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个人分类 > 随感
2017年08月13日 16:21

离开了低端人口,您过得还好吗?

离开了低端人口,您过得还好吗?

低端人口这词出现频率近来突然窜高。看样子少数的高贵人们,是想跟他们决绝了。倒也是的,大量低端人口从事着最低层次职业,拿着最低收入,穿着邋遢,乱穿马路,甚至骑着低档电瓶车飞快撞向宾利。这样的状况,与我们具有欧洲级水平的美好城市相比,实在很不相称。

极少数人士理直气壮说,我们没有义务为低端人口提供就业和富起来的责任。这话说得太对了,我们这地儿向来都是靠自己的,你那......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6日 21:07

我的大学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

我从小根本未曾有过大学梦。曾听爸讲工厂里大学生技术员,一脸的尊崇。我大概是1970年代末我家方圆百米内少有的一个大学生,也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那年代不仅文化荒芜,吃口好饭都难啊。

从幼儿园到初中,我一直品学兼优。小学四年级学焦裕禄,老师要我写一首诗,说是五一节表演用。可怜我这小学生,东拼西凑了八行字。没想到班主任周亚琴老师真的找了曲子,在当时开明街民光电影院,班里同学上台演唱我作词的歌。小学五年级后,再没见过周老......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3日 23:23

写在博客点击破100万之时

写在博客点击破100万之时

我的博客,最早是小宋2007年11月帮我在搜狐上做的。小宋还顺便帮我把一些文章搬了过去。我发的第一篇能称之为博文的文章,是那年11月30日写的《悼念杨艳萍》。

那天晚饭后从杭州前往义乌开会。就在下午,从《新民周刊》朋友那边得知,一直跟我联系的年轻美丽......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7日 23:50

“看病贵”是因为人贵

人们总是有很多美好愿望。可是一些美好愿望的实现,大都不得不受制于客观规律。

看病贵一方面是由于人贵,不得不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另一方面是医生贵,名医更贵;再一方面是药物和器械贵;还有就是体制“贵”。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1日 11:38

北京南站奇遇

  北京南站出站时的感觉,似乎是老旧拥挤。建设标准较低,多处台阶没有电梯,后来坐地铁13号线也是如此,这让一个拖着沉重拉杆箱的人比较痛苦。而且像杭州和虹桥火车站那样的地铁自动售票机,似乎也少一些。这些大概都是因为建设较早的原因。
  这次因怕飞机误点才选的高铁,雾霾成了北方航空最大敌人。坐高铁长途旅行早就是小小愿景,不过原本想观赏沿途景色的愿望,却因刚好坐在窗与窗之间隔板旁,以及雾气较重而未能实现。回程虽亦高铁,却都在晚间。
  或许是雾霾南下,车从杭州出发,就是一片雾茫茫大地。而这个时候,邻座说北京PM2.5为20。北京朋友前一天告诉我,北京PM2.5为9。一位团委朋友在微信里调侃......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8日 17:57

饮酒乐

1977年冬天,我在当时被称为宁波四大工程之一的渔业基地施工现场工作。因有这些经历,有时自称“农民工”。一天晚上,与一位长我几岁的工友站着对饮。一瓶廉价高度白酒,就着晚饭剩菜,我不到10分钟大半瓶下肚。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醒来,躺在地上,又发现床上被褥有一些已经干了的呕吐痕迹。身体感觉一切如常,自然睡醒一样,毫无不适。什么情况?于是使劲回忆,什么也想不起来。不过,躺在地上毕竟是基本事实。后来杭州读书仍带着那褥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6日 09:51

就是在患难之中也是欢欢喜喜的

正在准备新书,暂定名《中国经济为什么没有“硬着陆”》,将由浙大出版社出版。下面这段文字是本书第一部分的开头语,早上修改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发到网上的冲动。

2012年末一个下午,去装修城。平日漂亮豪华大厅空空荡荡,灯光暗淡,冷清萧条。突......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2日 00:07

谦恭敬畏地对待这个时代

一次与同事一起在食堂早餐。同事78级,我77级。早餐很丰盛,不由自主感慨。我说,童年时代如也有如此早餐,现应该不会这么矮个。我用手在头上比划,意思是可增高好几厘米,同事很有同感。

同事说,他是直到大学才开始吃饱。同事家在浙中山区,有名的贫困地区。他说高中时,3、4月份青黄不接,每周靠爷爷打工补贴的2.4斤米,对付那6天的一日三餐。我想起来了,浙大一位现任帅哥副校长,16岁进大学时1.5米左右,学校伙食使他长高20多厘米。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 23:02

摄影乐

摄影乐

倘您想附庸风雅,又缺少艺术细胞,也不愿下苦功,最佳选择是摄影。穿着店家送的摄影马夹,背着个单反,挂一个“小白兔”头,这是一款经典长焦镜头昵称,满世界转悠,酷毙了!

