同行不服气,坚持要以一俩豪车为赌注与他斗茶。刘总觉得没必要,明摆着同行要输,伤了兄弟和气并非茶的精神。

但那同行血气方刚,定要斗个明白。于是俩人品茶论英雄,结果同行品了第一口茶即认输。刘当然没要那原本约定的豪车,俩人成了切磋茶艺的好友。

这几年因公款消费大幅减少,名茶销势明显不好。刘总告诉我,那些做单位生意的日子不好过,但像他这样踏踏实实做品牌的倒也挺好。2015年销售茶叶18万斤,是上年3倍;销售收入1.2亿元, 是上年2倍。我本俗人,口口声声离不开俗气的数字,然而那数字后面,真心反映着茶人辛劳回报的真金白银。

改革开放初期,茶担当着脱贫重任;甚至当下,茶仍担当着促进山区发展重任。1981年跟随领导调研山区经济,记得当时在嵊县,县领导把茶叶产量超万担作为一个重大业绩汇报。近年来,嵊州茶叶产量稳居全国第一,可惜他们并无响当当的名茶。

嵊县是我儿时记忆中的穷地方,“双抢”季节睡在宁波人行道上的割稻客,好像来自嵊县的为多。1990年,嵊州农民人均纯收入超1000元,名列当时全省76个县和县以上行政区划第35位,茶的贡献,不可埋没。

这几年一直在浙西南山区行走,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名茶。诸如缙云黄茶、景宁惠明茶、泰顺三杯香、江山绿牡丹,等等。还没喝着那些茶,就感到芬芳扑鼻,浓郁醉人。令人可喜的是山区的市县政府已深刻感知到茶的品牌效应,开始与茶农和龙头企业一起创建名茶。名茶不再可望而不可即,正越来越多地进入寻常百姓家。

茶中有情,茶中有景。那一杯茶搁您面前,无论龙井还是龙顶,亦或金骏眉普洱,抑或名不见经传的农家炒青,都是一道风景。然而那景却总还是要情感体味才行。当您火气慢慢消退,性子慢慢耐下,那才真当是,看在眼里的是景,啜到口里的是情,沁入内心的是静。恰如刘总那天晚上跟我说的,“情景交融的时候,才能泛出意境”

(本文删节后发表于《浙江日报》201647日“品茶的意境”)

话题:



0

推荐

卓勇良

卓勇良

420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居于杭州。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特聘专家,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体改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E-mail:zhuoyl@vip.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