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个人分类 > 随感
2017年01月06日 09:51

就是在患难之中也是欢欢喜喜的

正在准备新书,暂定名《中国经济为什么没有“硬着陆”》,将由浙大出版社出版。下面这段文字是本书第一部分的开头语,早上修改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发到网上的冲动。

2012年末一个下午,去装修城。平日漂亮豪华大厅空空荡荡,灯光暗淡,冷清萧条。突然职业性地感到一阵难受,难道经济危机真的来了吗?难道中国经济真的从此走下坡了吗?那些做生意的该怎么办?

网上一些愤青包括一些大咖,很不要看GDP,说是鸡的屁GDP确有...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2日 00:07

谦恭敬畏地对待这个时代

一次与同事一起在食堂早餐。同事78级,我77级。早餐很丰盛,不由自主感慨。我说,童年时代如也有如此早餐,现应该不会这么矮个。我用手在头上比划,意思是可增高好几厘米,同事很有同感。

同事说,他是直到大学才开始吃饱。同事家在浙中山区,有名的贫困地区。他说高中时,34月份青黄不接,每周靠爷爷打工补贴的2.4斤米,对付那6天的一日三餐。我想起来了,浙大一位现任帅哥副校长,16岁进大学时1.5米左右,学校伙食使他长高...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 23:02

摄影乐

摄影乐

倘您想附庸风雅,又缺少艺术细胞,也不愿下苦功,最佳选择是摄影。穿着店家送的摄影马夹,背着个单反,挂一个“小白兔”头,这是一款经典长焦镜头昵称,满世界转悠,酷毙了!

我的摄影史可以追溯到小学毕业后在家闲着的1969年,那年我15岁。当时既没有相机,也没有钱。所谓玩摄影,就是翻印照片玩玩。有一个比我年长的朋友,他哥哥已参加工作,会摄影。朋友有一天跟我说,翻印照片很简单的。我这人见什么喜欢什么,于是说,一起...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 01:20

厨艺乐

世上好多事情,如果用游戏和欣赏的心态去做,就会比较轻松。当然,倘是投入很巨大,后果很关键的一类事,是怎么都轻松不起来的。不过类似厨艺这样的小事,如果不把它作为游戏,铁定比较痛苦。

家务劳动当中,烧菜属于高级劳动,洗碗属于低级劳动,所以当年义无反顾选择前者。不过得告诉大家,其实男人洗碗也是应该的。家里嘛,哪有那么多清晰分工。

婚后独立经营时,没什么大菜可做,也不过是设法把青菜豆腐做得漂亮美味一些...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7日 23:23

装修乐

装修乐

(同一地点,不同时代的两张照片,上图系我家门前车轿街,下图现天一广场乐购)

装修其实是比较快乐的一个过程。这就像艺术家创作一件作品,原先呲牙狰狞的毛坏房,在自己手上一步步出形象,最后成为精致温馨可爱的家,想想都令人高兴。而且,这与写文章也有不同,写文章过程中虽也有快乐,但写不出时异常痛苦,装修则较少有痛苦成分

来杭州工作近四十年。如果算上学校出来搬入宿舍,六次搬房,四次装修经历,这应该也是国...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7日 17:04

的哥华师傅

华师傅三十零一点,中等个儿,敦厚实在。住距我家一公里多的学院路小区,60多方,购于2009年上半年。因为购房,已有杭州户口。

有一上小学的儿子,一幼儿园中班的女儿。老爸老妈住一起,老妈替他带孩子。也许说不上非常的幸福美满,但年青的华师傅的话音之中,是满足、自信和对未来的希望。

我是周五晚上预约,周六早上5点半送我到车站。他说双休日因为生意差一点,才会去抢单,今天包括我已4单,大多顺路,9点多前200多元已...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4日 16:32

小毛巾背后的大故事

前些天去杭州边上的富阳。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习惯性地与司机瞎聊。当知道这位司机只是“客串”接送我时,突然有点好奇。“那你平常做什么呢?”我问。这位四十左右,来自衢州常山县的小个子男人,轻描淡写地说,“做点小生意”。

原来这是一位小老板,与朋友一起投资40万元,合伙在杭州开了个专门帮理发、美容、足浴店等洗毛巾的店。这小店有一辆汽车,三名伙计。不过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洗涤机器,而是把货收集起来,送到设在杭州...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8日 00:07

“我已经说了,我的心灵得救了”

“我已经说了,我的心灵得救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我去杭州里西湖的新新饭店。刚进大堂,听到一声“小卓!”。我顺着声音抬头,一张洋溢着真诚笑容的脸庞映入眼帘。虽然似曾相识,但实在不太熟悉这位方脸庞、宽额宽眉,高高大大的中年人。

后来当然知道了。这是当时浙报资深编辑兼记者,姚振发,姚老师。我虽号称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但大学生涯是在浙报大院度过的。未曾有过正宗的校园生活是人生一大缺憾。但浙报大院的那两年多,教会了我好多东西...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14:29

春江花月夜的感慨

春江花月夜的感慨

G20晚会这熟悉的旋律奏响时,40多年前借来黑胶唱片,用一台赤膊唱机,接上用大功率晶体管装的音响欣赏的情景,不由自主浮现出来。

当时《春江花月夜》有一个比靡靡之音更大的罪名,曰黄色音乐。那次借来了一大堆这类唱片,记不起是向谁借的,只记得借给我的人再三叮嘱,千万不可让人知道,所以只约了一两个小伙伴。

那是一个文化沙漠年代。我在那10余年中,几乎不清楚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这些概念。其中的前三者,到...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7日 07:05

高考往事

高考往事

 

 

 