我的摄影史可以追溯到小学毕业后在家闲着的1969年,那年我15岁。当时既没有相机,也没有钱。所谓玩摄影,就是翻印照片玩玩。有一个比我年长的朋友,他哥哥已参加工作,会摄影。朋友有一天跟我说,翻印照片很简单的。我这人见什么喜欢什么,于是说,一起玩玩吧。</......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 01:20

厨艺乐

世上好多事情,如果用游戏和欣赏的心态去做,就会比较轻松。当然,倘是投入很巨大,后果很关键的一类事,是怎么都轻松不起来的。不过类似厨艺这样的小事,如果不把它作为游戏,铁定比较痛苦。

家务劳动当中,烧菜属于高级劳动,洗碗属于低级劳动,所以当年义无反顾选择前者。不过得告诉大家,其实男人洗碗也是应该的。家里嘛,哪有那么多清晰分工。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7日 23:23

装修乐

装修乐

(同一地点,不同时代的两张照片,上图系我家门前车轿街,下图现天一广场乐购)

装修其实是比较快乐的一个过程。这就像艺术家创作一件作品,原先呲牙狰狞的毛坏房,在自己手上一步步出形象,最后成为精致温馨可爱的家,想想都令人高兴。而且,这与写文章也有不同,写文章过程中虽也有快乐,但写不出时异常痛苦,装修则较少有痛苦成分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7日 17:04

的哥华师傅

华师傅三十零一点,中等个儿,敦厚实在。住距我家一公里多的学院路小区,60多方,购于2009年上半年。因为购房,已有杭州户口。

有一上小学的儿子,一幼儿园中班的女儿。老爸老妈住一起,老妈替他带孩子。也许说不上非常的幸福美满,但年青的华师傅的话音之中,是满足、自信和对未来的希望。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4日 16:32

小毛巾背后的大故事

前些天去杭州边上的富阳。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习惯性地与司机瞎聊。当知道这位司机只是“客串”接送我时,突然有点好奇。“那你平常做什么呢?”我问。这位四十左右,来自衢州常山县的小个子男人,轻描淡写地说,“做点小生意”。

原来这是一位小老板,与朋友一起投资40万元,合伙在杭州开了个专门帮理发、美容、足浴店等洗毛巾的店。这小店有一辆汽车,三名伙计。不过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洗涤机器,而是把货收集起来,送......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8日 00:07

“我已经说了,我的心灵得救了”

“我已经说了,我的心灵得救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我去杭州里西湖的新新饭店。刚进大堂,听到一声“小卓!”。我顺着声音抬头,一张洋溢着真诚笑容的脸庞映入眼帘。虽然似曾相识,但实在不太熟悉这位方脸庞、宽额宽眉,高高大大的中年人。

后来当然知道了。这是当时浙报资深编辑兼记者,姚振发,姚老师。我虽号称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但大学生涯是在浙报大院度过......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14:29

春江花月夜的感慨

春江花月夜的感慨

G20晚会这熟悉的旋律奏响时,40多年前借来黑胶唱片,用一台赤膊唱机,接上用大功率晶体管装的音响欣赏的情景,不由自主浮现出来。

当时《春江花月夜》有一个比靡靡之音更大的罪名,曰黄色音......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7日 07:05

高考往事

高考往事

初中毕业的时候,班主任周老师关切地对我说,知道你很想升高中,可是上头不同意,他们说你超龄了。说话间,周老师流露出了一丝无奈。这是1972年夏天,正是“文革”最混乱的时候,我当时17岁。

我进了一家建筑公司。我的师傅是泥工班长,非常照顾我,尽可能不让我干那些累活。泥工大多是余姚来的农民工,干活勤快,为人质朴,待人真情。我混迹......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17:04

文革读书往事

青少年时代有过两个大量读书时段。一段是小学结束以后,一段是初中结束以后。前者是文革开始的年头,后者是文革深入进行的时候,都是所谓停课闹革命。

文革读书回忆是从焚书开始的,当时小学四年级。那年夏初晚上,昏黄灯光下,我爸顾不上我妈阻止,把家里十几册线装书放入煤球炉一烧了之。我爸很慌张,我妈用惊惶眼神看着烧书火光,那火焰有四五十厘米高。我趴在楼梯上目睹这一幕,似懂非懂。

当时读书无非是好玩和打发时间......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23:21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

茶有形而情感亦有形

人对仪态万千的茶说,你的质朴无华是我的情感寄托。茶用它那沁人的芬芳灵气对人说,我的使命是在喧嚣尘世为您创造清静世界。

世俗的人们爱茶或增三情。人对茶的情,茶所系留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茶所陶冶的人的情。

当那一片小小叶子还在山上的时候,是简单悦目的翠绿。而它进入人世,来到你我之间时,却是多姿多彩,有情有义,被赋予人世间无限的朴素之美,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3日 16:36

活着就是目的

人这一辈子其实是很无聊的。出生的时候,虽说自己没感觉,母亲却很痛苦,在医学不发达的过去,那快当妈妈的人简直就是一脚在人间,一脚在地狱。临死的时候,哪怕是正常老去,生生地要和亲密相处的人永别,加之肉体受着折磨,就更是痛苦万分了。

活着的时候,则有百样的痛楚,千种的哀愁,万般的无奈。孩提时有种种梦想,却总也实现不了,世界与我何干。青年时是何等......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7日 09:51

我呆呆地看着窗外景色

我呆呆地看着窗外景色

卓勇良

我读书时偶尔坐慢车回家。杭甬快车约3小时,慢车再加2小时。但那慢车有时得给别的车让路,一次返杭在南星桥停了近1小时。就像现在堵车一样,目的地虽一步之遥,却不知何时到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