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卓勇良 > 个人分类 > 哲学
2017年02月03日 20:34

总是感恩不尽

是非常奇怪的一概念。世上的人儿万万千,惟独才知我自己。当来这世上,就仿佛天之娇子一般,受尽了上天垂青和众人眷顾。虽事实并非这般,理却如此。

1

不过倘说这世界以为中心,难免内心忐忑,害怕挨批。一些人会说,无论在或不在,世界就在那里,大自然就在那里。这话其实有一点似是而非,严格地说并不正确。关于这一点,已在另一篇文章中分析。这儿只想说一点,假若这个不再...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5日 15:24

心灵参与了客观世界建构,以及高奏解放思想旋律

 

     客观世界独立于人类心灵,这话一般而言并不错。然而,客观世界如果缺乏心灵感知,缺乏心灵参与,缺乏主观建构,对人类而言就什么也不是。至于人类在这样的客观世界当中,或近乎于猴子。

当然,无论这世上有没有人类,大自然总是客观存在。问题在于,如果这大自然并无人类,则连大自然这一概念也不再存在,更不必说形成“客观世界独立于人类心灵之外”的主观判断了。李白的诗说,“夜台无李白,沽酒与谁人”;亦如康德...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2日 14:07

过年最快乐的是跟大家一起喝酒

过年最快乐的是跟大家一起喝酒

卓勇良

有激情的生活才真的是生活。我一位表妹夫是海关官员,他说,按百分之百酒精计算,一次喝40毫升左右才有益于身体,超过这数值对身体不利。

然而近日与表妹夫一起喝酒,他大大超过了这个限额。表妹夫是一个有情怀有爱好有书卷气的人,喝了那些酒后非常可爱。那晚如果没有他,大家应该不会这么快乐。

就这么小小一件事足以证明,您明白一件事与您的利害关系是一回事;您如何处理这关系...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21:13

6岁那年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存在

 6岁那年的一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妈牵着我走在宁波三江口新江桥上。那时的新江桥是浮桥,透过桥板间的空隙,浊黄色奔腾的江水猛然入目。仿佛电闪雷击,哦,原来世上有我。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我以前在哪儿?从那天开始,这些问题开始缠绕着我这个小屁孩。

我怎么可能回答这些问题呢。直到现在,仍回答不了。我只能告诉大家一件事,当我掐自己大腿时,我会疼,但您不疼。我想,这就是我之所以是...

阅读全文>>