初中毕业的时候,班主 任周 老师关切地对我说,知道你很想升高中,可是上头不同意,他们说你超龄了。说话间, 周 老师流露出了一丝无奈。这是1972年夏天,正是“文革”最混乱的时候,我当时17岁。

我进了一家建筑公司。我的师傅是泥工班长,非常照顾我,尽可能不让我干那些累活。泥工大多是余姚来的农民工,干活勤快,为人质朴,待人真情。我混迹其中,无忧无虑,非常开心。

转折点出现在1977年秋天,当时我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17:04

文革读书往事

青少年时代有过两个大量读书时段。一段是小学结束以后,一段是初中结束以后。前者是文革开始的年头,后者是文革深入进行的时候,都是所谓停课闹革命。

文革读书回忆是从焚书开始的,当时小学四年级。那年夏初晚上,昏黄灯光下,我爸顾不上我妈阻止,把家里十几册线装书放入煤球炉一烧了之。我爸很慌张,我妈用惊惶眼神看着烧书火光,那火焰有四五十厘米高。我趴在楼梯上目睹这一幕,似懂非懂。

当时读书无非是好玩和打发时间...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23:21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

  

人对仪态万千的茶说,你的质朴无华是我的情感寄托。茶用它那沁人的芬芳灵气对人说,我的使命是在喧嚣尘世为您创造清静世界。

世俗的人们爱茶或增三情。人对茶的情,茶所系留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茶所陶冶的人的情。

当那一片小小叶子还在山上的时候,是简单悦目的翠绿。而它进入人世,来到你我之间时,却是多姿多彩,有情有义,被赋予人世间无限的朴素之美,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人的行动即为情感...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3日 16:36

活着就是目的

人这一辈子其实是很无聊的。出生的时候,虽说自己没感觉,母亲却很痛苦,在医学不发达的过去,那快当妈妈的人简直就是一脚在人间,一脚在地狱。临死的时候,哪怕是正常老去,生生地要和亲密相处的人永别,加之肉体受着折磨,就更是痛苦万分了。

活着的时候,则有百样的痛楚,千种的哀愁,万般的无奈。孩提时有种种梦想,却总也实现不了,世界与我何干。青年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却永远会有绕不过的坎,事事总不如意。老年时功...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7日 09:51

我呆呆地看着窗外景色

我呆呆地看着窗外景色

卓勇良

        我读书时偶尔坐慢车回家。杭甬快车约3小时,慢车再加2小时。但那慢车有时得给别的车让路,一次返杭在南星桥停了近1小时。就像现在堵车一样,目的地虽一步之遥,却不知何时到达。

这其实并不辛苦。我一位北京朋友,与我同年高考,读的是北大。他从福建一小站上车,车厢拥挤不堪,多半要到上海或南京才有座。朋友说这些时,满脸好玩开心状。那艰难岁月留给我们的其实是快乐。

还有一...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14:49

名医短缺

名医短缺

卓勇良

  我们现在不缺乏一般的医疗资源,缺的是优质医疗资源,尤缺名医。少数紧缺名医号子基本不可能在窗口挂到,黄牛手上的号子则是价格翻倍。早先年我年少气盛对这种名医迷信颇不以为然,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一位朋友多年前被诊断出原位癌。一位省内名医检查时作了切除,断言不可能有后续问题。但疾病毕竟是生在自己身上,朋友放心不下,又去上海大医院。

  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位据说很有专业水平的...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4日 17:09

车祸之后

车祸之后

卓勇良

  那天我满嘴血迹,无助地在某中医院急诊部的外科和耳鼻咽喉科之间打转。这两个科室在这中午时分,医生均不知去向。

  就在十几分钟前,我遭遇了一场不算严重的车祸。就在我焦急找医生时,一个似是打扫大厅、五十左右的工友大伯,默默地拿了几块纱布过来。我因为担心鼻腔动脉血涌出来,只能仰着头。工友大伯站在我身边,轻声要我先坐下来。他看着我抹去脸上血迹,又递上一块酒精纱布。工友大伯说,医生...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9日 23:53

绚丽姜花

绚丽姜花

 

  刚买下这房子时,我和太太偶尔会穿过脚手架,爬十几层楼梯来看正建造中的新宅。这时就会看到北边不远处的一大片绿色,那个方向有一条上塘河,这片绿色应是河边空地。

  搬进这房子后经常沿上塘河散步。河在家后面几百米处,三四十米宽,虽不至于水波浩淼,却也波光磷鳞,发人雅兴。沿河是茂密的绿化带,有一条专为散步而修的小路,绿荫覆盖,幽静清爽。河水缓缓地向东流淌,游人静静地快步行走。虽居闹市,却也能享受...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9日 09:45

邂逅云南返沪知青大军

1979年初春时分,浙报老记者杨兴萱老师带我去金华采访。后独自一人,乘晚上八时多火车回杭,无意之中,相遇云南返沪知青大军。

当时我哪知道正进入一历史重大事件。甫入车厢,就觉得格外拥挤。坐席皆满,通道堵塞,车厢连接处亦满是人。我艰难穿过人群,来到一坐席旁,扶着靠背,这块地尚不拥挤,真心小幸福地安顿下来。

我打量车厢四周。当时正是首次记者实习,为培养职业素养,对任何事都有极大兴趣,总是努力仔细观察,专心...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08:49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卓勇良

  元旦前替一家晚报写读者寄语,非常想写上这句“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可终究是没写。心中有太多框框,想得又太多,况且这话太软,于是作罢。

  事起新年前改一位同事的课题报告,脑中突然出现“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旋律。随后多日,挥之不去,不绝于耳。明天是情人节,但愿天下人都能献出自己一份独特的爱。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其实我是有感于文章中的每一个归纳提炼,都应该只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